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5

中共六中全会前的接班人猜想

转发此新闻:
近日,中共政治局宣布,中共第十八届六中全会将于1024日至27日召开,官方信息称,此次全会讨论的核心是“从严治党”问题。

201610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左)及其它领导人在北京人大会堂出席国庆酒会

官方宣布,此次全会的主要议题共有四项: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全面从严治党重大问题;制定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

多家外媒对此次大会提出了各种不同的解读。一直有舆论认为,中国最近二十年形成了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新传统,因此,以此推断,胡春华将是习近平的继任者,但近期一段时间以来,也有分析认为,中共十年一代的接班模式或将改变。

路透社就认为,每5年举行一次的中共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的最后一次中共中央全会上,通常会讨论意识形态问题,但是讨论的结果往往不对外公布。“预计习近平将在十九大上继续巩固自己的势力并有可能选定继任者。”

《金融时报》则认为,这次会议旨在为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铺路。该报认为,最引人注目的是谁能够进入中央政治局(由25人组成) 因此,北京、天津、上海、重庆以及包括广东、新疆等一些重要省份的第一把手的任命尤其重要,因为能够担任这些重任的领导人就有可能进入政治局或是更进一步。

BBC也认为,十八届六中全会为十九大人事布局和权力再分配的关键会议。六中全会后,中共在2017年将召开十九大,届时将决定新一届中共最高领导机构政治局常委的人选,那也会显示谁将成为习近平2022年离职时的继承人。

《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的长篇述评则提出,习近平似乎已做好准备,要与共产党建立起来的权力移交程序抗争,把指定自己继任者的事情推迟到明年的党代会以后。

储百亮引述分析人士观点说,习近平已经是中国数十年来最有权的领导 者。他的继任者什么时候挑选、如何挑选,以及选择谁,都将为衡量习近平能在多大程度上偏离党的集体领导规则提供一个尺度。

1990年代起,中共领导人任两个任期已经变成党内的标准,通常在第二个任期开始时,下位接任者是谁已颇为明确。中国上两任国家主席不得不接受并不是由他们本人挑选出来的继任者。

推迟选择继任者可以给习近平中意的人选提供时间,让他们证明自己的能力和忠诚度。有了忠 诚的继任者,习近平就可以在离任之后继续在幕后行使权力。
习近平面临的困境在于,明年那轮退休之后,最高层留下来的政客中,没有长期与习近平共事的经验,也没有在省级和中央政府的适当位置上工作过,那些与习近平关系最密切的处于上升期的省级领导干部缺乏经验,难以让人将他们作为待任的国家领导人来认真对待。

不过,储百亮的分析警告,中共现有的继任机制是在长期的政治动荡之后出现的,这个机制的建立有助于保障在一党制国家内进行可预见的、平稳的权力过渡。

习近平任何试图改变这种机制的做法,有可能进一步增加他已经拥有的高度权力,但同时也可能在这个极易打破的平衡机制中注入“不稳定性”。

该报分析,这样做的代价可能是,在一群有抱负的干部竞争最高领导人职位时出现的数年内耗,以及一种令人不安的不确定性,即习近平是否想超出党总书记通常的两届任期,继续把持权力。

被视为亲北京的新加坡《联合早报》似乎对西方媒体的猜测提出了回应。

该报中国新闻组副主任韩咏红撰写的评论提出,事实上,通过六中全会来确定某个新一代政治局成员的接班地位,并非中共惯例。现任总书记习近平的接班地位,就不是在2006年十六届六中全会时所确定。

该报认为,各种信号亦显示,被高层视为当前急务的并非准备接班人,也不是具体的十九大人事布局,六中全会的重点不在人事,而是在“治党”,进一步维护中央权威、保证团结统一,确定最高领导人的权威,都属题中之义。

未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认为,中央全会这种会,“本来就是上层撕完了跟省部级的人通报一番”,中共的传统是,开大会解决小问题,开小会解决大问题,不开会解决关键问题,中央全会不解决问题。

但总的来说,接班人的问题,是当下中国第一政治问题,六中全会的真问题是搞什么从严治党,本身也就是为了接班人选拔服务,但谁都别指望现在就甩出来个名单。

另一位资深政治观察者认为,“现在这些安排都是铺垫,就算没有人选也不是什么延迟,现在的情况是在清理鱼缸,一边更多的候选鱼要进入到鱼缸里。”

香港《南华早报》830日曾有文章称,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在正式离职五年前就明确了继任者,而如今,习近平就继任者问题没有给出任何线索。

这篇文章引述政治分析家章立凡分析:“按照中共传统来看,最后一分钟都可能发生变化,目前距离十九大还有一年之久,许多因素还可能有变化。”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接班人前提条件,罪大恶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