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30

对中国失去信心 走资狂潮急升

转发此新闻:
大约在两年前,中共第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后,本栏曾指出决议中所谓「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必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两个放在一起的表述孰实孰虚。当时以「红二代」孔丹关于最高领导人认为国企在为政权保驾护航方面最可靠的说话为依据,推测在当下执政的「红二代」眼中,资本家或私人企业主将成为「老虎和苍蝇」等大小贪官后,中共要对付的另一目标。

内地富裕或中产人家移民外国、走资狂潮,近年急剧上升。

去年,当内地官媒冒出「别让李嘉诚跑了」的文章时,本栏引另一名「红二代」张木生转述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话称:「不仅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而且要想办法把资本也关进笼子」,归结出假如内地情况真如官媒所唱颂的那么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场透明的话,则明智的商人,是绝不会贸然撤资,放弃内地十三亿人的市场的。

春去秋来,又一年过去了,人们在中央掩掩映映出台的方针政策中,在领导人「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自信话语声中,逐渐在朦胧中隐隐办认出「市场」与「公有制」那句南辕北辙,甚至充满矛盾的句子中,原来所谓「市场的决定性」是虚,而「国进民退」,至少是「国先民后」才是坚实的最高宗旨。

在公平法治的环境中,成功的生意人,往往都具有以创意解决问题,促进社会进步的企业家精神,肯定是社会上最聪明勤奋的人群之一,即使在专制人治的国度了,凭借「非常手段」将生意做强做大的商人,其可信亦多是聪明绝顶的人。但过去一年以来,在内地拥有大笔资产的富人或中产阶层,在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急剧倒退中,纷纷改持「此心安处是吾乡」的观念原则,以各种手法移民国外,加上美元上升,人民币汇率急剧下跌,创近十年新低,年底「破七」可期,「走资」问题更形恶化。

媒体近日引述深圳海关称,他们今年头十个月在口岸旅检时查获逾千起货币案件,案值逾一亿七千万元,同比分别增加近三成九及近两成半。或许,在中央和地方以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法或「杀鸡取卵」的方式掠夺民企民商资产的影响之下,富裕或中产人家移民外国、走资狂潮,在官方豢养的所谓「专家」屡劝又不止,造成全国各地经济发展形势委实太恶劣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日前对外发表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

「意见」的重点之一,是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强调了在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时,须严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旧法之从旧兼从轻等原则。在涉案财产处置方面,「意见」指出须严格区分违法所得和合法财产,区分涉案人员个人财产和家庭成员财产,在处置违法所得时不牵连合法财产。

根据「意见」,在发生产权和经济纠纷时,须准确认定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性质,防范刑事执法介入经济纠纷,防止选择性司法。对于法律界限不明、罪与非罪不清的,司法机关应严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从无、严禁有罪推定的原则,防止把经济纠纷当作犯罪处理。凡此种种,似乎都为了挽留民企老板留在国内投资或从商,并堵截疯狂的「走资」及「移民」浪潮,本应受到「有钱人」的欢迎。

问题是,当权者的诚信纪录如何呢?当年毛泽东亲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待得知识分子真个起而批评,提到「党天下」时,当政者随即翻脸不认人,运动形势急转直下变成「引蛇出洞」,论者顿变「向党、向社会主义进攻的大毒草」,导至数以十万计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

当年中央在香港回归前信誓旦旦地对百万计港人答应过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循序渐进,达至普选」等承诺,在种种关卡和条件之下,如今变成了「原地踏步,寸步不行」,激发了年轻人另辟「蹊径」,因而衍生出后来的所谓「港独」,出现了三两个小丑,做出连串幼稚的宣誓把戏。

子曰:「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当民众认定当权者说的不算数,写的也作不得实的时候,再对他们作出自以为的「庄严承诺」,恐怕难免被视为另一种政治哄骗手段,难以成功。危机一过,一般民众也好,中产阶层也好,聪明的民企老板也好,到头来,还不是成为待宰的羔羊?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中国基层政府的最大邪恶莫过于不断把死磕者强行鉴定为精神病患者,然后关进精神病院进行折磨。最近,重庆市合川区的张芬女士和湖北省武汉市的刘彩霞女士又被当地的苍蝇关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了。而国内外的主流媒体又有哪一家关注过呢?一些与当局唱双簧的所谓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仅仅被刑拘就在各大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相较于精神病院,看守所已经算是很人性化的了。

匿名 说...

刘刚的丑恶嘴脸,让读者对这种网页厌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