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1

人大选举:不让选希拉里 难道是想让我勾独立候选人

转发此新闻:
如果不是由于没有中国国籍,刚刚竞夺美国大位失败的希拉里大妈,说不定可能转而当选太平洋彼岸──中国的基层人大代表。因为根据这两天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消息,在多地最近举行的区、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时,希拉里大妈以及其「死对头」特朗普,还有日本AV女星苍井空老师等,获得大量选票。特别是上海工程技术大学选区,由于废票过多(都投给了「外国友人」),导致官方指定的两位候选人均未达到所需当选票数,不得不重新选举,一时沦为舆论笑谈--确定不是笑柄?

在多地最近举行的区、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时,希拉里及其特朗普「获得」大量选票。

不得不佩服中国选民,尤其是广大大学生「首投族」的智慧,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些可堪入史的「投票笑话」,估计很多仍在怒刷美国大选的吃瓜群众,都还不知道原来咱这今年也是「选举年」,而且规模还不小,总计有9亿选民参加投票,直接选出的基层两级人大代表多达250万。但既然大街小巷的拉票广告写的都是「投好庄严一票」,你们却偏偏写甚么希拉里、特朗普,致使知名度最高的候选人「好庄严」同志抱憾落选,就连我都觉得,有些人实在是太不珍惜自己的民主权利,票投的太不严肃了。

不过关于严肃不严肃这个问题,也是见仁见智的。比如,有些人以为在会场上大谈特谈甚么「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好像是件很严肃的事情,但另一些人却觉得,如此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实在是太不正紧太不严肃了;反过来,公家觉得吃瓜群众填希拉里、选特朗普非常不严肃,但群众却可能会说,自己就是因为严肃认真才选希拉里、特朗普的,因为咱就认识他们啊。难怪有不怀好意的媒体对此评论说,「上海的这次选举,展示了选民的觉醒」。

当然,这票本来投的可以更严肃一些,比如投给一位既拥有中国籍,又为选民所知晓,愿意为公众服务的候选人。这样的人不是没有,BBC探访过的那几位北京的独立候选人,像刘慧珍、野靖春其实都不错。可是公家偏偏就是不让,既不把他们的名字印到选票上,也禁止他们与选民接触、拜票,而非要塞进一些大伙听都没听说过的人名。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嘛,即便是过去旧社会的包办婚姻,虽然事先男女双方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但彼此的生辰八字等总还是清楚的,事后丑媳妇也总是要见公婆的。可我们的那些人大代表呢,选举前见不着人,当选后就更没影,搞得我这个码字工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语文水平,是不是「人民代表」这词又有甚么新解了?

说起来,相比2011年那一次选举,今年民间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的热情已经不知道低了多少,没有了微博的助力,也不再有像李承鹏、五岳散人、吴丹红这样网络大V来搅局。若是换上聪明人来操盘,就让他几个独立参选人当选又何妨?想当初,2003年、2006年不早就有独立候选人当选的先例吗?结果影响大局了吗,妨碍奥运会举办、4万亿发放、18大接班了吗?都没有,不仅没有,相反还起到了花瓶点缀的作用。这次要是也能那样,别的不说,今后外交部的发言人在回应西方关于选举啊人权啊的提问时,也能够挺起点腰板理直气壮地说话了。

但不知道是公安局跟外交部有矛盾,还是像李首辅说的那样有内鬼,总之,从BBC等媒体的报道来看,今次有司对于独立候选人上的手段甚至比五年前更狠。想当初,北外还只是监听监听独立候选人乔木的手机电话,禁止他深夜进入女生宿舍──从防火防狼防叫兽的角度,倒也能自圆其说。而这次居然直接把刘慧珍、野靖春软禁在家里,限制起人身自由来了。与其这样大伤脑筋大动干戈大费周章,结果还因为半路杀出个BBC,搞的大惊失色,倒不如索性把选举取消得了,反正也没人相信中国有真选举。

像现在这样,既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倒可能让敌对势力钻了空子,抹黑中国。当然,装逼这事也是会上瘾的,你瞧人家朝鲜都还要往国号里掺「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塑化剂了。要是一时半会儿戒不掉,那也没关系,但是请闭嘴,别再去指责人家填希拉里、选特朗普的不严肃,不珍惜民主权利了。因为不让选希拉里,难道是想让我勾独立候选人?望三思。

来源:东网 / 吴虞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