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30

童工的存在是一种无奈

转发此新闻:
「穷人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于今天的内地社会依然用得着,江苏常熟早前被揭发有不少服装厂聘用童工,当局其后检查市内约一千间工厂,共救出十二名童工。事件被广泛报道之后,舆论普遍炮轰厂方无良,直斥他们为了谋利不惜压榨未成年的孩子;同时间又有人庆幸那些童工可脱离魔爪。之不过,被救出的孩子会像王子与公主的童话故事结局般,最后能幸福快乐地生活吗?

内地若有孩子仍视能够吃肉是福气、视打工为改善生活唯一条件,这是可悲及无奈的。

从古到今,童工因社会经验不足,加上心智和体质上都未完全成熟,是社会上最易受欺压的一群。

不谈过去,只拿今次个案为例,就可作引证。有报道引述指,童工们每天的工作时间为「朝七晚十」,但因为工作量太多,常常加班至凌晨二至三时;而一个月要工作至少28天,坦言「有上班没下班」。另一方面,这些童工的薪金十分微薄,每月只得约一至两千元人民币。而且厂方普遍一年才一次性出粮,又会以扣工资、收起孩子的身份证、银行卡等防止其逃跑;有雇主更坦言为了更好地管理,必要时会暴力对待孩子。

即使不用加班,一日「朝七晚十」、而且每月只得两三天休息的工作,对一个壮健的成年人来说也是十分沉重,何况是孩子呢?童工们的月薪最多也只有两千元,在如今的内地城市而言,十分微薄,若用之在城里生活,恐怕也不足够应付。此外,厂方收起身份证、动辄拳脚相向更加是不可能接受的。综合童工们的待遇和那些服装厂的不良行径,这与古代的奴隶制又有甚么区别?所以有人为那些孩子被救出来而感到额手称庆的,可以理解。

但是,每件事总有原因,且孩子们被救出后也绝不可能如故事书般,以一个完字作结。当局将他们送回家后,会不会有事后安排?童工们日后的生活到底会怎样、还有没有机会重新入学读书等,都是一堆很重要的问题。要问这些,就应该先要了解他们为甚么会出现在「血汗工厂」内打工。其实,大城市的童工中有很多来自四川、云南等穷困村落,有孩子甚至直言家中「只剩米跟土豆」,而外面有鸡蛋有肉吃,用现今的角度听,这句话是多么的悲凉。村子穷困,父母都想他们早日出去打工赚钱养家,纵使一两千元对沿海地区的人来说根本不算甚么,但这样的月薪,对住在深山穷村的人来说已是不错的收入。

另一方面,即使家中有能力应付孩子的读书开支,在「学士多如狗,硕士遍地走」的年代,孩子们也看不到努力读书将来会有甚么前景可言,倒是见到不少同辈出外打工后,人好像见识广了,钱也好像多了,这种冲击,会令他们有一种不应浪费时间金钱学习,而是该早早出城打工的念头。有村子的教师就坦言,大量孩子选择在初中辍学,初一五百个学生,到了初三就只剩下三百个。可以见到,穷困是孩子宁愿在外被剥削,也不想待在家中务农或学习的最大推动力。

童工的存在其实是一种无奈,若神州大地仍有孩子视能够吃肉是一种福气、视打工为他们改善家中生活的唯一条件的话,即使当局大力扫荡不良厂家,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孩子们被送回家,望见家徒四壁,除了再出去寻找下一个被剥削的机会,又能做甚么呢?

来源:东网 / 郭灏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