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3

源头问题不解决 暴力伤医没完了

转发此新闻:
内地医疗纠纷不断,医患矛盾愈趋激烈,甚至暴力相向、搞出人命时有发生。今年五月,广东医生陈仲伟被患者家属连斩30多刀死亡;七月,河北衡水医生刘广跃被患者以折刀捅死;十月,山东莱钢医生李宝华身中27刀伤重不治??惨剧频生,令人震惊。对此,最高检于上月发布了《关于全面履行检察职能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意见》,指出暴力伤医不管事出何因都是伤天害理,一律列为重大敏感案件,及时启动快速反应机制应对。

患者的苦衷欲诉无门,政府又懒得问缘由,惟有鱼死网破以最惨烈的方式去抗争。

所谓快速反应机制,就是要举「全检」之力各部门上下联动,组织精英力量办案,保质保效、快捕快诉。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大前提下,办案也就变成了政治任务,如此一来,难保不会出现一些有失公允或矫枉过正的现象,就好像菲律宾目前正在进行的「迪式」打击毒贩行动,便一直遭到国际舆论质疑。而这种「以暴易暴」的处理手法更忽略了事件产生的真正原因,治标不治本。

中国的医患矛盾层出不穷,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其中医疗资源分配不均是问题的根源之一。根据卫生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了大城市,而占总人口70%的农村,却只能分配到20%。农村公共医疗资源严重匮乏,导致民众诸多抱怨,要么忍着不看病,要么一窝蜂的涌到城市里去看。而全民医保更只能望梅止渴,保费太低根本不够看病,高保费又买不起,惟有祈祷不要得病。民间有句顺口溜这样说道:「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住上一次院,一年活白干;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

至于资源相对集中的城市里,医院方面日子也不好过,国家每年投入的总医疗费用还不到GDP3%,其中的八成更要被各类公费医疗瓜分,医院被迫自主创收,「以药养医」,「白医天使」变成了逐利商人,业务荒废,形象隳坏,信任也就不再。高度集中的资源错配令医患双方皆身心疲累,于是一但有了医疗纠纷,便会在瞬间激化、爆发。

而政府对于医疗系统的监管不力,则是另一个重要因素。「莆田系」魏则西事件扰攘了一阵子,似乎一切又照旧了,不论是公营的还是私立的,正规的还是无牌经营的,医疗事故好像并未见减少。譬如山东假疫苗案致全国24个省市受影响、持续运作长达6年,若是相关部门稍作留意又何至于此?其他更离奇的如陕西老翁肠胃炎却要做57种检查,甚至包括爱滋病检测;广州少妇做简单的堕胎手术,个半月内却做了6次导致子宫不保;深圳女子孕期做了8次产检,院方一直说胎儿发育正常,谁知生下来却发现婴儿严重畸形,「鼻孔少一半,眼睛睁不开,耳朵也没有」??种种惨剧诉之不尽,耸人听闻,政府实在难辞其咎!

至于发生医患纠纷之后,调解工作更是差强人意。首先,医疗事故的鉴定工作亦是由本系统人员来做,属于典型的自己人查自己人,公平性自不待言;而个人花钱作独立鉴定,不但费用庞大难以负担,且通常不会被官方接纳。其次就是无了期的拖延,和你打消耗战,直到把患者拖垮。有这样一个令人心酸的案例,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因医患纠纷各执一词被丢在医院近4年,结果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不认识了,再见时只识叫阿姨。

暴力伤医行为的确伤天害理,应该受到法律制裁及各方严厉谴责,然而每一个惨剧的背后也一定有某些无法回避的问题,惟有找到原因所在,从源头上堵漏才能真正化解危机。而最高检只一句「不问事出何因」,快捕快诉一杀了之,便以为可以天下太平了,做法何其草率,何其不负责任!正如山东莱钢杀医案,纠纷发生了大半年亦未见解决,行凶者曾多次到医院讨说法,更曾因此被刑拘,最终仍不得要领。若非警方与院方的冷漠、不作为,又怎会如此收场?难怪有网友戏言,该《意见》完全是在为莆田系保驾护航呀!所谓逼上梁山,关键就在这个逼字,患者的苦衷欲诉无门,政府却又懒得问缘由,惟有鱼死网破以最惨烈的方式去抗争。而政府若仍固执不通,只懂以高压手段维稳,舍本逐末,结果只会令医患矛盾更加恶化,暴力伤医事件势会没完没了。

来源:东网 / 江枫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其實這些為中共而謀財害命的襍种(醫生)也死得不冤,這些(醫生)的學歷全世界都不承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