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8

长征败军何足言勇?

转发此新闻:
各种庆祝中国工农红军25000里长征胜利80周年活动,正在全国铺天盖地展开。例如截稿时澳门各大建制社团的长征忆苦思甜活动团,仍然奔波于长征路上。热闹之余,年轻人到底学到多少真历史,那是另一回事了。中共搞大鸣大放的大型群众运动气势举世无双,只是今天还在谈80年前打土豪分田地;推翻万恶的吃人旧社会;谁不愿意谁都可以独立,不是对目前新社会的最大嘲弄吗?年轻人忆苦思甜完毕,由时光隧道跌回现实,弄不好会精神分裂。

内地大张旗鼓纪念长征,不代表肯说真实的历史。

不妨先通过一些数字看看长征有趣的一面吧,今年官方对长征的数字说明如下:从193410月到193610月,红一、红二、红四、红廿五四大主力方面军,分别从几个苏区战败后突围出逃。沿途经过冰封的夹金山、松潘草地、冻土区、无人区和藏族等少数民族地区,共11个省、18座大山、24条大河。据说共进行过380次战役战斗(平均每两天一战,在武器弹药无法自给的情况下,大概放几下冷枪,也算作一次战役战斗吧?)营以上军官阵亡430人,几乎每两天一人,平均年龄不足30岁,这点暂时没有太多疑问。然而曾经占据过700多座县城(平均每天一座);途中还击溃过几百个团的政府军,就仿如天兵天将,大概连地方保安团等地方三流武装,也一并算进去了吧?

好了,再看看北京21日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讲话中,又说了什么新鲜数字吧。在漫漫征途中,红军将士同敌人进行了600多次战役战斗。跨越近百条河流,攀越了40多座高山险峰,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多座??。这堆数字更令人目瞠口呆。对比上面已经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数字,战役战斗还要从380多次猛增至600多次。高山呢?从18座比较正常的数字,剧增至40多座。红军大概由天兵天将,再变成孙悟空才行了。果然在共产党人手上,任何旷古绝今的人间神话,都可以被创造出来,确实是特殊材料打造的神人,难怪后来政权能轻易易手了。

但长期以来,神州大地无数次再版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斯诺先生的《西行漫记》,同样也是用我党提供的数字写成,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他写道:红军共走了368天,有100天还是在战斗中渡过。途中共翻过18座山脉,渡过24条河流,经过12个省,占领过62个城市,突破10个地方军阀组织的包围,平均每天行军71华里。三组数字并列,供诸君参考一下,哪些才是假冒伪劣的长征历史?

大人们把历史数字玩弄得一塌糊涂,试问入世未深的年轻人,又如何懂得分辨真伪?因此有理由相信长征沿途各地,又会有各地方版本的数字和演绎出现。如此数字、如此历史、如此教育、如此民族,你叫他们相信谁的话?长征时间究竟有多长?战斗和战役怎么分?县城和城市是否同义词?这绝对不是咬文嚼字,而是对待历史、对待自己的应有态度。80年过去了,竟然纪念成这个样子,做假还要越做越大,真实社会如何不堪,也就可想而知了。

五十年代初以描述「万岁军」,即38112334团在韩战第二次战役中,松骨峰阻击战英勇事迹的名著,《谁是最可爱的人》一炮而红的老一辈著名作家魏巍,后来亲自重走长征路,实地考察后写下另一本巨著《地球的红飘带》。书名意思是红军长征的里程总和,大概可围绕赤道两圈。书中虽然带有大量主观感情词语,洗脑教育的目的相当明显。不过他对每次战斗的地点、重要会议决策地和行军路线等都有比较仔细,相对可信的描写,并且标注在自家制地图上,因此迄今仍然是最具参考价值的纪实文学作品。看看今年纪念长征一众高官及媒体的信口开河,又一今不如昔的实例诞生了。

出发时五万多红军经过湘江之战损失二万,再经过长征到了陕北,据说只剩八千多。但其实多数人是非战斗损失,大多折损在与天斗的恶劣地形和天候、疾病中,战斗减员反而不多,几百次战斗不知从何说起?而且期间并非全体红军都像后来描述那样穷困潦倒,部分还可以吃香喝辣美酒常满,尤其是在贵州境内。著名电视剧《亮剑》,对此曾有比较真实,并因此引发争议的刻划。

长征一词,首先出自1935年底毛泽东到达陕北后的手笔,本质只是自我陶醉、自欺欺人的说法。无论两岸的历史,都证明红军因为之前战败才在全国四处流窜逃亡。官兵求生本能并发出绝地光芒是真,但北上陕甘宁,目的乃是必要时逃往苏联而已。把弃阵逃跑称为「北上抗日」,实在是创世的伟大发明。

先别说毛泽东在翌年洛川会议,要求全军一分抗日、七分反蒋。就以日共交手第一战平型关战斗为例,八路军最强大的林彪115师,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由清早战至黄昏,伤亡竟数倍于敌三流_重部队,实力差距可见一班。《亮剑》及电影《太行山上》,有过相对真实描述。打不跨中央军的八千游击败军,凭什么北上没有日军之地,打败东亚最强顽敌?

长征路上至今残留的抗日标语,只为了制造分化收买人心。正如红军在改编为八路军之前,曾集中手上所有先进轻武器,摆拍了一辑「中国人民抗日先锋军」誓师抗日的威武照片,至今仍真有人当一回事来看。又如途经藏民区刘伯承曾答允,夺取政权后若你们不满意,有权脱离中国独立,但结果又如何呢?近年有人发现关东军和日本间谍收集过红军长征情报,便想当然认为中共真的是抗日中流砥柱。但这只能证明党的洗脑工作,实在非常出色罢了,并没有违反洛川会议精神,真的把抗战进行到底。

长征本质就是逃亡和流窜,没有什么征战的味道,当然也没有官方所说一般伟大。但从中共战略去看,的确是成功的失败。因为它保存了红军最后一点血脉,避免了全军覆没,成为日后夺权的种子,所以「长征是播种机」一说是成立的。历史由胜者书写,这种帝皇思想代代传承。不过现在大肆宣扬的长征正面战场,被夸大的战况反而居功为次。

当年红军能屡次化险为夷,居功至伟是打入国民政府内部,潜伏在中央到地方的中共特工,上至李克农「龙潭三杰」,下至当时仍未成为蒋介石秘书的沈安娜等人,在看不见的战线共同努力。靠的是分化瓦解中央与地方;挑拨利用派系不和;诱人但至今仍无法兑现的政治承诺和民族政策等,无比灵活出色的统战手段形成的合力所致。前线老弱残兵的功劳只是次要的,这方面在后来抗战和内战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然而今天对长征政治正确的正能量宣传,仍然继续本末倒置。对自己的党史军史尚且不能面对现实,又如何能相信无数「庄严的承诺」呢?毕竟《契约论》在中国根本没有市场,由上而下信奉的只有皇权和武力,中共不是石达开第二,国民党才是,这些就是长征告诉我们的真历史了。

来源:东网 / 黄东 澳门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