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7

跟着老兵乞讨 红二代揭抗战史实,颠覆中共史观

转发此新闻:
跟着老兵乞讨要饭 红二代揭露抗战真相.....

他访了五百名抗战老兵,每访一次就哭一回。

留下老兵们的回忆、悲伤、眼泪和警世恒言,历史才更真切。

著名军旅书画家方军

他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共产党员,父亲八路军出身、中共高干,他放弃体制内的岗位与前程,走入深山、走进偏乡,只为采访那些孤苦无依、贫病交迫的抗战老兵。 

方军,应该是大陆目前报导老兵最深刻、采访老兵最多的抗战文学作家,20年来,他采访了400多个国军老兵,还有40多个八路军、10多个俄罗斯、30多个日本老兵,以及7名慰安妇。

方军当过6年的铁道兵,修过南疆铁路,也曾以补充兵的身分到越南前线参加“惩越战争“,后来进入外交部成为日本翻译,外交部还送他进入第2外国语大学念书,方军后来留学日本,在那边完成他的第一本书“我认识的鬼子兵“。

方军的第一本书“我认识的鬼子兵“。

采访日本老兵 颠覆中共史观

1991年到1997年方军在日本期间接触了很多日本人与史料,他访了30名日本老兵,每个人都说,他们的作战对象都是国军,很少遇到共产党军队(八路军)。

对从小接受共产党教育(抗战是共产党打的,蒋介石的国军只是下山摘桃子)的他来说,完全颠覆了史观。

他在书中如实的描述日本兵如何作战,也描述日本军官如何玩弄朝鲜来的慰安妇,小兵没有慰安妇就到占领的农村抓妇女轮流泄欲。

这本书在日本用日文出版,1998年在大陆出版时,书名还是由中共前国防部长张爱萍的题词,开国上将吕正操写的序。

上将背书 出版过程有惊无险

方军说,书中肯定国军的抗战事迹,在当年是很危险的,但有了两位上将的“背书“,证明这不是“反动书籍“,才能顺利出版,这本书大卖获得当年的十大畅销书,以及文化部的中国图书奖,相当改变一部分人的观点。

1999年这20多名日本老兵经由方军的联系,到北京的卢沟桥和南京向这块土地和人民下跪道歉。

八路军父亲告诉他 国军打了很多硬仗

事实上,方军的父亲当年的一番话让他从此转变了一生的思想。方军的父亲官至中央电视大学副校长、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副总编辑。

1968年(方军14岁),他父亲说,国民党军(国军)打过很多大战、恶战,这话让他吓出一身冷汗。 1968年正是文化大革命闹得最凶的时候,只要有任何肯定国民党的言论都是反动言论,轻则关押、批斗,重则判刑坐牢,但他父亲的这句话让他一头栽进对历史的探索、对老兵探访。

采访期间 访一人就哭一次

方军采访的400多个国军老兵,每访一个就哭一次,写作时,哭了无数回,发表时又哭了几次,他把情境融入文笔之间,试着把老兵的遭遇投射到自己身上,为了采访这些老兵,方军与老兵们同吃住。

29军大刀队的杨云峰,他把杀鬼子的片刀捐给了北京卢沟桥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但因国军老兵的身分始终得不到中共的认可,杨云峰每天就在卢沟桥附近乞讨要饭。

方军为了采访他,也跟着一起要饭,把自己身上、脸上涂抹泥巴,破毛巾搭在身上,跟杨云峰吃着硬得跟石头一样,与快馊掉的馒头。

抗战馆施舍杨云峰一碗面,杨云峰珍惜得连掉在桌上一根面条都捡起来吃。方军与杨云峰行乞时,听到捐五毛钱的妈妈对儿子说:“不好好学习就是这下场“。

与老兵同吃住 一下就瘦了10

还有一次,方军去访问浙江天台县的42名老兵,他跟和尚住在寺院里1个月,吃住都不好,一下瘦了10斤。

方军说,每次访问时,老兵们一直哭,他看着他们哭着把话说完,把历史情节说清楚,“我只能像铁汉一样,把他们记录下来“,但回到家,他是一次又一次的掉泪。

他说,这些亲历战争的老兵,他们的回忆和口述历史是最宝贵的,不论战争史、战争博物馆都需要他们,但他采访过的500多名老兵,98%都不在了,这几年老兵更是会加快走进历史了。

不能写的太多 书被删了6

从许多老兵身上访谈,他们都很后悔,早知获得这样的待遇(整肃关押迫害),爬也要爬到台湾去。

方军为了出版这些老兵生活困苦的内容,与出版社“较量了好几回“,包括老兵生活的困顿、政府漠视老兵、以及描述长官的情节,与提到蒋委员长部分,几乎都要删除,就连书封面的老兵住家破烂的照片,也规定不能放,“大概有30%40%都被删了“,20年来,他共出版了18本“最后“的系列书。

不要多嘴才能生存下去

方军这次来台采访前行政院长郝柏村,方军是大陆第一个采访郝柏村的记者兼作家。对他来说,两岸的上将他都接触了。他接着还要出版淞沪抗战80年、来谢罪的鬼子兵、最后的飞虎老兵等3本书。

为老兵写书尽管辛苦,总比过去在抗战纪念馆的日子来得自在又快乐。他回忆那几年在抗战馆工作时,不要多嘴才能生存,看到领导接受日本人的馈赠纳入自己口袋,难以苟同,离开寻求另一片天,也看到了真实的历史与悲苦的老兵。

来源:联合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