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8

留守儿童 悲歌不绝

转发此新闻:
在中国现代化发展过程当中,大批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他们的年幼子女只能留在农村生活,「留守儿童」遂成为中国社会独有产物,酿成无数悲剧。 
 
留守儿童问题不解决,悲剧还是陆续有来

浙江嘉兴市一名十二岁女童近日被人发现以街头电话亭为家,原来其父母是清洁工人,为免独留女儿在家,惟有把她带在身边,街边电话亭遂成为小女孩做功课遮风雨的地方。其实,出外打工的父母能够把子女带在身边只占极少数,对比无数在农乡独自生活的留守儿童,那些有爸妈在旁的孩子简直就是幸运儿。

去年六月,贵州毕节市发生一宗骇人听闻的守留儿童自杀惨剧,四名年龄五岁到十三岁的兄妹,长期在乡无人理会,后来更因为无钱交学费而逃学,结果在学校老师上门劝学不久,四兄妹便被人发现集体服食农药自杀,十三岁大哥留下遗书,写着「死亡是我多年梦想」的绝笔,令人怵目惊心。事实上,这已非毕节市第一宗惨剧,四年前亦有五名流浪街头的留守儿童死于垃圾桶中,足证问题之严重。

由于非议之声愈演愈烈,民政部门不得不出招应对,今年进行的全国排查统计,得出全国留守儿童数目为九百零二万,当中近九成有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当监护人,无监护人的仅得百分之四,这跟中国妇联三年前公布全国留守儿童多达六千一百万差天共地。当局解释,这是因为两者统计方法不同才出现差异,「父母双方外出务工或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不满十六周岁」才被视作留守儿童,较过去「父母一方外出务工、不满十八周岁」的定义收紧,故数字即时大缩水。姑勿论是否粉饰太平,九百万依然不是小数目,留守儿童问题不解决,悲剧还是陆续有来。

当然,说内地当局无所作为并不公平,相反,针对政策委实不少。例如要求地方各级民政部门将留守儿童名单通报给公安机关,再会同村委会联系儿童父母,责令其立即返回或确定受委托监护人;又如为无户籍留守儿童登记常住户口,并建立强制报告制度,学校、医疗机构、村委会等一旦发现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责任,要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告;此外,又推行劝返复学工作方案,设立留守儿童救助基金,务求在明年底前将所有农村留守儿童纳入有效监护范围等。

可惜跟大多数政策一样,出发点是好,但有没有被严格执行却是另一回事。仅毕节市的留守儿童救助基金早在四年前已经设立,但惨剧还是不绝如缕,难怪被内地网民质疑逾亿元的基金到底用到甚么地方,甚至是否已被贪官中饱私囊。再说,有头发谁愿意当秃子,这类贫农儿童的父母都要为口奔驰,无办法好好照顾子女,官老爷一味责难他们未有尽好监管责任,根本无济于事。

来源:东网 / 李信余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