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5

省级党代会 三大不寻常

转发此新闻:
从十月末开始,内地已有八个省召开了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党代会),选出了新一届省委班子。到今年年底,全国将有近半数省份完成换届。与以往相比,本轮省级党代会,呈现出三大不寻常之处。

确保各省换届选举遵守「规矩」,中纪委、中组部向各省派出督导组,全程监督换届。

其一,没有选举十九大代表。与人大、政协两会每年至少召开一次不同,全国及地方的党代会基本上都只是每五年召开一次,完成换届任务即可。因而,以往的历次党代会除了选举省委班子,同时要为全国党代会选出党代表。比如二_一一年至一二年各省党代会,都选出了十八大代表。反观今次,各省党代会只负责省委换届,未选举十九大代表。

究其原因,当是与此前辽宁贿选案有关。辽宁查处人大代表贿选时,亦牵连出党代表贿选,因而中央对此次党代表选举格外重视,而辽宁贿选案公开曝光是九月份,不少省份十月即召开党代会,如果要严格甄别筛选党代表,时间上和程序上已非常匆忙。因此,各省党代会未将选举十九大代表列入会议议程。这样亦可确定的是,刚刚开完党代表大会的这些省份,明年还将再次召开一次党代表会议,专门来选举十九大代表。照此延伸推论,未来党代会亦不排除增加召开频次,实行常任制,而不再像过去每五年一届只开一次。

为了确保各省换届选举遵守「规矩」、不出「事故」,中纪委、中组部向各省派出了督导组,全程监督换届。以往在党代会时派员指导已有前例,但而今的督导还是更突显了权威。

其二,对各省常委领导班子的性别、年龄结构不再划定明确要求,新班子平均年龄普遍超过五年前的上一届。以往换届中,各省硬性配备年轻干部及女性干部,因此有些四十岁出头的干部,或者是资历并不深的女干部,沾了年龄或性别的光,早早进入了常委班子,被戏称为是「结构性人选」,亦即并非因能力出众入选,而是由于符合干部结构的硬性指标而胜出。

比如,二__一年至_二年十六大之前的省委换届,众多「六_后」进入省委常委领导层,人数近百,有些甚至不满四十岁。相比之下,如今的干部年轻化趋势大大延迟。截至目前,全国仅有一名「七_后」省委常委产生,即江西的刘捷,而他也已经四十六岁。与十年前那些四十几岁就官升正部的干部相比,也算不上太年轻。西藏等地新选出的常委班子,清一色男性,也没有硬性配备女性常委。

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陈希在六中全会解读文章中指出,不能为了单纯的培养性目的而把一些内功不扎实、历练不过硬的干部放在党政正职上「学手」。实际上已经解释了个中原委。而不再硬性配备年轻干部,受影响最大的就是那些三十几岁就官居高位的共青团干部,今后的晋升之路再不会如昔日那般青云直上。

其三,未安排军方代表进入省委常委班子。多年以来,地方省市县乡各级党委中,均有军方将领的一席之地,省一级是省军区司令员或政委担任省委常委,通常称为「戎装常委」。职责是代表军方参与党委重大决策,体现「党指挥枪」,同时协调军队与地方有关事宜。今次换届,各省一致的做法,常委班子中均没有军方代表,以至于各省的常委数量都是双数,这就容易出现表决时同意与反对票数相等的局面(尽管这种现象只是理论上的)。

依据有关传闻,由于年初的军改撤销了七大军区,各省军区改由新组建的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统一领导,且后续改革仍在进行。在新体制尚未完全理顺之前,省军区领导暂不参加省委常委班子,等改革完成后再补。反正所谓选举也不过是走个过场,中央一纸任命即可。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对各省常委领导班子的性别、年龄结构不再划定明确要求,新班子平均年龄普遍超过五年前的上一届。以往换届中,各省硬性配备年轻干部及女性干部,因此有些四十岁出头的干部,或者是资历并不深的女干部,沾了年龄或性别的光,早早进入了常委班子,被戏称为是「结构性人选」,亦即并非因能力出众入选,而是由于符合干部结构的硬性指标而胜出。=====这些是团派的公开腐败,为全国老百姓及它们的党友深恶痛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