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0

六中标治党红线 「差额选举」悄然消失

转发此新闻:
中共第六号人物、中纪委书记王岐山118日在《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全面从严治党 承载起党在新时代的使命〉署名文章,意味着围绕六中全会长达一个月的树立「习核心」、为「从严治党」建章立规的动作告一段落,中共治党进入「不敢腐、不想腐、不能腐」的「标本兼治」阶段。

执政党自身变化 影响内地甚至香港政局

王岐山将六中全会形容为「必将在党的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从公布的若干文件看,为期4天的六中全会的确对执政党未来的组织形式、决策方式带来重要变化,而2002年以来中共3次党代会,都有「以扩大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的提法。执政党的自身变化也将影响到内地社会甚至香港的政局走向。

六中全会前,中央电视台播放的8集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包含多重用意,以形象的方式告知民众中共党内腐败严重程度,树立「习核心」、建章立规之迫切必要。

以这次人大释法为例,北京一改过去小心翼翼的做法「以我为主」,和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简称《准则》)中「维护党中央权威」有若干联系:

「全党必须严格执行重大问题请示报告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门、各人民团体、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其党组织要定期向党中央报告工作。研究涉及全局的重大事项或作出重大决定要及时向党中央请示报告,执行党中央重要决定的情况要专题报告。遇有突发性重大问题和工作中重大问题要及时向党中央请示报告,情况紧急必须临机处置的,要尽职尽力做好工作,并迅速报告。」

本次立法会宣誓风波,从1012日事件发生,到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裁决、港府律政司长和特首向高等法院申请临时禁制令、北京主动「释法」形势瞬息万变,事件随时可能发展到覆水难收的地步,不难判断人大常委会为释法曾向「习核心」作请示报告。

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分别于2015年、2016年两次专门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汇报。习近平在听取汇报时说:「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要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这是一条根本的政治规矩。」如果说之前两次属于一年一次的「定期报告」,那么今次人大释法是「突发性重大问题,情况紧急必须临机处置的迅速报告」,为六中全会制定的《准则》中新的规定。

「人民群众监督」还是属「党内监督」

关于对中共领导人、高级官员的监督,六中全会的基调是「党内自我监督」。《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简称《条例》)总则强调「增强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虽然表示「党内监督和人民群众监督相结合」,但这连续4个「自我」可以看出明确的主次关系。事实上「人民群众监督」即为中共领导下的人大、政协、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监督,还是属于「党内监督」。

关于公布官员个人财产制度,这次六中全会发生微妙变化。《条例》中提出「党组织主要负责人个人有关事项应当在党内一定范围公开,主动接受监督」,不过没有对「一定范围」作出具体说明,相信公开范围将限定在「党内监督」。有传说称,可能是被选举人向选举人公开,即当选的中央委员向全国党代会代表公开个人财产;不过有反对者说,如果向2300名十九大代表公布,意味着向全党、全国人民公开。

见不到「反对个人专断」

此次六中全会给人们留下的疑惑是,在权力高度集中、自上而下体制背景下,如何避免专权、终身制?虽然文件中仍有「坚持集体领导」的提法,但已见不到36年前《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简称「旧《准则》」)中强调的「反对个人专断」。

另一处变化是,旧《准则》中有「选举应实行候选人多于应选人的差额选举办法,或者先采用差额选举办法产生候选人作为预选,然后进行正式选举」。新的《准则》用下列表述予以替代旧《准则》:「党内选举必须体现选举人意志,规范和完善选举制度规则。」

「差额选举」为何消失?或是散落在其他相关文件中?这个变化令人联想到明年中共十九大的选举,正式选举前是否进行预选?关于中共中央办公厅前主任令计划的罪状,有一个说法是他在十八大预选中进行「非组织活动」。

如何遏制「小官巨腐」仍是问号

这次六中全会主要是制定中共高级干部的监督机制,但是如何监督数量庞大的小官小吏、遏制「小官巨腐」仍然是个问号。《永远在路上》披露一个社区主任、一个村长就贪污征地、拆迁款过亿元;中央政府发放的救灾款、扶贫款都进了这些人的私囊,令最高层鞭长莫及。清华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程文浩感叹道:「基层的党政部门和官员权力太大、过于集中,而他相应的领导责任太小。」

关于「以扩大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内地理论界存在争论。一种说法是「中共自身必须加强党内民主,然后才有资格进一步示范和带动人民民主的发展」。但是这种观点受到质疑,理由是中共「党内民主」属于政党内部民主,其目的是促进政党严密的组织性,实现成员的一致动作,所以必须是「高度可控」;「人民民主」属于宪法赋予公民权利的范畴,注重公民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人所拥有的自由、权利和价值,它的实现必须以公民个人权利的实现为首要条件。

「从严治党」压力下 舆论空间或进一步收缩

作为执政党的中共党内政治生态对社会生态的影响是直接的。「从严治党」压力之下,官员们的举动将更加谨慎,各类社会组织都将纳入从严掌控的范围,社会舆论空间有可能进一步收缩。

来源:明报何亦文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