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5

强制土地农房「集体化」是一种恶

转发此新闻:
以温铁军先生为代表的中国乡建派们,在当代中国是一股非常顽强的理论力量。他们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广一个观点:「土地是农民最后的社会保障」,「可进可退的城乡关系构筑起我国城市化稳健推进的基础」,「农民工之所以在离开农村二十多年以后还能够返回农村,是依赖了我国集体土地所有制度所发挥的社会保障功能」,因此,土地集体所有制不能改。

乡建派们凭什么相信没有任何担保的土地和农房「被集体化」,能最有利于农民的利益?

「离开集体土地制度,就不存在『半耕半工』家庭经济结构,以当前的工资标准,仅靠务工不可能支撑起农民工全家老小在城市的幸福生活。离开『半耕半工』的微观经济方式支撑,农民代际接力进城模式瓦解,自由往返的城市化模式所包含的降低中国城镇化战略风险的弹性机制丧失。农民工进城不可逆,则城镇化风险积累不可逆。」

我曾经批驳过人到年老体衰、丧失劳动能力了还需要通过在土地上劳动才能获得「最后的社会保障」(而且还要看上天脸色,必须没有灾荒和大的病虫害)的荒谬观点。

这篇文章先指出支撑乡建派理论的一个最基础的事实错误,就是务工收入到底是占农民收入的大头还是小头?集体土地真的能够支撑起「半耕半工」的「幸福生活」?答案是断然否定的!

根据人社部今年(20165月公布的数据,2015年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451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98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041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100万人。全国就业人员中,第一产业(农林牧副渔)就业人员占28.3%;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29.3%;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42.4%。依此计算,务农数量2.19亿人。国家统计局2016428日公布的数字显示,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7747万人,比上年增加352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884万人,比上年增加63万人,增长0.4%,这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增速。其中,跨省流动农民工7745万人,比上年减少122万人,下降1.5%。跨省农民工数量减少,与一些中西部地区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农民工收入和沿海差距缩小有关。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全国第一产业增加值为60863亿元,占GDP比重为8.99%2014年的占比是9.17%。以后这个占比还会越来越低,比如美国也是世界第一大农业国,农业总产值只占GDP1.2%,农业人口占1%,基本上都是老年人从事农业。世界规律全球一样。中国当下必须90%以上农民进城才有活路。

按照全国平均数据,第一产业收入只能占农民工家庭总收入的10%不到。考虑到农产品的物流成本和中间商加价等,第一产业总产值,落到农民手里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也就是最多2万亿元留在农民手里,而且还包含了种子、化肥、人工等成本。摊到2.19亿务农人手里,一个农民劳动力平均每年收入不到1万元(这是在农民工人数远大于农民人数,也就是大量农民从农业劳动中转移出去的基础上才有的收入)。农民工进城打工收入多,还是务农收入多?一目了然。

把理论的大厦,建立在子虚乌有的事实的沙滩上,这个理论再怎么「重要」,也是沙上建塔水中望月。

乡建派们总是担心,土地和农房回归农民自由支配,万一他们卖了,进城打工又失败,回不去农村怎么办?真是父爱如山菩萨心肠啊!

首先,土地自由后,农民卖不卖土地和房屋,每个人都不一样,他们会根据自己的情境做出认为最有利于自己的理性选择。没有任何人可以代他们做决定。台湾日据时期长达50年,这50年里,日本政府规定台湾的土地只能卖给日本人,不能卖给其他任何人。也就是非日本人只能卖不能买。过了半个世纪,台湾也仅有四分之一的土地归了日本人所有。国民党收复台湾以后,这些日本人拥有的土地就自然成了政府所有,为后来的土改奠定了稳定价格的基础。这个历史要说明什么呢?我想说的是土地私有,其真正换手的时间是很漫长的,每个人会根据自己的状况做出自认为最有利于他自己的选择。

其次,如果乡建派们认为中国几亿农民都很傻很笨,缺乏自己理性决断的能力,因此必须有一个「村集体」来为他们代行土地和房屋的支配权。那么,一,你怎么保证村集体比这些村民更聪明更理性?怎么保证村集体不会侵犯村民的利益?比如把村民的土地贱卖了自己拿回扣?或者卖地以后把部分款项贪污侵吞了?等等。

同时,既然乡建派们担心农民自由支配土地等财产会自损其利益,而应该将他们的土地、农户「被集体化」,那么,我也很担心乡建派们在乡建理论指导下的投资理财思维很不靠谱,会导致自身财富损失。而根据我自己的投资实践,年平均回报100%基本没问题。那么,要不要这样,我也发扬一下你们父爱如山菩萨心肠的高尚情怀,你们的财富都归我管,保证你们每年30%净收益,不足补分用我的财产抵押补足。行不行?

乡建派们,你会不会说我是疯子和骗子?你们有多少人会愿意把财产交给我支配?检验你们的时候到了!

如果这种有担保的、没有任何强制的,你们都不相信,那么,你凭什么相信没有任何担保的土地和农房「被集体化」,能够最有利于农民的利益?中国古训言:己所不欲,勿施予人。你敢对天发誓,你的理论,是诚实的吗?

诺奖得主哈耶克早就痛斥过「强制是一种恶」:「强制之所以是一种恶,是因为它否定个人选择与实现自己目标的能力与权利,将其降低为别人的工具。」

来源:东网 / 童大焕 独立学者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目前邓小平家族在政治局常委会里的代表是俞正声!要清算邓小平,打倒邓家,首先就要拿下俞正声。力挺二张一刘,拿下邓家的代表俞正声和朱镕基的代表王岐山。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

匿名 说...

刘某的头像一看就知是个二流子,想吃政治饭的无赖倒是少见,这般厚颜无耻的刘某算是第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