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6

打造童話世界的中國工人仍然生活在悲慘世界

转发此新闻:
他们背井离乡,蜗居在简陋肮脏的宿舍,成为玩具厂生产线上不起眼的一员,日复一日,起早贪黑,时而昼夜颠倒,在充斥有害或有毒物质的车间里,连续10几个小时机械地重复相同的动作,换取微薄的工资。


美国一家非政府组织星期二(1115日)在最新发布的中国玩具业调查报告中指出: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十年,遗憾的是,仍然没有大的改变。
20年前像坐监狱 现在仍然像坐监狱
20164月和9月,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组织派出几名调查员以“普工”(流水线上的普通员工,也是最底层员工)身份进入中国广东的四家玩具厂。这些工厂是美泰、孩之宝、迪斯尼、麦当劳、沃尔玛等美国知名品牌在中国的代工厂。


他们背井离乡成为玩具厂生产线上的一员

四家工厂中两家位于东莞、一家地处佛山,还有一家在深圳,全部是中国劳工观察过去调查过的公司,也被认为是业内相对规范,管理较好的大厂。
然而调查结果仍然不容乐观。
“不是说完全没有改善,一些细节的地方可能做了调整,但是玩具业的整体环境没有改善,”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对美国之音说。
李强从1999年起开始调查珠三角一带的玩具厂。当时他也是以“普工”身份进厂,“卧底”体验打工者生活。
“那时候每天都好像在监狱一样,一天工作10几个小时,”李强回忆,“现在工人们依然每天工作10几个小时。”
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显示,旺季时,工人工作时间严重超过法律规定。这四家工厂的工人每天平均工作11小时,每月加班时间平均在50个小时以上,有些工厂每月加班时间甚至高达100小时。
中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4小时,每月加班不得超过36小时。
每天加班加点干 还是交不起手机费
在佛山市南海美泰精密压铸有限公司,每个周末员工都要签署下个星期的自愿加班表。如果工人某天不想加班,必须提前向拉长(主管)提出书面请假。拉长一般会同意,但是在今后安排加班时可能会故意刁难,实际上是一种惩罚。
每个工厂都有类似的“自愿加班协议书”,如此一来工厂便可以对违反劳动法规的行为不承担责任。绝大多数的工人也的确“自愿”加班,甚至“变态地”热爱加班,因为基本工资太低,不加班就活不下去。
27岁的李金涛14岁离开老家桂林到福州做生意,这两年生意难做,他决定到南方的工厂去闯荡一番。三个月前,他应聘进入东莞联志玩具礼品公司。该公司也是“中国劳工观察”此次的调查对象之一。
日复一日机械地重复相同的动作

厂里的情况和他想象中的很不一样。“尤其是工资,实在太低了。2500再扣社保265,也就两千一二的样子,” 李金涛告诉美国之音,这还是他每天早上8点进厂,一刻不停地做到下午,晚上还要加班23个小时后的所得。
玩具厂的工资处于制造行业的底层。受调查的四家工厂中,东莞、佛山市三家工厂“普工”的基本工资为1560元,另一家深圳工厂的基本工资为2030元。这些数字均不高于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设定的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5%
“旺季时做死,淡季时饿死”,制造业工人大都感同身受。在工人们看来,有班加已经算好的,赶上生产淡季,工厂往往不安排或少安排加班,变相强迫工人离职,降低生产成本。
李金涛决定干到这个月底就辞工,回家过个年,再盘算下一步干点啥。因为没交电话费,他的手机这几天被停机了,“没钱交,只能等25号发了工资再交了。”
“工厂里很多人都这样啊,等发工资过日子!”“中国劳工观察”一位暗访过中国多家工厂的调查员告诉记者。
“一切服从安排 绝不怨言”
眼下李金涛最关心的是,离职后他每月被扣除的社保能不能要回来。因为工资太低,不少工人和他一样,把本该作为劳工福利的社保看作是一种负担。一些工厂也就利用工人这个心理,要他们自愿放弃购买。这样工厂老板也就不用按照法律,缴纳他们所应承担的部分。
在深圳伟利丰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员工们入职前被迫手写四项声明,放弃参加公司职工社会养老保险,放弃购买住房公积金,并保证服从“一切工作安排”,遵守“一切规章制度”,如有违反,愿意接受“任何处罚,绝不怨言。”
报告指出的其它问题还包括,这四家公司均忽视员工的岗前安全培训,没有主动发放口罩、手套等劳保用品。在长安美泰玩具二厂的包装车间,开油水被装在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塑料瓶里。长期接触这种工业有机溶剂可能引发慢性中毒。
绝大多数的工人吃住在工厂。据工人们反映,食堂的饭菜“缺乏油水”,不够卫生。 有些工厂住宿条件恶劣,老旧肮脏,一些房间里还有裸露的电线,存在安全隐患。


中国劳工观察:不该让孩子的梦想成为工人的噩梦

“孩子的梦想不该是工人的噩梦”
和中国大部分的玩具出口企业一样,这四家工厂都通过了国际玩具协会(ICTI)的认证,并获得了“ICTI关爱”项目颁发的证书。这个设立于2004年的项目旨在提高业界道德标准,保护全球玩具制造业的劳工。
ICTI关爱”项目发言人马克·罗宾森从伦敦告诉美国之音:“我们项目的重点是中国。我们为1200多家玩具厂提供认证。在中国以外,我们也在越南、印度等国工作,代表66万劳工。”
罗宾森说,在工作时间、薪资、健康和安全等主要方面,玩具业目前的条件比十年前,甚至五年前都改善了很多。被“ICTI关爱”项目认证的中国玩具厂中,工人工作时间常年保持在稳定水平,平均工资也有所提高。
不过“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指出,ICTI制定的标准本身就严重违反中国《劳动法》的规定。
“它是美泰、迪斯尼、孩之宝这些公司支持成立的一个协会。他们允许工厂的工人每周工作时间72个小时,而且在赶货的时候,他们可以放松到78个小时,” “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强说。
午休时工人们在台球桌上小憩


为推进和谐劳资关系,广东2010年出台了《广东省企业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条例》。中国其它地方也在酝酿类似的法规。但是这些法规只适用于官方工会,劳工自行组织的集体谈判都是昙花一现。
“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指出,超级大公司完全有能力提高工人工资,改善劳工环境,但是除了极少数公司真正有心推动企业社会责任外,大部分跨国公司仅采取应付和拖延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我们不能容忍将孩子的梦想建立在工人的噩梦上。”
截至发稿时止,迪斯尼、美泰、沃尔玛没有就美国之音的质询做出回应。不过,迪斯尼公司曾就“中国劳工观察”今年6月的调查发表声明说:“这些问题都得到了调查和解决。迪斯尼将继续鼓励和依靠工厂主、商业伙伴和政府,在迪斯尼品牌制造地促进安全、包容和有尊严的工作场所。”

來源﹕美國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