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0

中国人 你凭什么做太平洋的主人

转发此新闻:
在中国,郭川当然很了不起,因为尽管造船和海运发达,海军疯狂扩展,中国的海洋意识和海洋实力仍完全仰赖国家行为,社会依然航海传统匮乏,国民沉迷于集体精神满足,在个体和生活方式层面,对海洋其实叶公好龙。在这种形势下,中国民间的任何跨洋远航活动,虽然在人类史上姗姗来迟,对中国本国仍极富意义,何况此次郭川还有意打破该级别帆船旧金山到上海的时间世界纪录,而且是单人完成。

中国航海家郭川独自驾帆船由美国旧金山勇闯上海,但在十月底失联。

然而,也许是恶劣天气下操作失手,也许是设备故障,1026日郭川落水失联。这是人类航海的固有风险,问题是正为此行振奋的中国媒体和社会显然缺乏心理准备,在随后的一系列反应中暴露出一种奇怪的心态。

郭川此行虽属民间行为,却不无政府参与。以北京市委宣传部一手打造的官办新媒体「北京时间」冠名了这艘帆船。该船此前从法国至巴西的跨大西洋航行也刻意突出了为中国参加里约奥运造势助威的效果,甚至可以说这段奥运之旅正是中国官媒的最大兴趣所在。此后郭川从旧金山到上海的跨太平洋之行虽然在航海业内仍极富挑战性,成功后也必将是振奋民族精神和「讲好中国故事」的绝佳题材,但毕竟在政治价值和重视程度上无法与奥运宣传相提并论。

区别很简单,奥运是国家的民族的集体的嘉年华,个人来助威是好事,而孤帆独航太平洋是个人英雄,即使代表国家民族,仍然跳出了国家主导的聚光灯之外。帆船这个事物在中国也如此,它是奥运项目,即使中国没有优势,举国体制仍会为它建设训练基地、后备力量,但奥运项目中的帆船只能算近岸的技能切磋,帆船的大戏当以大洋为舞台。这其中一系列与国家无关的商业赛事,中国社会力量的实力还相去甚远。因此,对这个民间商业活动水平和难度远超国家间竞技的领域,习惯聚焦官办舞台,眼中只有国家荣光的中国官媒的兴趣自然内外有别。

由于对国家荣耀的畸形渴求,中国官媒还落下一个顽疾──好大喜功,从不直面失败。于是,中国航海家只有在创下纪录的凯旋航段,才可能赢得国内媒体的热烈追捧,其欢迎场面之盛大不难想像,而当他们在大洋上与自然苦战,或者寂寞难耐时,诺大的13亿人口却极少有人关注他们的细节和过程,一来国人能把几张帆认清楚的也寥寥可数,二来中国人民没耐心是出了名的。

但是,中国人民征服太平洋,特别是把美国人从霸主位置上推下去的狂热也是出了名的,可惜这种狂热连第一时间向郭船长伸出援手的一丝能力也没有。由于事发夏威夷以西海域,失联后郭川团队理所当然向美国海岸警卫队求救,后者立刻向中国再次展示了熟练的应急响应能力。HC-130H大型搜索机4小时准确发现目标,因船上无人回应,飞机来回6趟无功而返。鉴于巡逻船来不及赶到,美国海军下令距离最近的「马金岛」号两栖攻击舰改变航向。虽然一开始直升机无法派人上船,最终还是由两栖舰派出充气艇登船搜索。

问题随之出现,船上无人,海面搜索显然不宜由这个包括三艘大型舰艇和5000多名陆战队员、正赶往中东实施军事任务的编队继续负责,而美国海警两天内已搜寻4600平方英里的公海面积,结束搜救符合国际惯例。然而中国网友不满意了,报怨四起,他们全然不顾的是,对这艘中国人驾驶的中国船,其祖国的总领馆只能「敦促美方全力搜救」,外交部只能「密切关注并全力协调」,虽然连郭川的家乡青岛市「也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机制」,所有的机制、研究和部署都不见中国任何国家力量的踪影,而美国却俨然成了交通事故肇事方一样,必须负责到底,连美方已采取的行动也似乎是在中国官方「敦促」之下才有的。

最终,郭川团队也没有从中国官方得到任何实质搜救力量的帮助,靠的是雇用外国船只和飞机。为此「郭川老同学拿出了女儿的大学学费」着实感人,但这难道不也暴露该团队对这种高风险航行一旦发生失事的准备不足?虽然参加搜救的华人义务相助,但飞机和更多专业人员毕竟是雇用的,而且垫资的友人也坦承「付出这么多人力、物力和财力有什么意义?这不是一次理性的行动,是要做个心灵的慰藉」,对此上海官媒「澎湃新闻」竟然发出挑拨性标题「不给钱就不搜救?」又引发国内网友对美国的口诛笔伐。

实际上,2016年美国海军成功救助漂流到太平洋孤岛上的两名船员,2014年美国空军出动5架飞机历时11个小时成功救助委内瑞拉渔船上受伤的中国渔民,2012年美国海军派巡逻机救助台湾渔船,均不是为酬金和感谢而来。

倒是公司标志赫然印在红彤彤的郭川船头的「北京时间」,失联仅两天后,尽管最晚到1028日晚8点多还在发出一些煽情的呼唤,此后却戛然而止。对美国的帮助,所有中国发言人和媒体没有一次表示感谢。

这样的心态、心胸和实力,纵有个别国民率先融入世界,中国又有什么资格谈论在太平洋上的海洋强国地位?

来源:东网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