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2

修例未止猜疑 红会须先立信

转发此新闻:
战国时期,商鞅入秦国为孝公变法图强。在推行一连串改革之前,他先在都城的市场南门竖立一根巨木,明令若有人将其搬至北门即赏十金。百姓们起初都感到诧异,无人敢出手,其后商鞅将赏金增加至五十,即有人将木头搬至北门,而搬运者最终也获得应有的赏赐,这举动令在场的人都知道商鞅言出必行。这个「徙木立信」的故事,其实亦可为今天丑闻缠身、形象低落的中国红十字会作借鉴。

郭美美事件令中国红会收到的善款与物资大减,且备受国内外舆论炮轰

自从郭美美事件之后,该丑闻不但令中国红会收到的善款与物资大减,而且更让其成为众矢之的,备受国内外舆论炮轰,自此之后,关于中国红会的领导或成员藉灾祸敛财或违规牟利等事便屡成焦点。例如已被判囚的四川省红会前党组书记文家碧,就被揭发利用汶川地震重建项目贪腐数百万元;而两年前亦有内地媒体指,中国红会涉嫌违规将国家拨款逾亿元兴建的备灾仓库,租予空壳公司后转租牟利,当时有红会高层承认事件,但竟称放租是为了保证职员能获发工资云云。以上的事件,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但已经让我们看到,一个拥逾百年历史,有国家为其立法保障的慈善组织,原来都是腐败的温床;我们为受苦难同胞捐出的金钱与物资,原来都是用以养肥那些贪婪的领导。根据《2014年度中国慈善透明报告》的数字,在整体指数上升同时,中国红会的透明指数下跌逾半成,面对这些新闻和数据,恐怕一般人也很难再相信中国红会会将善款用得其所吧。

故此,为了加强对中国红会的监督,以及整顿该会的不良风气,全国人大正进行《红十字会法》的修订工作。草案除清楚列明私自挪用善款等行为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之外,亦建议该会的收入开支交由审计部门处理;在政府扩大监控同时,亦要求该会设立公开而统一的平台,及时公布善款和资源使用的情况;另草案亦提及滥用或冒用红十字标志和名称的人士须承担民事以至刑事责任。由此可见,修例明显针对一些不法的干部藉处理捐献中饱私囊,同时亦严禁有人利用红十字的名义去做一些非义务的牟利工作,继而防止下一个郭美美再出现。

修例后就会解决所有问题吗?当然不能。要知道,中国红会这个百年老字号,「抗击」能力竟然是这么脆弱,就这样轻易地被一个炫富女弄得陷入几难以翻身的危机当中,这就已经显示出,社会大众对中国红十字会的信任度其实并不那么高,但基于红会是“国际性的志愿机构”,民众才心存一点信任。

中国红十字会不是独立组织,是官僚组织,由国务院领导。

其实,长期以来运作不透明,加上其「半官方」的印象,已经让人把其与内地官场的贪腐关连在一起。其后丑闻接二连三地出现,就更引证了这种印象原来是事实,郭美美事件,只是引发点而已。法律与监督可以整治会内的积弊,但中国红会又如何挽回失去的人心呢?当大众对红会都失去信任,他们自然对修例感到不以为然,捐款愈来愈少是可以预期的。

民无信不立,商鞅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为政者只订下规条是不足够的,若果未能让人感到可信,老百姓还是会犹豫,不会当法令是一回事。借古鉴今,中国红会经历连串丑闻之后,说难听一点,其信用已经破产了,现在当局有意修例为其清除余毒,虽是好事,但红会本身最需要的,并非更严格的法律,而是行事要公开透明,让公众或第三方监察,以重获大众的信任。

来源:东网 / 郭灏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