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8

新长征路上飞来「白灵」鸟

转发此新闻:
正值中国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央视军事节目推出了8集纪录片《震撼世界的长征》,第六集因白灵参拍(实际上不过一分钟左右而已)而「引起网民潮水般的愤慨」(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语)。白灵是华裔「艳星」,随便网搜一下就能看到她「低俗」的相片,她主演过《红角落》(Red Corner)等等,都是义愤填膺的理由。单仁平认为,「在大家的心目中,长征很神圣,以至于由白灵穿上女红军的衣服来跑龙套」,「是对那一伟大历史事件的亵渎」。换句话说,你也配演长征?!所以,白灵道歉了,「我真的感到歉疚,因为我而给央视的《震撼世界的长征》带来的影响!」那天她在烈士墓碑前好冷好冷,寒风刺骨,在墓碑前站了很久很久,泪水不停的淌流。红军的精神深深的感动着她,他们的那种大无畏的给予为理想为新中国的建立的牺牲精神深深的震撼了她。

央视军事纪录片《震撼世界的长征》因有华裔「艳星」白灵参演,掀起了汹涌的民意。

也许皆大欢喜。愤慨的网民看到了「别有用心」的「艳星」白灵低头认错。单仁平可能觉得不是他自己的胜利,是他背后的党和国家和人民的胜利,胜利总是属于正义的一方。愤慨的网民可能会一再品味品味白灵的艳照,心满意足地睡去,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不过,事情并未到此结束。

神圣、伟大的历史事件,谁有资格参与其中?标准是什么?是审查部门领导的只言片语?还是网上汹涌的民意?抑或是某种背后力量的明确指令或暗示?现实是,没有标准。审查部门从来不会给你明确的指令,哪些地方不能拍,为什么不能拍,哪些地方不要这样讲,哪些地方不要那样讲。他们只会告知过关不过关。这种简单粗暴,迫使个体自我审查(包括自我设限),别无他法。自我审查者努力揣测审查者的意图和底线,仍有意外出现。《震撼世界的长征》,作为重大的主旋律献礼题材,能够顺利在央视播出,肯定经过不少审查。然而审查与自我审查并未能抓住「漏网之鱼」。幸好《环球时报》认定公然对长征搞「高级黑」的可能性不大,就是一个阴差阳错的「乌龙」。不会给该纪录片的主创人员以及审查领导带去更大麻烦。

何况此事中群情汹涌的民意并不仅仅是愤慨!

白灵的「长征」,刺痛了某些人,可以理解。政府的强势宣传攻势下,什么长征啊,抗日啊,民族英雄啊,党国领袖、人民大救星啊,都容不得任何污蔑。你去解构已经设定好的形象让人情何以堪?

前些时间,「狼牙山五壮士」中两位英雄的后人起诉《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侵害名誉权、荣誉权案,法院经审理认为,「狼牙山五壮士」及其精神,已经获得全民族的广泛认同,是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内核之一,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伤害了原告的个人感情,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情感,同时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问题是,质疑这些伟光正形象,背后是对历史真相的探寻。经得起检验的英雄才是真的英雄,这句话应该没错吧?白灵参拍的长征甚至都没想「检验」,仍然无法容忍?

白灵一事潜在的逻辑是,只有德艺双馨的人才有资格参与表演有关某群体历史、某群体感情的重大历史事件。她,一个艳星没有资格参拍重大题材。遗憾的是,出演两袖清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领袖的「领袖们」,演出费用低了可是请不动的。他们算不算德艺双馨?配不配演领袖?

这个逻辑可以延展到另外一个逻辑,即官员的道德。从古至今,中国历代政府对官员的道德标准要求很高。如果他不是「德艺双馨」,不是道德模范,那他就没有资格当官。这个逻辑谁都不会反对,哪怕实际上道德品质低劣的官员也双手赞成。要求拥有公权力的官员,做得比普通人更好一点,也算正常。只是,这种逻辑在官场没有得到彻底贯彻。口碑很坏形象很差的官员仍然上位,不见多少网民愤慨,不见单仁平点名批评。一个演员,没有德艺双馨,又正好出演了他们认为的宏大叙事,哪怕只有一分钟,都不行!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像对文艺工作者这样严格要求官员,相信老虎、苍蝇也不会那么多了。从对两个群体不同的「严格」要求看得出来,我们的感情有时太过敏感,有时又过于迟钝。恶意地推测,什么时候入戏,什么时候出戏,全看我们自己。

白灵一事就是明证。

来源:东网 / 刘未未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小见多怪,不用吃饭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