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31

海外华人:国内的经济形势大变 海归窗口已关闭

转发此新闻:
向大家问个好,顺便说说国内的情况。近一年来换汇是个热门的话题。
 
    首先在这里跟大家通报一下,在国内银行的取美元现金越来越不方便了。比方说,人民银行规定每人每天可以取一万美金,可实际操作上银行通常最多只让你取5千,他们会要求你5千以上的要提前预约。现在这个土政策变得很随意,有时候只让你取3千,有时候跟你商量只给你2千,等等,这些我已经渐渐习惯了。前几天吃过午饭去工商银行取钱,居然碰到一块钱美金都取不出来的事情。银行还是那句话,你需要预约。偌大一个国有银行,专营外汇业务,在营业时间内居然连一块钱外汇备用金都没有了,真的让人很难理解。我当时就怒了,让柜员把经理找来,对着经理发了一顿火。我说:你们营业时间内居然一块钱都没有,那我要你们银行账户干什么?我索性把账户关了,把我所有的钱都取走,存到汇丰银行里,岂不是大家都方便? 经理估计这种场面已经见多了,对我不温不火地说,先生你取美元是需要预约的。我说; 是吗,你们有时候告诉我5千以上需要预约,有时候说3千以上需要预约,今天索性说一块钱也要预约,你们的政策呢?拿出来我看看。你白字黑字地拿得出来,我就贴在我的办公室里,保证以后执行。那个经理当场就愣住了,半天说不出话。
 
国家硬撑了好几年的外升内贬的人民币,终于走上了外贬内贬的轨道,反映了市场上大量人群在抛出人民币购入美元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种事情是自上而下的,政府在用这种软性的、迂回的方法控制外汇的流出。过去两年,人民币对美元已经贬值了约10%了。尽管政府表面上波澜不惊,每个人依然有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但采用种种软性的限制越来越明显,比如非贸易项目下的用汇,境外购买保险等都越来越难。我们公司下面有一个小的子公司停业了,关一家公司的收尾工作繁琐无比,把账户里的钱汇给母公司被银行百般刁难,至今好几个月了,分文划不出去。明眼人应该能看出国家的外汇保有状态不乐观,大量的外汇在通过各种渠道流出中国。在生意场里打拼的人,应该都明显地感受到了中国经济的阵阵寒意。仅仅两三年,这里的风水全变了。朋友中有制造业的、贸易业的、零售业的,见面喝酒都说生意很差。说起中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本来是一手好牌,却打烂了”。各种滋味,大家自己去体会了。不过也有例外,一个做投资兼并的朋友最近生意还不错,刚刚帮国内的一个财团收购了欧洲的一家俱乐部。
 
    在国内观察近几年经济方面的政策导向,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政府往往会提出一个高大上的目标或口号,听上去合情合理也切中要害,然后在具体执行上,做一大堆跟那个目标背道而驰的事情。你把前后事情放到一起,很难想象这些事情是同一个人干的,某些学者把这个称为中国经济的多目标错乱现象。举个例子说,政府这几年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叫“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一方面又不断地向腐烂低效的国企注资,最好的例子就是东三省。2003年以来国家已经三次出台全面振兴东北的政策措施并采用转移支付的方式注入巨量资金,仅2016年一季度就注资6000亿。东北特钢7个月内9次违约,就这样的烂企业,国家居然一度提出债转股的方案,这是让市场来配置资源吗?2015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并提出了鼓励开放商降价这个说法,当时听了觉得有点希望了,国家终于在房地产市场走出了正确的一步。可过去一年房地产市场的走势大家都知道了,以信达地产为代表的央企在全国各地疯狂炒作,不断制造地王,引发房地产市场又一波疯狂的加杠杆,房价比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时候大约又涨了20-30%。这样的房价,把华为这样的优质企业都从深圳逼去了东莞,别的实体企业真不知道怎么生存了。说好的去杠杆,降成本呢?
 
