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3

常熟童工或让中国成为「最大的赢家」

转发此新闻:
这个标题当然有调侃的成分,因为有人统计了中国在国际报道上的标题制作规律,「中国或成最大赢家」频频出现,在任何一起国际关系时间中,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不利,最后都能得出这个「结论」。似乎中国已经赢得了全世界,但是,它还没有赢够。

长三角经济最活跃的苏州,服装产业使用数以千计的云南童工

而常熟童工,讲的是在长三角经济最活跃的苏州,服装产业使用数以千计的云南童工。他们被终结贩卖到这里,随即被控制起来,失去人身自由,每天超量完成任务,一旦出现反抗,就会遭到暴打。而长三角的经济一直是大陆经济中最为骄人的那部分。

常熟童工与此前报道的四川大凉山童工不一样。后者是因为家乡实在太穷,不得不在很小年纪出门打工,进入发达地区的生产流水线。前者则是近似于奴工贩售,人力成为暴力模式的商品。这跟多少年前黑奴的命运近似,所以,这在当前的中国显得别有意味。

在大陆的舆论场里,常熟童工也引起争议,但是相较于数年前出现的黑窑工事件,其烈度小到令人惊诧的地步。黑窑工出现在山西,工头买来智障人,用铁链锁着在繁重的窑厂里劳作,黑窑工成为十足的奴隶。事情披露后,引起举国声讨,影响很大。

常熟童工之所以没有得到相匹配的关注,一是因为类似的剥削童工,早有许多报道,它作为题材已经不能吸引舆论关注。二是盛行一种和理非非的混淆式看法,有人会认为童工其实是过早的劳力,有收入的,所以不值得大惊小怪。三是人们已经麻木,没有什么能打动他们。

常熟地下童工运作成熟,中介可以按照买家的要求供应「货源」,比如特定年龄段的童工,实现细化的贩售市场。而且买家需求旺盛,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这些贩售的童工成本很低,只要付出很少,就能参与市场竞争。常熟童工成为大陆应对经济下行的一个现实选择。

这样可以解释本文开头所说的,「中国或成最大的赢家」,正因为大量童工被吸收进入生产线,成为缓冲,近似恐怖分子摆在前线的「人肉盾牌」--从这个角度,或许可以理解常熟童工经历许多年依旧存在的原因,它得到了政府的默许,成为当地维持产业不坠的要素。

当然,我们也看到,在媒体揭露了常熟童工事件后,政府进行了查处,承诺要「举一反三」。如果对大陆行政单位的运行稍有认知的,就能知道这些表达没有实质意义,不过是应付舆论的暂时性办法。实际上,造成童工的那些原因,基本上没有触及到。

常熟童工事件收获的比谴责更复杂的舆论态度,反对声音之外,还有许多势利的说法。这些情况都表明,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民众认知中,对常熟童工存在着有意无意的纵容。贫穷以及适者生存的进化理念,改变了人们在童工事件上的正确立场,这是相当中国化的。

常熟童工现象,一种供需旺盛的现代人贩链条,没有被谴责被治罪。这再一次说明在大陆的资本主义产业中,存在着普遍的低人权优势。很多年来,正是靠这种「优势」,大陆取得了成就;然而在技术迭代的今天,仍旧沿袭这个路径依赖,真的会「中国或成最大赢家」吗?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陈胜吴广何在?!

匿名 说...

你们未在双十一时剁掉的每一双手,都沾了常熟童工的鲜血。呔!杀人恶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