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7

红军的债务还会偿还吗

转发此新闻:
81年前,19357月,共产党红军到达松潘毛尔盖一带,流动中的军队,筹集粮食都是就地进行,据统计,红军在阿坝州境内先后筹集粮食500万公斤以上,包括青稞、种子和牦牛。

当年的红军留下了征集粮食的凭据,顶部写上三个横排繁体字「割麦证」的木板。

当年的红军还留下了征集粮食的凭据,如今还能找到的木板,顶部是三个横排的繁体字「割麦证」,下方小楷竖排写了6行文字,主要内容为--老庚:我们在这丘田内割青稞1000斤,我们自己吃了,这块木牌可作为我们购买青稞的凭证,你们归来后可凭此木板向任何红军部队或者苏维埃政府兑换你们需要的东西,未曾兑得需要好好保存这块木牌子。前敌总政治部,麦田第号。

当年的藏民,大体没有将这一承诺当真,当然也没法当真。按照新闻的说法,当地人根本不认识这些木板上刻着些什么内容,天冷的时候就当柴火烧掉了。这个细节,倒是令人哂笑,当年这到底是明借,还是强取。一群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明天的流窜武装,为什么还要留下个债主都不知道的字据,原始的情景已经无法复原。不过,就算那些藏民真认识汉字,他们也不大会当真。

在传统的军队与社会关系中,军队就是带着政治符号的草头王,如果在稳定的政治环境下,军队和社会和平相处,以市场交易的方式来换取军需物资。一旦形势吃紧,一切社会秩序都不再算数,太平天国被围剿的晚期,军中缺粮,太平军直接将城中的老百姓捉来,杀掉取肉。人命尚且如草芥,何况这点青稞。家中口粮被人拿走事小,能保住性命当然是头等大事,毕竟对方是荷枪实弹的武装,对付手无寸铁的平民绰绰有余。平民和军队讨论怎么分配青稞的问题,等於小乳猪问他的主人,您到底是喜欢清蒸,还是准备红烧。

不过,不管当年留下这些字据是否真诚,证据就是证据。红军在取得政权之前,中央的拨款有限,控制地区的税源不足,苏联的援助缺乏渠道,面对打仗这样烧钱的事情,无论是绑架、打劫,只要能抓住老鼠就是好事。几十年后,不少家庭中都保留着类似的证据,写明当年红军取走了多少财物。

谁能想到,这支武装最后控制了整个中国,取得了政权。大地上的草民,被军阀搜刮,被日军搜刮,也被红军搜刮,天下终于一统了,这时候,他们究竟是该庆幸能得到暂时的苟延残喘,还是要拿出投资者的心态,根据当年被强迫进行的A轮投资,索回股东利益?

当年正在创业期的红军,每天都面临着倒闭的危机,只要能拿到投资,什么期权都敢许诺。可是,熬到了上市,等到了分红期,CEO突然开始健忘起来。当年义正严辞留下证据的当事人,从来没琢磨过还款的这件事情。真有不开眼的投资人,非要去讨账,碰了一鼻子灰。

从公司债务的延续来讲,当年创业团队欠下来的钱,后续对应的法律主体都得认。民国政府干掉了满清王朝,当年满清胡乱许诺给欧美国家的各种不平等条约,他们还是咬着牙都给还了,这是对契约精神的尊重,也是国家立下了规矩的典范。

悲哀的是,当年红军徐落下来的期权,至今没有听到一起兑现的案例。几十年过去了,早已物是人非,真心找政权要回那些青稞绝对是个笑谈。

政权或许还觉得委屈,我虽然订过一个小目标,要还钱,但我还定过一个更大的目标,是要让你们过上更好地日子。

小目标也罢,大目标也罢,白纸黑字订过的契约,就是人世间最神圣的信任。定下来的契约随意践踏,那还有什么不能践踏的。

可笑的是,官方媒体居然吹捧藏民根本不准备要账。债主不去要账,非奸即盗,或者他们深刻理解了一诺千金的真实意思,政府给出了一个承诺,就可以拿走一千斤青稞。

来源:东网 / 守鱼 法律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