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6

房奴就是政治上的小三

转发此新闻:
现在议论政治,总是有点儿那么恐惧在心头,因为议论政治不知会有什么结果,搞不好还会弄出个呈堂证供。于是,在微博上谈论政治的少了,即使谈论政治,也是小心翼翼,否则一不小心踩上雷区,死都不知到咋死的,死了也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

更可笑的是,房奴们还有房可奴,那些没房可奴的,挣着那五毛钱,这五毛钱不知何时能买上北上广一平方米。

民众的吃穿住行,总还是要谈的,不谈政事,谈点房事,总还有些安全的轨迹可寻。可这房事,终归也不是好谈的。谈不好,一不小心就谈政事。一谈政事,房事也就出了轨,成了小三,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准确地说,是官员养小三,官员还做出打小三的姿态。尤其是到房事,抓小三一个现行,那官员也就偷着乐。反正,抓的又不是自己的小三。

房事上的小三不好当,政治上的小三更不好当。政治上的小三,光有脸蛋漂亮还是不行的,还必须政治正确,绝对忠诚,别看扶不了正,当不了老大,那也得从一而终,否则,一个政治大棒打下来,政治小三也就赤裸裸地跑了开去,连个小裤衩也留不下。谁叫是小三来着,小三也就这个下场。

话扯得有点远,房事与小三,小三与政治小三,本来就挨不上边。只是人类这联想能力和联通能力,不挨上边都不行。

有房事的前提是有房,有房子才能开心地有房事,在路边搞车震,偶尔搞个浪漫还行,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如果在雪花飘飘的大冬天,搞个车震,活还没忙完呢,就得冻死。那些没有车的,即使在夏天,也倒霉得倒死。

老祖宗说得好,安居乐业,成家立业。这家,总得有个房子。如今这房子,尤其是北上广这些城事,奋斗一辈子,也可能买不起房子。即使买得起房子,也会成为房奴。经济学家周天勇说,如果解决不好房子问题,就有可能出现打土豪分房子的情况。

成为房奴并不可怕,因为这毕竟还有自由选择的东西在里面,谁让你买来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由买卖,谁也不能怪谁。就怕这买卖里面藏着猫腻。开发商与政府相勾结,共同把买房的人玩死。

如果说原来意义上的小三还有爱情,那么政治上的小三绝对没有爱情可言,政治上的小三只是被政府强奸的对象。强奸的时间长了,也就没有了强奸的感觉,或者以为,强调即为爱情,爱情即为强奸。如同奥维尔在《1984》里所言的自由即奴役,奴役即自由一样。

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土地公有,政府是土地的所有者,想卖给谁就卖给谁,名义上搞投标中标,暗地里都商量好给谁。洛克说,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因为土地这事,财产公有,权力私有。政府与开发商共谋,大发国难财。中国的事,总好与世界文明反着来。

买房的人,经过几十年的洗脑,也认为土地公有好,房子私有好。土地公有,房子能私有嘛,人家可早就说好了,七十年人家就收回去了。说是属于自己的房子,实际上也就是长期租房的房客而已。房子属于自己的,不过是幻觉而已。

如此推理下来,房奴就是表现现象,实质是政奴,房奴就是政治上的小三。人老珠黄了,再乱说几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就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妇。即使政治上的小三年轻,如果做不到对房子的绝对忠诚,对房子七十年表示点异议,官家也会换新小三的。

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曾经举过这么个例子,这个例子说,工人在煤矿劳动,一天劳动长达十八小时。十八小时下来,人都累得快死。在这种状态下,人是不会思考政治问题的,还没思考,人都睡着了。人在睡梦中是不可思考政治的,思考的更可能是,上帝如何拯救他们于水火。

房事也是这个样子,房奴们每天累死要趴下,也就没有时间思考政治问题。即使是思考政治问题,也总想做点中国梦。房子愈贵,证明中国愈强大,GDP也就愈高,美国及西方国家就拜倒在中国房事的石榴裙下。

更可笑的是,房奴们还有房可奴,那些没房可奴的,挣着那五毛钱,这五毛钱不知何时能买上北上广一平方米,竟然也还会说,中国强大了,中国站起来了。却不知,房子里的一块砖随时都会把他们砸倒。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