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2

“戎装常委”集体退场背后的秘密

转发此新闻:
近期大陆各地陆续进行中共党委换届,已宣布完成换届的有新疆、山西、河南、安徽、江西、湖南、西藏等地。公开报导披露一个地方省委班子构成显著变化,就是军方代表即“戎装常委”不再存在,而过往近十年都是“标配”成员。陆媒纷纷特别关注了“戎装常委”这一“集体退场”现象,认为是一个大的走向。

为防范军中“野心家”,习近平撤“戎装常委”

所谓“戎装常委”,即各省级党委领导班子内的军方代表,一般由各省军区政委或司令员担任。按陆媒援引官方说法是,“戎装常委”的主要作用是作为军方代表“加强地方与军队的沟通”。军方常委要出席地方的党委常委会议,参与地方“重大事项的决策”、“负责协调军、地关系,协助地方的经济社会建设”,等等。

事实上,习近平上台以后针对“戎装常委”的调整,并非是从这次地方换届开始,这次只是一个总结性的清理行动。

此前一年,伴随着军中打虎风暴,地方“戎装常委”已发生大洗牌。中共官媒20141118日曾报导称,中共十八大以来,已有青海、湖北等17个省份先后对“戎装常委”进行调整。

74日的官媒报导又披露,20151月起,新一轮的“戎装常委”调整再次密集变换。上半年有北京、上海等15省份“戎装常委”职务出现变动。一些防务关键的地方“戎装常委”,在中共十八大以来已三易其人,如上海、北京、云南等地。

而在今年8月北戴河会议前后调离北京的“戎装常委”潘良时、调离上海的“戎装常委”、上海警备区司令何卫东,其继任者王春宁和张晓明,均未按惯例就任常委,已提前释放出“戎装常委”退场动向。

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对官媒分析认为,“戎装常委”退出省委常委后,将更有利于把精力集中到军队建设上来。

不过,笔者认为,习近平军改让“戎装常委”集体退场,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内情并非仅仅是为“更有利于把精力集中到军队建设”这么简单。

撤“戎装常委”为防范军中“野心家”

我们来看一下中共地方“戎装常委”的来由,这一设置是胡锦涛任军委主席期间的2007年开始,其时江泽民的两个亲信徐才厚和郭伯雄刚获得军委副主席连任,正当势力最盛时期。

20077月的官方报导显示,当次中共省级党委换届完成后,31个省区市中,已经在29个增加了省军区司令或政委进入常委会。

当时外界有分析认为,这意味着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强调的“军队要听党指挥”已在中共省级换届中得到体现。

事实是这样吗?我们已经知道,在中南海权斗中,军队一直是最隐秘但最激烈的部位。自从习近平上台大举打虎,掀翻徐才厚、郭伯雄及其大批亲信,不但曝光军队惊人贪腐,还揭开了徐、郭二人作为江泽民军中代理人,架空胡锦涛的黑幕。

香港《南华早报》20153月援引军方消息称,徐才厚是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卸任后继续施展决策影响的代理人,架空军委主席胡锦涛。

郭伯雄则是在军中比徐才厚资历更老的军委副主席,郭参与架空胡锦涛,最经典的案例发生在四川大地震救灾期间。

201552日,《中国企业家》杂志披露温家宝总理救援2008年四川大地震时,军队不听调遣,温被气得摔电话。时任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四川私自成立军队抗震指挥部,拒绝听抗灾总指挥温家宝的命令,而只听从已经退休的“军委首长”江泽民的命令,致使救灾延误。

要知道,军方代表进入地方高层,意味着军方势力扩张到地方,在江泽民“垂帘听政”,军队势力实质上是江派势力的情形之下,设立“戎装常委”这一重要决策,会是胡锦涛自己的主张?

故此回头再去分析,军方代表进入地方高层,根本不是体现胡锦涛“军队要听党指挥”的意志,只可能是体现江泽民、徐才厚和郭伯雄的意志。其中已落马的徐才厚和郭伯雄都已被当局点名为“野心家、阴谋家”。

徐、郭在军中大搞卖官敛财,军中遍布亲信,安插到地方的当然就会是江派人马。因此,“戎装常委”作为军队与地方的中间协调人,实际上是江派“野心家、阴谋家”们控权的一个重大布局。

习让“戎装常委”退场也是防止地方出现第二个薄熙来

如果说以上变化是防范军方出“野心家”,那么,通过军中反腐和军改,大幅布局自己人,习近平已稳控军权,为什么这时还要撤消“戎装常委”呢?
笔者认为,习近平此举还有另一手防备,就是避免军方与地方主政者过于接近,防范地方出现第二个“薄熙来”。

薄熙来热衷拉拢军头,曾以重庆市委书记之名,召集成都,四川,西藏,云南,贵州及重庆警备区,以及中央军委,总参,总后等参与进行实兵演习。
多家海外媒体曾报导,周永康和薄熙来曾密谋发动政变,但因201226日,薄的干将、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出逃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而事败。

那些各地“戎装常委”,一旦地方出现“野心家”,可能成为重要的拉拢目标。

已知有人可能涉及周永康薄熙来政变。如原四川省“戎装常委”、军区原政委叶万勇20145月中共军纪委立案调查。曾有知情人透露,叶万勇落马是因为深度卷入了周薄政变。而接替叶万勇职务的李亚洲,在担任“戎装常委”仅一年也被免,内情亦引人揣测。

值得注意的是,在习近平去年以来推行的军改中,省军区系统成为被开刀对象。除已明确转隶陆军领导的新疆军区、西藏军区和北京卫戍区外,其余28个省级军区转隶军委国防动员部。这也显示,当局希望从机制上斩断军方与地方的过于密切关系。

综上,地方“戎装常委”的集体退场,作为本次地方换届的显著特点,背后并不简单。112日官方发布的中共六中全会文件说明,已明确提到“坚决防止野心家、阴谋家窃取党和国家权力。”而地方“戎装常委”的集体退场动作,正好与这一口号相呼应。

来源:阿波罗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廢話連篇,包子不是“戎装常委”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