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5

城中村引发的阶层焦虑

转发此新闻:
广州著名城中村杨箕村改造完毕,原本村子所在的地方全部被推平盖了楼房。为了争取容纳更多人口,也为了满足回迁需求,房子造的很高、很密集,整体看上去,就像堆积起来的鸽子笼。因房子变身为千万身家的村民摆下千围酒席,庆贺生活重新启程。

广州杨箕村回迁宴大摆1500席,场面夸张。

这个千围盛宴被记者仔细拍摄,新闻照片不够,还出动了无人机俯拍,有画面有视频,重点是楼宇间犹如阵营一样密集的红色酒桌。这种情景,被理解为杨箕村民炫耀财富,加之对他们财富来源不满,引起了猛烈的批判,认为不劳而获的杨箕村民打了奋斗者的脸。

这种借杨箕村千围盛宴的红火,一浇胸中块垒的做法,其来有自。最近几个月来,内地一线城市纷纷出台限购政策,制造市场压力,导致房产与奋斗之间的关系被严重扭曲。公众积攒了饱满的愤怒情绪,到处寻找出口,杨箕村不怕借房产暴富的做法难免被抓住不放。

除了调控政策对狭义的房地产业及民众情绪的催化,在广义的经济领域,流传了许多与房产有关的段子。比如创业不如买房,办厂不如买房等。也盛传一些故事,比如上市公司靠一套房产让报表完美,一家公司依靠房产保持唯一的盈利,不一而足。

这些广义或狭义的经济现象,投射到民众的心态上,逐渐固化为一个认知,那就是房子成了最重要的衡量物。用来衡量成功与否,用来衡量阶级位置,用来衡量与其他人的社会差距,用来衡量能否有一个有保障的未来等等。房子成了流行的尺度。

这种以房产为尺度的社会心理,会对一切与房子有关的动向保持高度敏感。在这种情况下,杨箕村村民靠拆迁补偿获得的巨额财富,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这里面夹杂了内地一直存在的贫富差距感知,后加上了新的阶级差距,愤怒的情绪就在杨箕村的高调上爆发出来。

与房产火爆相对的,是无可看清楚的经济形势。传来的消息都不是好消息,有关产业经济的消息很久没有甚么起色,要么是三星撤离中国,要么是苹果转移车间生产线到越南印度,要么日资代表团说服高官来华争取撤离时的政策优惠与透明,种种反衬之下,房子更加显眼。

换言之,房子引发的社会焦躁,已经是一个从政治经济文化全方位变化中得出的合理结论与表现。而相较于这个愈来愈沉重的后果,愈来愈庞大的涡流,政府缺乏真正有效的应对之策去化解。所行的政策措施都是火上浇油,而不是釜底抽薪式的解决。

这也涉及到一个常设性问题,随着实体经济的衰退不可避免地加速,政府财政甚至是运作都高度依赖房地产业,对后者相当于饮鸩止渴。所以,房子就成了政府与民众之间唯一的交流,唯一听得懂的交流。

移情效应促使民众寻找更多的证据,来支持房子与奋斗、现实与未来之间必须被重视的鸿沟。杨箕村的千围盛宴,就在如此不合时宜的气氛中,被当成符合实际社会状态的证据,贡献给政府看,拿给民众看。所有的阶层都不舒服,无法解释与回答这个问题。

来源:东网 / 傅桓 文化观察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