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30

特朗普与美、中、俄三国博弈的新格局

转发此新闻:
特朗普意外胜选,究竟对未来意味着什么?这是全世界精英都在紧张思考和争辩的问题。回答这个问题的一个基本线索是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一轮全球化对世界带来的最紧迫的挑战究竟是什么?我的看法是,这一轮全球化带来的最大挑战就是世界失序的风险急剧增长。表面上看,这个风险的主要原因是在这一轮全球化中主导世界秩序的美国发生了重大决策失误,给中国崛起带来了机会,从而颠覆了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但我同意这样的看法,世界失序风险更深层的原因是对人类基本秩序具有颠覆性的技术革命。


因《世界是平的》一书而为中国人熟知的托马斯¨弗里德曼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感谢你迟到》,比较系统地表达了这个观点。这本书指出了这样一个被许多中国精英忽视的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颠覆性的技术革命固然对发达国家的内部治理带来巨大挑战,但更大挑战来自于对占世界人口多数的穷国,包括中国在内的内部治理带来的挑战。西方内部的问题固然很多,但西方面临的威胁,包括一向认为自己很安全的美国面临的威胁,其实主要来自穷国的全面失序给全球治理带来的挑战。弗里德曼说,美国不怕对手强大,最怕的是对手太脆弱。其实邓小平早就看到了美国的这个弱点。当年有美国议员向邓提出移民自由的问题,邓小平答复说,你要多少,一千万?两千万?那个美国议员马上就不做声了。

那么,特朗普当选与世界秩序的危机有什么关系?我的看法是,特朗普上台打破了美国内部的僵局,不仅给美国内部变革带来活力,也给美、中、俄三国博弈带来了全新的格局。与奥巴马和希拉里不同,特朗普看到美国在全球治理中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他选择了以退为进的策略,那就是让中俄两国承担更大的维持世界秩序的责任,这就有可能催生一个G2+的全球治理格局,即以美中为主,加上俄国的世界治理格局。特朗普一上台就令TPP无疾而终,事实上宣告了这个新格局的到来。

美、中、俄三国博弈新格局有两个主要内容,一个内容是美中俄合作分担世界警察的功能,另一个内容就是以美元和人民币作为主要国际货币,形成以美元为主要结算货币的贸易和地缘政治同盟和以人民币为主要结算货币的贸易和地缘政治同盟来维持世界基本秩序。这样的全球治理格局既包含着很大风险,但也给重建世界新秩序带来了希拉里上台不可能带来的机会。

这个格局的风险在于,有可能导致欧盟解体和全球人权和民主政治的恶化,从而加剧全球的政治动荡,而这个格局的机会在于强化美、中、俄三国内部的政治改革竞争。特朗普的胜利虽有一定偶然性,但美国既要推动内部变革,又要应对日益加剧的世界秩序危机,面临困难的选择,特朗普抓住了希拉里不敢面对这个要害问题的弱点,是令他能胜出的重要原因。

那么,G2+格局能稳住吗?我认为这个格局能否稳定和持续,首先不取决于美国内部的改革有多成功,而取决于中俄两国的政治变革如何发展。中国和俄国占据了美国不得不让出的国际治理空间,虽然在近期有利于维持两国的强人政治,但也使得两国内部变革与全球治理责任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了。

最近,俄国前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预言,由于无法解决俄国的经济问题,普京将会考虑交出权力,为一场政治大变革让路。不论这个预言会否成真,可以想像的是,如果中国不能主动进行有序的政治变革,而是像百年前那样,等俄国生变后再“走俄国人的路”,G2+恐难有善终。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内地富裕或中产人家移民外国、走资狂潮,近年急剧上升。


去年,当内地官媒冒出「别让李嘉诚跑了」的文章时,本栏引另一名「红二代」张木生转述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话称:「不仅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而且要想办法把资本也关进笼子」,归结出假如内地情况真如官媒所唱颂的那么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场透明的话,则明智的商人,是绝不会贸然撤资,放弃内地十三亿人的市场的。

春去秋来,又一年过去了,人们在中央掩掩映映出台的方针政策中,在领导人「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自信话语声中,逐渐在朦胧中隐隐办认出「市场」与「公有制」那句南辕北辙,甚至充满矛盾的句子中,原来所谓「市场的决定性」是虚,而「国进民退」,至少是「国先民后」才是坚实的最高宗旨。

在公平法治的环境中,成功的生意人,往往都具有以创意解决问题,促进社会进步的企业家精神,肯定是社会上最聪明勤奋的人群之一,即使在专制人治的国度了,凭借「非常手段」将生意做强做大的商人,其可信亦多是聪明绝顶的人。但过去一年以来,在内地拥有大笔资产的富人或中产阶层,在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急剧倒退中,纷纷改持「此心安处是吾乡」的观念原则,以各种手法移民国外,加上美元上升,人民币汇率急剧下跌,创近十年新低,年底「破七」可期,「走资」问题更形恶化。

媒体近日引述深圳海关称,他们今年头十个月在口岸旅检时查获逾千起货币案件,案值逾一亿七千万元,同比分别增加近三成九及近两成半。或许,在中央和地方以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法或「杀鸡取卵」的方式掠夺民企民商资产的影响之下,富裕或中产人家移民外国、走资狂潮,在官方豢养的所谓「专家」屡劝又不止,造成全国各地经济发展形势委实太恶劣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日前对外发表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

「意见」的重点之一,是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强调了在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时,须严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旧法之从旧兼从轻等原则。在涉案财产处置方面,「意见」指出须严格区分违法所得和合法财产,区分涉案人员个人财产和家庭成员财产,在处置违法所得时不牵连合法财产。

根据「意见」,在发生产权和经济纠纷时,须准确认定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性质,防范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防止选择性司法。对于法律界限不明、罪与非罪不清的,司法机关应严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从无、严禁有罪推定的原则,防止把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凡此种种,似乎都为了挽留民企老板留在国内投资或从商,并堵截疯狂的「走资」及「移民」浪潮,本应受到「有钱人」的欢迎。

问题是,当权者的诚信纪录如何呢?当年毛泽东亲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待得知识分子真个起而批评,提到「党天下」时,当政者随即翻脸不认人,运动形势急转直下变成「引蛇出洞」,论者顿变「向党、向社会主义进攻的大毒草」,导至数以十万计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

当年中央在香港回归前信誓旦旦地对百万计港人答应过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循序渐进,达至普选」等承诺,在种种关卡和条件之下,如今变成了「原地踏步,寸步不行」,激发了年轻人另辟「蹊径」,因而衍生出后来的所谓「港独」,出现了三两个小丑,做出连串幼稚的宣誓把戏。

子曰:「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当民众认定当权者说的不算数,写的也作不得实的时候,再对他们作出自以为的「庄严承诺」,恐怕难免被视为另一种政治哄骗手段,难以成功。危机一过,一般民众也好,中产阶层也好,聪明的民企老板也好,到头来,还不是成为待宰的羔羊?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