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1

基层人大选举为何会有江泽民、川普、希拉里、苍井空等

转发此新闻:
今年是五年一次的中国区县一级人大代表的换届选举。各地的时间不同,但都在不引人注意地渐次展开,只是最近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选举,引起了社交媒体和外媒的讨论关注。当然官方媒体不会深入报道,他们在忙着批判美国的选举乱象、金钱政治、虚假民主。

上海复旦大学举行杨浦区人大代表选举时,有选票填上日本AV女优苍井空等名字。

尽管中国的大街小巷和媒体广告到处都是「民主」,这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关键词之一,选举作为民主最直接的体现,中国人还是难得享受。除了最低一级的村委会主任(俗称村长)是村民直接选举,其他的各级领导,或任命,或由同级的人大代表替你间接选举产生,而不是由选民直接选举。

而代表你的人民代表,除了最基层的区县一级,形式上是由人民直接选举外,其他的市、省、全国人大代表,又是间接选举,有人代表你投票产生。披露出来的著名的辽宁、湖南、四川等地的人大贿选,就发生在这个环节,由于人数少、封闭、便于贿选操作。而对于基层直选人大代表的广大选民来说,由于人数多,连被贿选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这已经比政协好多了。基层人大好歹还走个选举的程序,基层的政协委员,不选举,直接由统战部门邀请指定。再往上的各级政协,又是间接选举,和你我没有甚么关系。每年三月的「两会」看看热闹而已。

今年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比起5年前,少了许多民间自荐的「独立候选人」。2011年,由于当时的政治相对宽松,借助社交媒体的影响,全国出现了许多体制内外的独立候选人,有些还有相当的声势和影响。

但自那以后,政治趋紧,参选的江西刘萍等被抓,主张公民权利的「新公民运动」的许志永等被抓。直至后来的抓网络大V、抓记者、抓律师,以及愈来愈严格的网络管控。到了今年,体制内的没有一人再敢自荐参选,体制外有舆论影响的也无人参选,基本是一些底层抗争的访民、维权人士,通过参选发出主张权利的声音。

但是他们又遇到甚么呢?英国传媒的一段视频纪录了一幕,当记者按电话联系好的,赴某地一独立候选人家中采访时,到了门口,就被七八个壮汉围堵,难以进入。内里的人听到声音想开门出来,也不得。在窗户上应答几句,又被喝止。随即又赶来更多的制服男便衣汉,对记者开始推搡驱赶、骂骂咧咧,只好退走。对外国记者还是够友好,中国记者选题通不过,去不了。真要去了,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个问题。

但是也有亮点。上海北京等地的高校,官方指定的候选人有些在第一次投票时,没有够半数,很多选票另选他人,写的名字是江泽民、苍井空、川普、希拉里等人。学生们说,比起那些不认识、接触不到的候选人,至少我们看过美国大选的电视辩论、了解两个人的讯息、政策。败选的希拉里感到欣慰。

选江泽民就更有意思了。尽管这位被官方称为「长者」的前核心,已经淡出政坛多年,但网上流传着他的各种传奇段子,和香港记者的嬉笑怒骂,和美国记者的谈笑风生,戏曲歌剧合唱,各种真性情的流露。时代不同,不好类比。但怀念江的时代,也是对现在有难以言说的想法。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