2016-11-15

特朗普强势上台,中美关系面临大考

转发此新闻:
美国大选,特朗普意外大胜。多数国家领导人和媒体表现震惊、错愕,甚至沮丧、不安。然而,他们不得不接受美国政治改变的现实,不得不接受一个以美国为中心、奉行“美国主义”的新总统。

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

这是一个急剧变化的世界,国内的民粹主义、本土主义和民族主义,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退潮,不仅体现在英国脱欧、欧洲各国的独立运动、香港的独立运动而且体现在,一个接一个政治强人被推上执政舞台:俄罗斯的普京,中国的习近平,日本的安倍,菲律宾的杜特尔特,从欧洲到中南美洲的右翼人士,如今,又增添了美国的特朗普....

如果说,八年前,奥巴马的当选,是在“政治正确”的氛围下,那么今年,八年后,特朗普的当选,就是在反“政治正确”的氛围下。美国人民厌倦了“政治正确”,厌倦了高谈阔论的人道主义,厌倦了慷慨无度的国际主义。美国民众需要的,是自我主义(所谓孤立主义)、美国主义(反国际主义)。既然,其他国家,如中国,都那么自私,就让美国也自私一回;既然,其他国家,如中国,都不遵守规则,那么,就让美国也远离规则一回。

当选后,特朗普收到的第一封贺电,来自俄罗斯总统普京。普京欣喜直言:“期待与美国展开建设性对话,愿意与美国共同工作。俄罗斯将尽全力,让俄美关系走出低谷。”特朗普与普京交好,已是公开的秘密。笔者曾阐述,在美俄中三角大国关系中,美俄关系的改善,将给美中关系带来变数。

笔者也曾阐述,特朗普要求盟国更多承担自卫、更少依赖美国的主张,表面上,给中共带来称霸亚洲的机会,实质上,却给北京统治者带来内心深处的不安。比如日本和韩国,如果拥核自卫,必令北京惊惧;甚至于菲律宾,如果美国从那里撤军,经济高速增长的菲律宾,有能力追求军事的全面提升,直面它唯一的当面之敌-中国。

非止地缘政治,美中之间,单单是巨大的贸易摩擦,就足以引发大火。北京领导人的忧心忡忡,已经流露在党媒和御用学者表面镇定、却内在忐忑的言论中。118日,就在美国大选投票前夕,总部位于北京、假扮“海外媒体”的多维网,突然发表社论,题为:“为了世界和平 请投票支持希拉里”文中的“我们”,非指多维编辑部,而代指中国政府;文中的“您”,非指美国大众,而指已经入籍美国的华人、华裔。借多维网社论,中共恳请美国华人、华裔帮忙,直白地说:“我们请您这样做,不是为了支持希拉里成为总统,而是为了阻止特朗普入主白宫。”中南海的恐慌,溢于言表。

特朗普获胜后,对竞选对手克林顿给予高度赞扬,称赞她艰苦卓绝的竞选,肯定她为美国公众的长期服务。克林顿则对特朗普表示了祝贺,并呼吁美国人民,以开放的心态,给特朗普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说,尽管他与特朗普之间存在巨大而公开分歧,但他确保,将按照宪法,实现权力的和平与平稳交接。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只有在这样的国度,才能产生这样的奇迹:一个门外汉,一个体制外的新人,一个叫板全体建制派的抗议者,得以在人民的帮助下,成为这个伟大国家的领导人。这样的奇迹,在其他国家,难以想象;尤其在中国,完全无法想象。

本次美国大选,也拆穿了中共对美国民主污名化宣传中一个长期而重大的谎言:“美国大选,都是由金钱操控,当选人都是美国财团或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没有财团捐款、主要由自己出资、依靠工人阶级选票的政治素人特朗普,打败了拥有众多大财团资助、主流媒体背书、现任总统站台的显赫政治世家克林顿。

尽管中共当局三令五申,不得直播、转播,尽管中共网特明察暗访,强令中断直播、转播,但中国人民对美国大选的关注与热情,臻于空前。被剥夺了投票权的他们,对美国大选,用心展望,用手指“投票”。

美国大选,美国民主制度的完胜,再一次,给中国人民上了生动的一课。作为中国人,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百次地、千次地问自己:我为什么没有选举权?我为什么没有选票?什么时候,我自己,才有权利选举国家领导人?什么时候,我自己,才有权利竞选公职?

中国人民,只有像美国人民那样,坚决地,牢牢地,把选举权和选择权掌握在自己手上,才能切实地,掌握国家、民族和个人的命运。

面对俄罗斯的强势争夺,中美关系面临大考。如何稳定中美关系?对北京统治者来说,无法回避的,还是那个关键词:民主化。为此,中南海需要重温上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和共产党在延安所发表的社论:

“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这篇社论还说:“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中共《新华日报》,194374日社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