    说起去库存,去产能,煤炭行业应该是出演了一出十分滑稽的戏。 今年2月份,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正式提出去产能任务,进一步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提出用3年至5年的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产能。811日,发改委发布《关于煤炭去产能专项执法行动开展情况的通报》,批评煤炭行业去产能明显滞后于时间进度,于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差距很大,要求在11月底完成全年任务。看来国家对于煤炭去产能是认真的。不料,仅仅一个月后,98日,发改委召开会议,启动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的预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据此向神华集团等煤炭企业发文,允许有条件增产。国家发改委23日在《理性看待当前煤炭市场供需形势,坚定不移推进化解过剩产能》一文中再次重申坚定不移去产能,将采取适度微调政策,在日增加煤炭产量30万吨左右的基础上,近日拟日增加产能规模50万吨。发改委提出增产的理由是“我国煤炭产能严重过剩、供大于求的趋势没有根本改变,但局部供应偏紧、煤价上涨”。当时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照例说,局部地区煤炭少了,说明你这坚持了7个月的去产能措施刚刚开始见成效。既然全局煤炭依然严重过剩,距年初国务院提出的任务差距很大,应该继续坚持去产能呀。价格略一波动,你又去增产了,这算什么回事?再说了,既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你应该让市场去调节煤炭供应,达到全局平衡,要你发改委去“拟增产50万吨”干什么?一个大力推进市场化的地方,要你做什么计划呢?都让你计划好了,还要市场干什么呢? 冯仑一次在人大政协讲话的时候,半开玩笑地说政府那只闲不住的手,一直在企业的怀里乱摸。一时成为名言。好几年过去了,那只闲不住的咸猪手看来是越来越肆无忌惮,开始全方位到处乱摸了。有时候在生意场遇到一些事情十分感慨,我们说起来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搞了很多年了,现在我们的经济体,却越来越像计划经济了。
 
    由于在外企工作,这几年与政府机构打交道不多。为数不多的经历是跟社会保障之类的机构,此外因为业务原因,跟税务部门打了一些交道,尤其是去年国家扩大营改增和推进现代服务业之后,又多了一些跟政府部门打交道的理由。总的来说,依然是脸难看,事难办,规则很模糊。给我印象尤其深的是税务系统年轻的工作人员一副十分傲慢、居高临下的的嘴脸让人十分不舒服,他们的言语举止中缺乏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平等和尊重,有时候你问一个非常常规的问题,对方眼皮都不抬一下,吆喝你去某个地方排队。碰到这种事情,心情就比较糟糕,恍惚中似乎时光倒流了很多年。我本人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对方是税局的一个20多岁的姑娘,其实穿着还是挺得体的,带着近视眼镜,如果是在街上碰见,怎么看也个有着三分书卷气的年轻姑娘。可她坐在柜台里那种不加掩饰的傲慢和慵懒的脸,顿时让我十分厌恶。说实话现在一线城市里的白领人群大多修养还是可以的,上下班的地铁里,大多衣着整齐,安静地玩着各自的智能手机。即便是夏季,公共场合经常能看到长袖衬衫正装的男生,头上冒着汗,袖扣依然扣得好好的。是的,很多时候你都能看到时代的进步,人群修养的提高。唯一的例外是政府机构,在那里,你依然可以看到20年前的脸色,感受到20年前的态度,仿佛这些年中国各方面巨大的进步就没光顾过那里。
 
    我有时会想,这政府机构里面到底是怎么样一种生态,能把一群群高校分配进去的年轻人调教出跟多年前的大爷大妈一样的作风,而且多年不变呢?那次碰到了一个数年没见的老朋友,在某部位的机关里工作,在我们圈外人看来,算是政府核心机构了。一巡酒饭后,朋友开始了诉苦,说起他们机关里的很多事情,几次把我说得目瞪口呆。印象最深的,朋友说他们机关里的同事大多各有背景,谁见了谁都是脸上假笑心里暗提防,绝对不会说一句真心话,绝对不跟机关里的人交朋友,相互不留真实的微信。朋友被领导催了好几次,无奈之下注册了一个从来不用的微信,算是给科里交差了。人际关系相互倾扎十分复杂,这里就简单地说其中一个。A是局里某处的处长,苦熬了很多年才到这个位置,工作能力一般但还算是个踏实做事的人。B是新调来的副局长,算是A的上司,此人颇有心机,有自己的很多计划。CB以前部委的下属,几个月前被掉过来放在A的下面做副处长。随后的几个月,围绕AC之间的勾心斗角、明枪暗箭让科室里所有的人措不及防又不知所措。C绞尽脑汁要把A搞下去,A使出浑身解数保自己的位置并想把C赶走。CA最后采用了盯梢、偷看个人笔记等各种方法,终于搞到了对A不利的材料。A心力交瘁,加上心里明白C后面有副局长撑腰,索性请长病假回家休养。C顺利成章变成了科室领导,B的心腹。有一次,A在家里真的生病了,科室的几个老同事念旧前去探望。临行前,大家统一口径说千万不要说起C的事情,免得尴尬。结果在A家里聊得正欢的时候,其中一个脑残的同事居然一不小心提到了C的名字,A当时跟几位同事聊得还不错,脸上也挂着笑容,突然闻听C的名字,顿时脸色惨白、额头汗都下来了。几位同事吓得不轻,匆匆告辞了。朋友说起此事,心有余悸地对我说,你看我们这机关里跟文革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吗?毫无区别啊,依然是人挤人、人斗人啊!奉承拍马、拉帮结派、勾心斗角、明的暗的都来。还说B领导其实是小地方上来的,工作能力很差,但就是喜欢拍马屁听话的,工作能力强的年轻人根本不受器重,因为领导嫌他们太聪明不好管,领导喜欢能力差的听话的。朋友最后说,国家一直在说要降低行政成本、减员增效,其实如果真的这样做,我们这个部门应该全部裁撤掉,因为我们的工作就是成天根据领导的意思杜撰各种报告,明明是政策允许的事,没有关系我们不给人家做;明明是政策不允许的事,我们在政策的条款里打擦边球,故意曲解政策,依据领导的意思做出来,让领导顺理成章写个同意。朋友说,其实如果我们的政策制定得清晰和可执行,大家做事都依法依规,那我们这个部门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哪一天我们这个部门撤掉了,就说明中国的行政机制真的进步了。
 
