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1

党内监督上紧箍 财产公示仍欠奉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提出建立党内监督体系的概念,强调党内监督的重点对象是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但令人失望的是,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仍然阙如,制度反腐还存在巨大的短板。

2012年丁家喜等公民发起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并在两会期间已将7000多人联署的建议书递交全国人大常委会。随后,运动遭到官方打压,多人被刑拘。

六中全会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称要建立健全党中央统一领导,党委(党组)全面监督,纪律检查机关专责监督,党的工作部门职能监督,党的基层组织日常监督,党员民主监督的党内监督体系。这一系列文字的潜台词仍然是上监督下,而不是下监督上,这与民意诉求相去甚远。

中共的党内监督已实施多年,比如财产申报便是重要一项。根据规定,内地县处级以上官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领导班子成员要集中填报十四项个人有关事项,其中涉及「家事」方面的有八项,主要包括本人的婚姻变化情况、配偶子女从业情况等;涉及「家产」方面的有六项,主要包括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的房产、投资等情况。问题是,官员申报全靠自律,如实填报者少之又少,以致形同虚设。

非不能也 实不为也

比如,中央巡视组在抽查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个人有关事项时,姚申报了两套房产,结果被核实出十二套,而且大多地段好,价格不菲,与其家庭实际收入相差很大,这些问题线索成为查处姚木根的突破口。事实上,这些年被查办的几十位省部级官员,有多少人是如实填报财产资料的呢?

十八大后,当局虽然加强了对官员申报资料的查实抽查制度,但总体上仍然失之于宽,大量的官员仍然心存侥幸。而且这种抽查制度也存在漏洞,那些高高在上的抽查者的财产申报资料,又由谁来核查呢?政治局常委的财产申报又是如何核查的呢?

其实,官员仅仅申报财产没有意义,必须同时公示,接受监督,才能杜绝官员弄虚作假。可惜官员财产公示一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就像可以让公众查阅的全国住房讯息联网,本来只是简单的技术,偏偏好事多磨。说穿了,相关措施触动权贵利益,会让他们来历不明的房产暴露,故在成功转移资产前,必然以各种借口一拖再拖。当局口说要接受人民监督,内心却担心人民监督,可见财产公示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另外,退休高级官员的待遇与监督问题,在今次六中全会也没有提及。早前北京原市委书记刘淇携带一家大小十几口,浩浩荡荡前往西藏,名为视察工作,实则游山玩水,耗费大量民脂民膏。类似的现象在内地官场并不鲜见,但现在没有一个专门的法律法规对这些高官的退休生活有明文规定,所谓的监督也是无从谈起。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