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9

谁使国民失了人性?

转发此新闻:
十一月十五日,中共处决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对百多位律师、法学家的免死呼吁,听而不闻。贾敬龙之罪,在于不忿村书记何建华强拆其家,加上未婚妻因此弃他而去,乃持射钉枪,枪杀何建华。

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因不忿拆其家被强拆而枪杀村书记何建华

中共干部抢掠民房民田,无日无之。例如今年四月,海南海口市当局强拆琼华村民房,村民反抗,联防队就全副武装,到场镇压,电枪乱响,警棍飞舞,打得村民或浴血倒地,或瑟缩一旁,有老人、婴儿更遭打死。又如九月十三日,广东陆丰市当局恨乌坎村民追讨遭侵吞土地,遣几千「防暴」武警入村,一边掷催泪弹,一边开枪,把村民杀得鸟散鱼溃,受伤送院者,不少浑身橡胶子弹孔。被捕的一位村民领袖魏永汉曾经告诉香港记者:「我死就死,怕甚么?吃没得吃,一寸田地都没有,患病也没有医疗保障,甚么都没有。请问死了好还是要回土地好?」魏永汉的话,也许可以印证孙文一百五十周年冥寿纪念会上习近平的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近了,可以告慰孙中山先生了!」

贪官土豪勾结,强取民地,旧中国不是没有。例如金朝章宗皇帝年间,大兴府有恶霸要夺他人的种稻水利,诉讼无功,就厚赂元妃兄长左宣徽使李仁惠。李仁惠遣使请知府承晖暗助那村霸一臂。承晖连忙把村霸召来,杖打一顿,然后告诉使者:「可以此报宣徽也。」承晖由于守正爱民,章宗完颜景嘉之,宰相完颜守贞敬之(《金史》卷一零一)。当然,在新中国官场,承晖之流不可能站得住脚。

贾敬龙死前写下《忏悔》一文,自责身为独子,不能学乌鸦反哺,报答父母劬劳。中共执政以来,杀中国人以亿计,却还是个伟大光荣等等的党;中国人杀一共干,即使只是个小小村官,却罪在不赦,这是中共要十三亿贱民切记的法律。甚么舆论求情,甚么父母老迈,一笑置之可也。

旧中国法律有点不同,自北魏以来,就行「留养」之法,即《魏书》卷七所谓「犯死刑者,父母、祖父母年老,更无成人子孙,具状以闻(宜具状上奏,君主或酌情特赦,使老有所依)」。元朝就有以下一个实例:泾县有强徒张道杀人,其弟张吉为从犯,但没有参与杀人事。「吉母老,无他子孙」,有司于是具状以闻,文宗皇帝「敕免死,杖而黜之,俾养其母」(《元史》卷三十五)。这是我国儒家劝孝敬老的刑法。当然,中共一无西方法治观念,二无中国礼义传统,贾敬龙怎得不死。

不过,「我死就死,怕甚么?」有这想法的,显然不只是贾敬龙、魏永汉。所以,贾敬龙处决后一天,陕西延长县村民黑延平就因土地补偿事,手刃村主任曹英海,还刀刺其亲属多人。

曹英海遗属说:「太没人性了,连老人、孩子都不放过!」他们骂得对。但他们更应该问:是谁使国民失了人性?

来源:苹果日报古德明 专栏作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