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7

十九大决战习近平没有充分把握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上,习近平晋位“核心”,进一步引发了海内外关于习近平将突破“任期不超两届”之限制的猜测。关于习近平将如何突破任期限制的演绎,亦层出不穷;其中最无厘头的说法,是习将改行总统制。

即将到来的十九大之决战,即使以习近平今日之权力、威势,亦仍然没有充分的把握

持这种说法的人还不少,但除了一些人矮人看戏、人云亦云外,其他人无非分为两类:一是无话找话,挑起话题,揣着明白装糊涂,顺便赚点稿费;二是试图忽悠中共,以为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也像他们隔壁的王大妈一样好糊弄──如果习近平真的有能力改行总统制,他又怎么会突破不了区区一个任期限制,他又何必舍易就难?后者只是一个小手术,前者却需要将整个体制推倒重来,其难易之差别,不可以道里计。

要延长自己的任期,习近平甚至不需要在明面上突破任期限制。他可以在2022年自己的总书记两届任期期满时,重新恢复党的主席制,改任党的主席──相对于总书记而言,党的主席是另一个新的职务,习又可以再干两届,一直干到2032年,到那时习都快80岁了,无论如何也干不动了吧?

高新先生最近有一篇文章称“十九大上将为习近平恢复党主席制”,此论从笔者以上的分析而言,有其道理。当然“直接取消任期限制”和“回归党主席制”各有其难易与利弊,还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取舍;而即使习近平选择回归党主席制,也将是在二十大而非十九大。

此外,高新先生在文中称:如上种种习近平的集权主义表现,令自称王沪宁“笔友”和“理论知己”的“新权威主义”鼓吹人萧功秦按捺不住兴奋,对境外记者强调对中共政权来说“现在集中权力很重要这个强有力的(集权)领导人必须既具有声望,又具有得到制度保障的权力。” ──我问了萧功秦先生,他既没有说过“现在集中权力很重要这个强有力的(集权)领导人必须既具有声望,又具有得到制度保障的权力”之类的话,更没有自称是王沪宁的“笔友”和“理论知己”,不知高新先生何所见而云?

“核心”一词,是邓小平当年为确立江泽民的领导权威而特别设定的提法,它只是一个“名”;与之对应的“实”是,是否掌握各项重要权力。这个“名”,对于当时权力基础未固、还没有真正掌握各项重要权力的江泽民而言,无疑是很重要的;但对于今天已实际掌握了各项重要权力的习近平来说,则可有可无。以习今天的权势、处境,再加持“核心”之名,有利亦有弊(起码会令没有获得过此项加持的胡锦涛难堪)。

习本来可以不需要这种加持的,但现在他还是戴上了这顶桂冠,这只能说明:对于即将到来的十九大之决战,即使以习近平今日之权力、威势,亦仍然没有充分的把握,所以筹码能够增加一份是一份。

反过来这也说明,对于明年的十九大,习近平所谋甚大──那将是一种绝对的掌控,同时还有在接班人等问题上的程序与内容的颠覆。

来源:万维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