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2

两种选举,两种制度

转发此新闻:
美国的选举热气腾腾,虽已落幕,仍在全面接受世界舆论的关注、考察和探讨。

中国的选举正在神圣的严肃和穆静之中庄严地进行着。BBC的记者先生想一窥堂奥,采访一下区级选举的一位自由候选人,迅即在地平面上冒出了一群训练有素的便衣壮士,对他展开了有阵地的、全方位的、优美有序的、娴熟而又严密的拦截。


以上两者,都被称为“选举”,都应载入各自的史册。不过,此选举非彼选举,名虽同而实不同。

中国的选举,在顶层的设计和监督下进行,以百分之百地保证实现领导意图为使命,因而也不免真实地反映着中国制度的特色。

希拉里和川普的竞选过程和结果,则生动地体现了美国制度的特色:它不愧为自由的选举,不愧是自由人的选举。

中国的选举,特点是必然性──没有自由竞争,没有自由选择。这种必然选举,和任命差不多,和空降也差不多。有选举和没有选举,其实也差不多。

秦始皇以降,中国在两千多年间所坚持不懈地推行的,一直是这种空降式的任命制度。所以毛泽东教导历史学家郭沫若说,“百世犹行秦政制”!这一豪言壮语显示了毛的制度自信。

中国的政权,需要不需要由公民通过选举产生?把话说得最坦白最透彻的,还是毛泽东:“枪杆子里出政权。”“武装夺取政权,战争解决问题”,大概总应该是如假包换的毛泽东思想了吧。毛的理论自信,信来信去,无非信这个东西。

毛有没有主张过“选举产生政权,民意解决问题”?除了在抗战初期为了“将”国民党的“军”偶而吼过几声之外,真的好像没有。

打天下者及其子孙后代永远坐天下,终于成了千秋万代一劳永逸的历史性选择。

既然如此,何必选举,何必多此一举?理由也不是没有。须知全世界的共和国,个个都有民选政府。共和国而没有民选政府,岂不成了异物,多么不好意思!爱面子是我国文化的传统美德。为了文化自信,也必须多此一举。

美国的选举可绝对不是做戏给别人看的。它不是装腔作势,不是虚应故事。它绝对不是为了面子,确确实实是为了里子。虽然某些人酷爱把美国的民主说成是“假民主”,美国的选举却是真选举。过去如此,这次同样如此。好多候选人,经过激烈竞争和多次淘汰,最后剩下两人对决。一个希拉里,一个川普。

这两位候选人,都不是红二代,都不是马列毛邓的信徒,都无意砸烂旧社会,创造什么新社会。他们两位都不是野心家阴谋家,但都有以国家为己任的宏图大略。他们各自拉帮结伙,进行了全面的公开的激烈的竞争。他们拼的是纲领和人品。人品各有瑕疵,无须掩饰。广大选民关心的焦点,是他们的施政纲领:你们一旦成为总统,将为我们干些什么?

希拉里愿意继续为政治正确效力。川普决心只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也许可以把希拉里的政纲归为略偏于理想主义,把川普的归为略偏于实用主义。两者对垒,听凭选民们七嘴八舌指手画脚。

双方的拥护者几乎势均力敌。以选民投出的票数计,不相上下,也许希拉里略多一些;以各州的选举团计,川普胜了,因而当选。这也是制度。因为美国不是单一国家,而是联邦,联邦有联邦的制度。

有人急于想知道美国这次选举可能导致什么结果。历史性的问题只能由历史来作答,何况当选总统犹在候任,政纲尚在最后形成的过程之中。

有一点我敢断言:得到半数选民和多数州支持的候选人,不可能像某些权威经典所定性的那样,是什么垄断的腐朽的垂死的万恶的反动的一小撮资本家的代表。由此需要得出教训:诸如此类的权威经典,是用来骗人的,应该扔进废纸篓,不可听任它们流毒人间。

判定美国选举合法性的唯一准星是美国的法律。川普当选,得到了竞选对手的承认,现任总统的认可。各国政要已争先恐后彬彬有礼地致以祝贺,中国元首也在其内。

我向赋予公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宪法致敬,也向保卫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公民致敬。中国的选举不需要预测。出现拦截或禁锢或打压之类的奇闻,谁敢担保说不是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实现小康的题中应有之义?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鲍彤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