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31

用自由之血光照苦难-王藏“自由写作奖”获奖致辞

转发此新闻:
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任何历史时代如1949后的中共国一般透彻抵达「人间地狱」的涵义,也从来没有任何罪恶和苦难,能够如中共极权的铁履,能将人类的语言文字及对其力量的期待,对照得那么不堪一击,碾压得惨不忍睹。

王藏

任何一种母语,其内脏都隐藏或浸染着人的自由天性。而世俗的政治权力,时常会将暗黑刀刃插进语言的血肉,或隐或现地收割着内脏经脉深处的自由光片,并会不断打造着唯利是图的牢狱,并工于用手术后的语词,营造着一个个使众生迷醉或沈沦的乌托邦。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乌托邦,能如共产主义,不仅使人类社会疯狂彰显群魔野蛮深入层层废墟,还将语言本身扼杀至死,残留机器符码。

中文至今还能喘息着让世界联想到人的形象和呼吸,在于绞肉机内语言的尸渣中,仍艰难地流淌着少量文字魂魄的自由之血:从反右,文革,直至六四,六四的延续至今。即便是旷古未有的如今仍在持续的极权政治运动,也不能彻底杀死那些群尸中有血有肉的灵魂。

有缘的是,在以残酷血腥、超级物欲和机会实用主义为特征的邓氏极权社会中成长的我,竟然穿透「一九八四」、「动物庄园」和「美丽新世界」的屏障,与那些还能流出血来的已惨死的和仍流亡幸存的前辈们相遇,受其杜鹃啼血的感染,走上了独立写作的荆棘路。这一走,至今已13个春秋。我和一些没有心死的写作者一般,在反极权的雪地血路上,仍未死心。

充满刀片和毒霾的时空,每一天睁眼的呼吸中,尚未被洗刷干净的敏感肺腑,都可感受得到极权主义分秒带给这块红土上的众生的屠宰伤害──毁灭式的伤害。这无关修辞。人性点说,世间一切皆可容忍,唯独极权主义的邪恶不可容忍。恒河沙数的罪孽,沈重如泰山压顶的苦难,数以亿计的非正常死亡生命,十几亿人的非正常存活,都足可轻而易举说明。

我如今已没有这样的浪漫主义:苦难是一笔财富,国家不幸诗家幸。我体会到的苦难,早已消解了「财富」的意义,甚至也消解了「悲剧」的意义。就算是能主动置身苦海的「幸运」,不过是对真切不幸命运的一种自欺的幻觉。

然而,除非选择自杀,倘若还有苟活的念头,总得自我设置一种苟活下去的理由:还剩自由之血,还得以自由之血,才可以轻微光照苦难,些许告慰冤鬼亡灵,勉强让自己稍微区别于变异的活尸。

最后,感谢独立中文笔会的筹创者贝岭、孟浪等师友和笔会的一些道友,还艰难坚持捍卫着「弘扬中文文学、维护言论自由」的宗旨;感谢「自由写作奖」的评委师友们,将此汉语文学届的重要奖项颁发给我,我将其视为鞭笞;感谢前十二届的获奖者:王力雄、章诒和、吴思、丁子霖、廖亦武、周□、汪建辉、野夫、杨显惠、卢跃刚、陈子明和杨继绳,你们值得我学习。

王藏
20161024

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20161029日晚,著名诗人、作家、编辑和出版人贝岭在台北宣读自由写作奖颁奖辞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颁奖词

王藏的文学写作,尤其是他的诗歌成就,证明作为个体在面对体制的野蛮和颟顸时,所迸发出的强大词语能量,这种能量是如此雄浑,以至于不得不令人感叹汉语言不可思议的表现力;同时王藏的成就也诠释了作为前提的自由表达在一切创造性工作中的不可替代性。王藏作为80后一代人,他的文学成就,尤其是他在诗歌中带给我们心灵上和感官上的冲击力度,向我们展示了未来汉语表现的宽广空间,为此,独立中文笔会决定将本年度的自由写作奖授予王藏。

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