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5

晚清大佬们最后的「归宿 」

转发此新闻:


康有为

墓在青岛,文革中被抛骨扬场,革命群众举着他的头颅和白发,游街示众。据说还是守墓人将其残骸收拢,又埋入墓穴。(《往事并不如烟》时报版P292

李鸿章

墓在安徽合肥东乡夏小影(现大兴集),这一带安葬着宋代名臣包拯和朱元璋部下大将张得胜,待到李家墓地落成,当地有了一里三公的说法。

1958年,当地人民公社挖坟取宝、兴办工厂,他的遗骸被从墓地掘出,老人记得,当时被称为“汉奸卖国贼”的李鸿章穿着黄马褂的遗体保存完好,狂热的人们用绳子拴着遗体,挂在拖拉机后面游街,直到尸骨散尽。

陪绑游街、同时粉身碎骨的另一具遗骸,是他挚爱的赵夫人。同年,全民大炼钢铁,合肥钢厂兴建起来了。钢厂就把挖掘一空的李鸿章墓地划进厂区。

今天的合肥人,不仅不再简单地说李鸿章是“卖国贼”,还策划打李鸿章牌,整合旅游资源,发展地方旅游经济,提高城市的知名度与开放度。他们恍然大悟,“原来李中堂是位给合肥人长脸的乡前辈啊!”前些年,合肥城区改造,动工的街坊涉及到李鸿章故居。

经过有关人士多方呼吁,早已残破不已的故居终于保存下来,并修建成陈列馆供人参观。李鸿章墓地也将由故居陈列馆主持修复。故居陈列馆里,有一件带着长长血迹的黄马褂,这是复制品。上了年纪的人记得,在从前李鸿章的祠堂里,保存着李鸿章马关谈判遇刺时的原件血衣。(《天公不语对枯棋》P43P44P48

马新贻

葬于山东马垓,李鸿章亲书楹联其坟不久即有盗墓者关顾,日本侵略中国时,又遭日军掘墓寻宝,文革期间,又被红卫兵抛骨扬尸。坟前牌坊、御制碑尽皆砸碎,石人、石马荡然无存。如今,仅剩下一座荒冢和一块残碑,在凄凉的荒野中对天哭泣。(《刺马案探隐》P134

丁汝昌

1959年冬季的一天,安徽省无为县乡间一处山坡地,锹稿声在荒野里显得格外刺耳,一群人费力地挖着什么。油着黑漆的棺木被从地下毫不留情地掘出,撬开,里面是一具头戴瓜皮小帽,身着黑色敛衣的躯体,棺中除了一把拂麈,再也没有什么陪葬品。

很快相邻的棺木也被挖出,人们从这两具尸体上把值钱的东西掠去后,拖到一旁点火焚烧。棺木劈了,成为公社食堂的桌凳,其他值钱的东西卖了,为公社换来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这天被毁掉的即是大清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和夫人魏氏的墓冢。(《沉没的甲午》P280

黎元洪

风雨苍黄黄的1966年,后辈乡党一举捣毁了其在武昌南士宫山上的前大总统黎公墓,所幸还留了个囫囵尸首,浩劫过后还能被本地政府重新筑墓安放。
1981年,为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武汉市人民政府在原黎墓后侧重建黎的新墓。不知是选址有误还是施工有瑕,墓丘不久即塌陷。四年后该市又拨款重修了黎墓,并在墓前立起了“大总统黎元洪之墓”碑。(《文武北洋》P59

张之洞

墓在河北省南皮县,黎元洪的恩师、清末最主要的汉族大臣,不光被当地的革命小将捣毁,而且,其尚未全腐的遗骸竟然被拖出阴沉木的棺椁被并其后裔拖在地上“游街示众”!

张之洞的重孙张遵埏老人口述:那时他刚自原籍河北南皮被“落实”回青岛原单位。1957年他被划为“老右”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他既有严重的历史问题(除了曾祖父为大坏蛋张之洞外,他本人还在解放前担任过天津广播电台的公职),还有现行的反党言行(他曾和妻子把一位哭哭啼啼的乡下女人领进家中管了顿饭,而那位女人是被邻居的厂长拒之门外的前妻)。

记得在车间里,这位民国时代毕业于北京朝阳大学的名门之后对我讲过,“文革”中他被遣返原籍后,曾眼见曾祖大人的带着枯黄发辫的头颅被当地“红卫兵”从墓中掘出来并满大街地当球踢来踢去。

张家祖茔好大一片,其祖辈、父辈的墓里均有不少陪葬品,惟最大的张之洞墓,棺木里却什么珍宝也没有,这当然很令“革命小将”们失望。在场的张之洞后人,只有连当地的“地、富、反、坏、右”也瞧不起的他和他的一个有些疯癫的老叔──张之洞的一个孙子。

后来,他奉命用一张席子卷埋了这位老叔,再后来,又用同样的方法埋了自己的妻子──贤妻实在受不了“贫下中农”们对自己和对丈夫的折磨,趁他实在熬不住昏睡片刻时,自悬于梁上。话到“文革”时的经历,老人每每摇晃着花白的脑袋哽咽起来。


来源:博客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匿名 说...

中华民族已是亡国奴,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认马列作爹的汉奸党国伪政府

匿名 说...

颇有同感。赤色恐怖,何时绝迹?民主自由,何日光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