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4

约车难于约炮 权力碾压权利

转发此新闻:
最近内地新闻很热闹,歌手张靓颖母亲「手撕女婿」,填补了傻根王宝强婚变风波后造成的谈资空白,满足了公众茶余饭后的磨牙需求;三星NOTE 7爆炸,搅动了一连串地舆论漩涡和公关博弈。然而,最受关注的,无疑当属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同日出台的网约车新规,而后不少城市跟风而动。因为这一规定,直接关乎亿万居民的日常生活。

四大城市的网约车新规被冠以「奇葩」,皆因内中诸多条文对网约车做了种种严苛限制。

随着互联网的勃兴,近几年内地网约车市场异军突起。不少人已经习惯用手机叫车,而不是站在马路边拦的士。网约车一对一服务精准,最大限度地实现司机和乘客的双向资源利用,且因为绑定了手机和账户信息,亦便于消费者对价格和服务质量进行监督。这对传统的出租车行业造成极大冲击。

今次四大城市的网约车新规被冠以「奇葩」,皆因内中诸多条文对网约车做了种种严苛限制,对司机户籍、驾龄,车辆的排量、车型、车龄等等,都有极其严格的规定。譬如北京规定,网约车司机只能是本地户籍,车辆需是5座以下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2.0L或者1.8T,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毫米。新规一出,物议沸腾。因为按照新规,大多数网约车司机将失业,不少汽车将淘汰,由于门槛提高,网约车价格将提高近一倍。以致网民调侃「约车难于约炮(指一夜情)」。

当然,官方有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诸如为了纾解交通拥堵、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维护市场秩序、保障乘客安全等等,无非老调重弹。明眼人有目共睹,网约车令小汽车更为集约有效地得到使用,恰恰有助于治堵;对网约车排量的限制,与环保低碳则背道而驰。真正原因不外乎新兴的网约车令租车市场重新洗牌,动了传统出租车的奶酪,而长期由国有企业控制的出租车市场与政府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

也因此,网约车遭到了舆论几乎众口一词的抨击。譬如,网约车限制司机必须是本地户籍。众所周知,内地一线城市的服务业领域如快递、餐饮、环卫等,都以外地人员为主,盖因本地市民不屑于脏活累活。没有这些外地人,大城市可能瞬间变脏城、死城,网约车行业诞生以来,司机也以外地人占大多数。今次的新规将他们拒之门外,直接断送许多人的城市梦。这几年来,中国贫富差距日益拉大,社会流动凝滞,整个社会阶层结构板结。在这拥有世界最多富豪的国度,还有许多人生活在赤贫状态。前不久甘肃山区的杨改兰自杀灭门惨案,将这种分化悬殊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在北京开网约车,本已是底层外地青年拼搏城市梦的有限途径之一,尽管按现在的薪资水平他们可能要不吃不喝一百年才能在北京买一套房子。而加以户籍门槛的限制条款,无疑是为了给本地居民争夺更多就业机会,但与整体户籍改革背道而驰,更直接隔断了社会上升通道。

其实,网约车新政只是一个缩影。就像当年安徽小岗村的农民私下搞包产到户一样,本是社会经济发展十分正常的自发需求,但在当年却是冒着杀头危险的,因为违反政府划定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网约车本是互联网技术催生的正常服务,而且极大便利了老百姓,也催谷了新业态模式。但政府就是看不顺眼,公权力肆意践踏着市场和公民的正当权利,还要披上种种华丽的外衣。计划体制留下的审批思维牢不可破,各项行政审批依然如影随形地掌控着市场。正如有评论所总结的那样,「他们从来不想解决问题,而总是想着通过制造问题来显示他们的存在。」

来源:东方日报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