    我以前曾经写过,我对本届政府高层的一些提法其实是相当支持的。比如李总理提出的减员增效、政府过紧日子、去库存降杠杆,不搞大水漫灌等,我都非常支持。可实际中,我们也看到执行效果并不好,于是我常想,我们行政层面的中层干部一定是有问题的,至少是能力效率都比较差,无法忠实地贯彻执行高层的意图。听了朋友对他们部门的描述,我更坚信了这个判断应该是对的。 这几年的很多让人是啼笑皆非的新闻也证实了这一点。
 
    比如,外逃第一名的温州市副市长杨秀珠,媒体报道她“是一个典型的流氓式的官员,作风粗鄙野蛮,为人粗鲁,脏话连篇,开会时常常张嘴就骂我*****娘”;被反腐女侠赵红霞睡倒的重庆市官员雷政富,当地商人对他的印象是“粗鲁、缺乏修养,很猥琐”; 总后副部长谷俊上,媒体对他的报道是”不学无术,人品极差,离了稿子都不会说话“,等等。跟朋友长聊之后,我对国内政府行政机构有了更多的认识,因而对杨秀珠之类的人为什么会升到高位也多了很多理解。用我朋友的话来说,在这个机构的氛围里,只有两面三刀、奉承拍马、心口不一的人才能升得上去,正直想做事的人是难有出头之日的。一番话听得我十分地感慨,感慨在习大大李总理这一层好领导和老百姓之间,隔着这么一厚层干部。
 
    在国内住久了,能总结出很多规律。比如说,规律一,媒体经济版的头条,十有八九关于房地产,一会地王,一会限购,全世界没有一个其他国家像中国这样,整个经济的生态似乎都围着房地产在转。街道上的各种店面的种类明显在减少,唯一增加的是房产中介。高通胀和巨大的泡沫下,只有他们还在生存和扩张。每次看到那一群中介工作人员那显然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未开化的脸,听着他们有着明显逻辑和词语问题的讲述,深深地担忧着这个行业的生态。这是什么样畸形的一个行业啊?大量雇用着在其他行业无法生存的低文化低技能的农村进城人员,连蒙带骗,做假合同假贷款,骗购捂盘,用尽市井之技,借着人类历史上少见的资产泡沫,硬是撑起一个暴利的行业,把无数实体业的生存空间挤压殆尽。
 
    再比如,规律二,晚饭后打开电视,随便切换几个台,总有一个台在播抗日剧,王宝强和他的同事们在横店奋不顾身、浴血杀鬼子。王宝强的事件把演员这个暴富的行业更多地暴露在人们的眼前。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畸形的行业啊?不需要多少文化,不需要多少创新,更不需要文化的沉淀和理性的思辨,只要玩玩潜规则,搞搞投资方,拍点抗日剧或者宫廷戏这种安全的戏码,到资本市场讲讲故事,就能造一个个的亿万富翁。说实话,撇下金融业这个平民阶层玩不到的行业不说,现在中国也就房地产和演艺界蓬勃兴旺,其他行业不是苦撑就是凋零,包括电商,许多也是只卖吆喝不赚钱。
 
    一个国家长期在一种制度或理念下经营,时间长了便具有一定的特质,就像一个人有了性格一样。如果你闭上眼睛,把中国这个国度从经济生态上想象成一个人的话,你大致能感受得出这个人的样子。没有历史,不需要文化传承,也不欢迎历史思辨;没有脚踏实地的实干的精神和创新的土壤,实体行业大多凋零;虚拟经济虚火日盛,全民投机玩虚的;不需要博士硕士,不需要海龟,农村来的初中生就能撑起房地产业、演艺业,要那么多读书人干什么呢?一手卖地,一手印钞,就能带来20年的繁荣。农民工去工地造房子,农村生去街面卖房子,老板有钱了炒炒基金信托,每年拿它30-50%的红利,有钱了包几个外围女,投资个抗日剧,顺便嫖嫖小演员。这样的日子,真是什么都齐了。是的,这是我看到的那个表征中国经济体的人,这是一个浮夸、虚无、不学无术、好大喜功的人。这个人的特质,透着既得利益阶层的喜好。
 
