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1

“习核心”出炉:威胁、妥协与交易综合产物

转发此新闻:
201610月底,中共举行十八届六中全会,为期四天。会议发表公报,第六段出现这样的造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最后一段出现这样的造句:“全党同志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鉴于会议公报是中共中央正式文件,由此显示,习近平被正式称为“核心”,换言之,“习核心”正式出台。这是习近平本人梦寐以求的,苦熬四年,总算有了一个结果。“习核心”来得并不容易。细读公报全文,处处充满玄机和微妙。实际上,“习核心”最终出炉,是威胁、妥协和交易的综合产物。


习王幕后操控香港《成报》公开挑战刘云山和张德江

所谓威胁,笔者指的是,六中全会前夕,习王阵营的一系列舞剑动作:安排香港《成报》公开挑战江系常委张德江和刘云山;中纪委查办由张德江主导的港澳办和中联办;中纪委推出八集反腐电视大片《永远在路上》,赶在六中全会前两天播完,意在震慑高层。习王舞剑的潜台词是:习近平必须称“核心”,反对者恐遭中纪委利剑。

至于妥协和交易,就隐现于六中全会公报的字里行间。比如公报中的这一段文字:“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紧接着,用了三个“任何”,造出一句:“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

这段文字与三个“任何”,只能解读为对习近平的制约。必是习近平的对立派系如江系常委张德江、张高丽、刘云山等人提出,意思是:若要我们接受你为“核心”,我们有条件,那就是,继续坚持常委分工,各管一摊。

这段文字,等于追认了1980年中共《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该《准则》确立文革后中共集体领导制度。当然,事实上,手握实权的邓小平随后破坏了这一制度。这是后话。

习近平在一时无法拿下这些政敌(现任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的情况下,行威胁之余,也被迫妥协,与对方做交易,意思是:只要你们同意我当“核心”,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条件。于是,在重门深锁、戒备森严的京西宾馆里,各方激烈争论,字斟句酌,讨价还价,没日没夜。极可能,王岐山和刘云山都各自草拟了一个文本,互相攻防,反复较劲,取舍,综合,最终达成了这么一份充满妥协和交易的文件:六中全会公报。

类似的妥协和交易,在公报全文中,随处可见。比如:“党内决策、执行、监督等工作必须执行党章党规确定的民主原则和程序,任何党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压制党内民主、破坏党内民主。”以及,“党内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对领导人的宣传要实事求是,禁止吹捧。”

鉴于过去四年,领导人中,只有习近平一人受到了吹捧,这些话,明显针对习近平。还有,关于干部选拔,公报强调:“坚持五湖四海。”暗示,不能让“习家军”一派独大。

公报继续保持中共近年来的理论体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这种陈述,竟然在公报中两次出现。(第二次提到,是讲“党内监督”时,意在制约王岐山和中纪委。)

毫无必要的重复,显示习近平对立派系的用意:要求习近平不得否认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的思想和历史地位。其重点,是要保住江泽民(“三个代表”是江思想的代名词)。因为,对习而言,毛、邓、胡都不是问题,江才是问题,是习急于抹去的。身为江系常委和江的代理人,二张一刘保江的企图,也是要保他们自己,以及江系一众高官,无论在任的,离任的,或即将离任的。

在这里,习近平也妥协了,或者说,暂时妥协了。与这一妥协对应的是,六中全会前后,分别有江泽民秘书获任新职、江泽民之妹露脸参加国际活动等消息流出。

公报中对中纪委的角色与功能,充满约束性文字,应该都是习王的政敌所拟。公报强调:对党内监督工作,“要建立健全党中央统一领导。”并进一步阐述:“党的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全面领导党内监督工作。党委(党组)在党内监督中负主体责任,书记是第一责任人,党委常委会委员(党组成员)和党委委员在职责范围内履行监督职责。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要履行监督执纪问责职责。”完全不提中纪委,而只用“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纪律检查机关”代之。

获得“习核心”称号,习近平并未大获全胜,而是半胜。原因在于,目前的中央委员会,即十八大中央委员会,包括其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并非习近平“组阁”的人马,而是政治老人主导下的格局。与其说是同志,不如说是监军。其中,占多数的,要么是江系人马,要么是团派人马,亲习近平者为极少数,高层则只有王岐山和栗战书两人。这是习近平一上任就成立众多工作小组的原因,用“小组治国”,避开这个不属于他、而只会掣肘他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

再者,习王反腐、打虎,更直接得罪了这三大机构的委员们,其中大多数人心怀不满。当外界以为习近平“大权在握”时,习却继续遭遇权力抵抗。这股力道不小的“软抵抗”,不在中下层,也已经不在地方大员,而就在上层,就在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

六中全会结束后,在记者会上,身为习近平亲信、陕西同乡的中组部副部长齐玉一语惊人,也是一语道破:之所以制订新的《准则》和《条例》,就是针对“高级干部中极少数人政治野心膨胀、权欲熏心,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谋取权位等政治阴谋活动。”

面对这样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习近平历经四年苦斗,能取得“核心”称号,已算成绩不俗。借助于王岐山掌控的中纪委,习王联手,双剑合壁,天下无敌。习王以少胜多,实现政治突围,已算奇迹。

但要真正做到大权在握、一言九鼎,还须指望明年十九大的人事换届。习近平须力保,十九大组成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里,至少有60%以上的人属于习或忠于习,在“习家军”的近身拱卫下,“习核心”才算当真。到那时,回头看今日习近平之妥协,或可视为暂时的妥协,策略性的妥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