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31

习得无力感如何主宰人与社会的结构

转发此新闻:
上篇讲到中国人价值观灰色地带辽阔,以致是非颠倒,人心丧乱,社会问题丛生,骇人新闻不绝。在这种环境下,老好人也会逐渐被磨蚀至麻木不仁。一个人面对无望的社会,很快会患上习得无力感,初时或许会为偶发的不平事义愤填膺、见义勇为,但当吃过闷亏,发现再多的道理也讲多无谓,领悟到无论做甚么都改变不了社会时,自然会收起热诚目光,换上一副冷眼看待世情,对坏事习以为常,对歪理见怪不怪,对危者见死不救。他虽然有是非之心和理性,但他宁愿拒绝良知的忠告,好让自己置身事外,用漠不关心的态度疏远这个坏透的社会,但求独善其身,只顾个人利益,懒理他人死活。人与社会保持距离,我就不必为社会变差负上个人责任。

内向封闭者一旦遭逢不幸,理智短路,积怨爆发,轻则向得罪他的人捅杀了事,重则报复社会,向无辜者埋手。

结果令社会人与人的疏离感愈来愈强,人人独亲其亲、子其子,对他人的行为先入为主地怀抱敌意。由于说真话会受到惩罚,纷纷用谎言去掩饰真我,继而欺世盗名;看私利倍于公利,道德标准把持不住,继而徇私而枉法,害人而无疚。下一阶段,人人都压抑心中的不满,有人在网络虚拟世界宣泄情绪,有人做小善事弥偿道德,有人藉名利填补心灵空虚,但内向封闭者一旦遭逢不幸,理智短路,积怨爆发,轻则冤有头债有主,只向得罪他的人捅杀了事,重则报复社会,向无辜者埋手,巴士纵火随机斩人事件时有发生。

未止,无力者一部分会自暴自弃,沦为社会底层的失败者;另一部分则恐惧成为失败者,会想尽办法确保自己获得更大的社会优势,争取更多权力,而在中国社会有钱就有权,有权就有钱,极端资本主义底下,巧伪者、不择手段者、反社会人格者、有靠山者、欺诈者极速获得权力,群起巧取豪夺、以假乱真、互攀关系、巩固强权,而被有权者排除在外的努力者、良善者、守法者、愚昧者、失败者则沦为被剥削的对象,有消费市场和劳动市场的剥削,有政策失当和制度僵化的剥削,有执法无理和司法不公的剥削,有自由受制和惶恐生活的剥削。世界上每一个社会都存在既得利益者和被压迫者的对立,关键是权力分布的形成过程是否合乎正义、两者的差距是逐步收窄还是扩大,以及有没有「无知之幕」确保每一个人都得到正当对待。

观乎内地社会,权力倾向集中,集权的后果是人在社会之中只剩下统治和被统治的线性关系,社会稳定仅建基于有权者仁慈,无权者安于无权,「维权」则会动摇了统治的正当性,变成一个政治不正确的敏感词,统治者要维护社会稳定就需要打压维权,最后连无权者也否定了维权的价值,习得了无力感。社会繁荣稳定仅取决于统治的力度,没有人民的积极投入,徒然是一个浮华假象。没有满足「主权在民」的条件,社会契约也名存实亡,社会脆弱而易毁。

以上是我对「中国的人与社会关系」的浅谈,内里隐藏更复杂的因果和细节。只要你留意内地社会新闻,上述的每一个环节都必会令你联想相关事例佐证,而我提供的只是一个基本结构,尝试解释最多的现象,省得每发生一宗新闻又要我由头到尾分析一次。这个结构像一条咬尾蛇,社会坏导致个人无力,个人无力又导致社会坏,该从哪里入手?自古中国文人都向政权入手,进谏的背后机理不过是「政通人和」四字;我的结构却以个人无力感为出发点,不以政权为本位,我要谏的对象不是政权,而是你。现代人身处愈来愈差的社会,你先要明白习得无力感对社会的祸害,才可理解到一个人首要对抗的不是制度、不是政策、不是坏人,而是习得无力感本身。它是虚无主义的产物,麻痹理智情感,扭曲人性,把不合理事合理化,令人意识自蔽,失去觉醒的能力,对社会问题视若无睹。而你先要自救,不要失去对人生的热诚和希望,才可以进一步救他人,救社会。

觉醒虽然痛苦,因为人瞥见了残酷真相,但好处是比装睡者清醒,比金钱奴隶自由,比盲目崇拜者超脱。有自由才可思考意义,而生产意义,就能抵抗虚无。一个社会的文明和稳定,则取决于它的意义维度是单一还是多元吧。

来源:东网 / 杨天衡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