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1

解读“习核心”:境外媒体简单化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推出“习核心”称号。纵览外国媒体和港台媒体,充满了这样的描述:

“‘习核心’正式确立,地位比肩毛邓。”(美国《纽约时报》)

“习近平成为与毛泽东和邓小平一样的强人领导者。”(英国《卫报》)

“习近平核心称号,中共中央委员会一致赞成。” (台湾《中国时报》)

“确立习近平在中共党内至高无上核心地位。” (香港《苹果日报》)

..........

习近平

然而,中国政治,远不是外界所想象的那般简单。这一回,外国媒体和港台媒体就充满简单化的误读。针对这些媒体的说法,笔者不得不回应如下:

习近平已经上台四年,“习核心”封号,姗姗来迟。仅今年内,就一波三折。一月,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带头喊出“要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领导核心”,显然来自习王阵营的授意,用“这个核心”(习核心)挑战“那个核心”(江核心)。先后有十一个省市一把手跟进。但不久,这一口号夭折,归于无声无息,显示江泽民一派反扑,习近平受挫。十月,六中全会前,已经升任天津市委书记的李鸿忠,再次喊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显然也是来自习王阵营的授意,但无人跟进,直到六中全会后“习核心”称号正式出炉。

顺便说一句,善于表现的李鸿忠,近期受到中纪委公开表彰,可谓独一无二。此人官运看好,可能连升三级。隐约间,或已跻身为习近平潜在的接班人选之一。

习近平的“核心”称号,并非中央委员会“一致赞成”,而是威胁、妥协和交易的产物。虽然号称“核心”,习近平距离“党内至高无上的核心地位”,还有路程,至少,还有一步之遥,那就是,有待于人事全面换届后的十九大。

可以预见,未来一年,中南海权力斗争依然风急浪险。诸如王岐山能否留任、习近平是否超期延任、谁可能成为习近平接班人、哪些人“入常”(成为政治局常委)、哪些人“入局”(进入政治局)、以及,哪些人还要落马?等等,各派必有几番恶斗和较量。或斗倒政敌,或再行妥协、交易,端视习王胆略与智识。

毛泽东时代,毛独步天下,无须称“核心”。“核心”一说,源自邓小平。主导六四屠杀后,邓有意退休。引退前,邓佯称毛是“第一代核心”,邓自称“第二代核心”,顺便钦定江泽民为“第三代核心”。当然,笔者早就指出,邓是冒充的“第二代”,他原本与毛同属开国的“第一代”。邓之所以冒充“第二代”,乃是蓄意抹煞曾担任最高领导人的华国锋、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历史地位,自己取而代之,或独占。

江泽民受邓小平钦定为“第三代核心”之后,权欲私欲膨胀,轻狂自恃,忘乎所以。以至于,当他交班给胡锦涛(邓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时,竟拒不转让“核心”称号。让中共仅称“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连“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都不肯说。江及其随从的潜台词是,胡虽名为总书记,但江仍是“核心”。果然,江垂帘听政,胡遭架空十年。

如今,习近平取得了“核心”称号,意味着,“习核心”正式取代了“江核心”,“江核心”终于过时。但“习核心”的地位,眼下,才刚刚超过胡锦涛,与当年的江泽民打平,远逊毛泽东、邓小平。

“核心”者,按邓小平的解释,就是“能拍板”、能个人说了算。习近平能否达到这个标准?如前所述,试看十九大。

至于历史地位,习近平能否比肩毛邓?还须再看五年、甚至十年。毛推翻一个政权,建立一个政权,自有其历史地位;邓颠覆毛,让中国经济大翻覆,自有其历史地位。习若只是继承毛邓或师法毛邓,半毛半邓或亦毛亦邓,政治崇毛,经济崇邓,则绝无可与毛邓比肩的资本和底气。习若要取得与毛邓比肩的历史地位,只有走出自己的路,或曰,走出毛邓不曾开创、不曾走过的路,即,不同于毛邓的第三条道路,比如,开启中国民主化之路。

以民主政治取代一党专政,让中国跨入文明世界,此可谓,政治上超越毛;以政治改革深化经济改革,扫除政治体制的积弊,进而拧开经济体制的瓶颈,此可谓,经济上超越邓。

习近平追求“核心”地位,苦苦斗争四年,才勉强如愿,证明中共接班人制度的无效。纵观民主国家,领导人靠选举上台,得到人民授权,一旦当选,立即就成了领导核心,权力集中,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着通过与同僚展开权力斗争来谋求“核心”地位,更完全用不着跟政治老人死拚。

四年时间,对民选领导人而言,专心治国理政,已干满一个任期。但在中国,被小圈子指定的领导人仍陷于权力斗争的漩涡苦苦挣扎。这证明,一党专政日渐走入死胡同,终将溃败。中共喉舌嘲笑美国大选,不如嘲笑自己一党专政下的闭门恶斗。仅此一点,就可警示习近平:若要比肩毛邓、超越毛邓,只有推行民主政治。非如此,别无他途。

走笔至此,笔者愿再次申明:客观分析,加善意奉劝,并非有对谁抱幻想之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纵观民主国家,领导人靠选举上台,得到人民授权,一旦当选,立即就成了领导核心,权力集中,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着通过与同僚展开权力斗争来谋求“核心”地位,更完全用不着跟政治老人死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