    101号人民币加入SDR之后没几天,管理层终于按耐不住了,开始了大贬。从101号的6.67左右,一路贬到21号的6.76左右,相当惊人的速度,眼看6.8那个重要关口指日可破。9月份结售汇的逆差为1897亿元人民币(约284亿美元),反映了市场上大量人群在抛出人民币购入美元。国家硬撑了好几年的外升内贬的人民币,终于走上了外贬内贬的轨道,算是向人民币的真实价值回归。这些年,管理层印钞印上了瘾,充分品尝了收取铸币税这个权力带来的巨大快感,人民币完全进去了无锚印钞的状态。普通老百姓也真实地体会了一下政府多年不断印钞,手头货币连年贬值的滋味。我相信一些特殊阶层的人这些年是很爽的,权力加上货币,抵过体制、身份、双轨制、批文、票证等以前一切分割财产的方法,只要印钞,就可以不知不觉地把别人劳动的成果分到自己的口袋里去,真是一件太美好的事情。如果不是印新钞还旧账,如果不是吃财政饭的人那么多,如果不是国企赔钱那么多, 如果不是把生产资料成本抬得那么高了,我们怎么会有今天人民币大幅贬值的日子呢?只可惜,空手道的好日子到头了。
 
    展望中国未来10年的经济形势和周边形势,基于我在国内所见所闻及分析,作以下预测,供大家一乐:
 
    第一,国家必须把生产要素成本迅速降下来,否则实体经济要死光了,可又不能让房地产大跌。方法是采用退三进一的方法继续贬人民币,一边贬,一边迷惑百姓,控制换汇,减少外汇流出。估计2016年底会贬到6.9,2017年会贬到7.52018年内会贬到8.3。同时适度调整房地产降价。
 
    第二,外汇控制愈加严厉,面向居民、企业的结售汇制度会进一步控制起来。为了保持人民币在国内的相对稳定,必须割裂人民币对外汇的关系。中国全面走向关起门来自己玩的状态。进出口的通道被国家收编和重新控制,进口商品价格会变得昂贵,包括进口食品。相对于国际水平,中国老百姓的经济收入开始下降,生活水平相对停滞或下降。
 
    第三,外企继续撤离中国,投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民企也日渐式微,国有经济的比重进一步增大。中国全面向改革开放之前的经济结构回归,即国有经济占超级垄断地位,佐以份额很少的外企和民企在少数领域生存。大锅饭,供销社之类的概念会以某种方式回归。美元、优质食品、部分物资开始紧张,权力开始控制这些资源,重回双轨制。过去20年外资企业为中国培养了大量的精通外语的白领人才,这一类技能在未来用武之地有限,要么移民西方国家,要么回炉重新做人。
 
    第四,中国周边的安全形势不断动荡,战争的阴影在游弋。围绕朝鲜半岛的局部军事冲突终于擦枪走火,中国的股市、汇率闻讯大跌,沿海城市房地产价格震荡。部分与国民经济紧密相关的行业开始走向军管,比如通信,石油之类。军队干部和国家机关干部又开始成为姑娘们择偶的首选。
 
    第五,国民经济的三驾马车逐渐变得只剩下一驾半,即消费和半个基建。GDP降低到3-4%的范围,房地产税开征,地方政府到处寻找税基,百姓怨声四起。政府为了平息民怨,拿一两个大房地产开发商动刀,查出他们偷税漏税,虚报业绩、捂盘骗贷。个别演艺圈风头太过的明星也被查处,以平民众对于过于招摇的暴发户的怨恨。
 
    最后,我想对各位还在犹豫、计划或憧憬海归的北美华人真心地进一言。海归的最佳时机是2003-2011年左右这段时间,2011-2015年属于鸡肋期,还凑合。现在,海归的窗口已经关闭,国内的经济形势大变,各位朋友的学识经验在国内市场已日渐显得不适或多余。请大家珍惜在北美安静平和的生活,放弃海归的计划或憧憬。
 
    海归这一波历史大潮,已经过去了。

来源:CEOworld / 顾颖琼,海外华人,美国易贝西雅图分公司软件工程师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Unknown 说...

说白了,中国就是经济想学资本主义,但思想又得是社会主义的这样一个畸形怪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