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7

中国已形成意见反对派

转发此新闻:
美国大选结束,川普胜出,希拉里败选。这本是美国人的事,但中国人比美国人还关注,比美国人还愿意谈美国大选,比美国人还关心谁胜谁败。看来中国人不但愿意关心中国的大事,还愿意关心美国的大事。

在开放时代加互联网时代,想搞单一声音,单一意识形态,几乎是不可能的。

谈论美国大选,而且还主观性地选择自己喜欢的人,这不但世界少见,在中国也是难得一见。这也可能,中国人犯了民主的焦渴症或民主的思乡病。人家美国又没有给你中国人选票,中国兴奋个什么劲。可中国就是兴奋了,不但兴奋,而且兴奋得长不着北。似乎这不是美国大选,而是中国在大选。不过,大选看得多了,也就学会如何大选了。大选这事,美国通过互联网,结结实实地给中国上了一堂生动的民主课。

但中国的官媒,似乎有些担心,怕美国的大选误导中国,所以一直污化美国的大选,结果也是简洁明了。美国的大选表现美国民主已经走了下坡路。这个结论告诉中国民众,美国的大选不适合中国,美国的民主不适合中国。美国大选很乱,很滥,这样的大选如果是拿到中国来用,会更乱,会更滥。老老实实地走自己的政治道路,才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官媒似乎总也说不明白的是,没有选票,哪里来的人民的选择。

官媒与自媒体讨论的问题总有本质的差异,人们在微博、微信讨论的问题总是与官媒对着干,几乎凡是官媒反对的,自媒体就拥护,凡是官媒赞成的,自媒体就反对。这种反对,集中体现在微博,微信群及其朋友圈中。这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国已经形成了行动的反对派和意见反对派。只是行动反对派受限,受打压,意见反对派思想言论空间尽管也受限,经常删帖封号,但意见反对派的空间相对行动反对派而言,空间仍然很大。

这里存在着一个客观必然性。即在一个开放时代加互联网时代,想搞一种声音,一种意识形态,一种集中统一,几乎是不可能的。多种声音、多种意识形态、多种思想、多种价值观并存则成为社会一种真实的社会常态。在这个时代想走回头路,想搞不受制约的权力集中,即使成为现实,也维持不了长久。在多种声音存在的前提下,意见反对派已经成为事实。过去主要集中在博客、微博等自媒体,现在则集中在微信中。

意见反对派的标志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反对集权,主张分权。权力不分立,必然导致权力的滥用和腐败。意见反对派主张建立民主自由制度,反对任何具有反民主自由的制度强化与建设。他们纵观历史,解构现实,让历史地走向民主自由,让现实固化民主自由的机制。凡是违背民主自由制度的建设,都在他们的批判与反对之列。他们对个人独裁和极权主义具有高度的敏感和反感。

第二,反对一党制,主张多党制。毛泽东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从严治党,净化党内政治生态,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党内政治生态问题,甚至会污化党内政治生态。只有实现多党制,实现政党的外部监督,才能净化各种不同政党的政治生态。一党执政与多党合作,多党并不是政党,而是执政党的政治花瓶,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政党。

第三,反对目前的官方主导的一元政治意识形态,主张多元意识形态平等竞争。他们对打压博客、微博等自媒体极为不满。认为这违背了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破坏了国家中立的立场,不利于思想自由和文化繁荣。在官方主导的意识形态下,即使是有思想自由和文化繁荣,也是虚假的,甚至是骗人的。

第四,反对个人独裁,主张自由主义。因为有1949年以来的历史记忆和现实体验,一些过来人对极权有着本能的反感和理性拒斥。任何个人独裁的苗头都会让他们恐惧和惊悚。他们反对任何权力集中的倾向,反对任何文革性的言论,反对任何走回头路的做法。他们对现任领导人的集权进行讽刺、挖苦、谩骂、调侃和不尊。他们也同时利用这次大选的机会表达对中国选举的不满。

第五,反对官媒垄断,主张新闻自由。他们认为,官媒只是权力的延伸和权力滥用的表现,是为权力护短,是权力的打手,不可能具有监督的作用。只有新闻自由,只有新闻成为第四种权力,才能监督权力。他们主张尽快制定体现新闻自由的《新闻法》,而不是限制新闻自由的「护短法」。

一句话,他们主张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否定中国模式的存在,否定中国政治发展道路的正当性、正义性和合理性。他们认为,既然强调是人民的选择,那么人民的选择就是选择民主,而不是选择专制。

如何对待意见反对派,这对中国的领导人来说是一个严峻的政治考验,也是衡量中国领导人文明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