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7

纪念日子何其多 全國官民患失憶

转发此新闻:
108日是中国航天与导弹工业诞生60周年纪念日,在多数人心目中,其重要性大概高于今年诞生65周年的航空工业。1956年当天成立了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简称五院,专责导弹技术研究任务,推举前一年刚回国的航天泰斗钱学森任院长。五院下辖10个研究室,分别由十位第一代顶尖航天人才领军。但实际上翌年11月,五院成立了一、二分院,由钱学森兼任一分院院长,分别负责导弹总体、(液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及控制导引系统研究工作,工作才于1958年在北京逐步展开,其地点就是今天丰台区的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

中国第一代战略弹道导弹族谱,由仿制的东风1型开始。

中国第一代战略弹道导弹族谱,由仿制的东风1型开始,包括之后完全自主研发234521/巨浪1等定型产品,还有仍藏在迷雾中几乎不为外界所知,不过已胎死腹中45年的东风6环球火箭/轨道炸弹。极为难得的是,它们竟然几乎全部都是在1960年代开始试验或初步完成设计,走过了由近程到洲际,世所罕见的超高速发展阶段。不过由于根基未稳,理所当然也遗留了不少缺陷。

当中东风45与巨浪1潜射弹道导弹,备受文革十年的严重干扰破坏,质量可靠性受到违反科学规律和忽视品质管理影响。以致进入70年代曾多次试射失败,令服役进度大幅后延,而且都要进入80年代才正式定型投产、服役。可惜那时已经是冷战末期,最需要它们作为防苏顶梁柱的时代也已到了尾声,成为标准的冷战遗物。今天东风34521家族,仍然是中美新冷战中的不死老兵,这样发挥余热,只觉得令人唏嘘。

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运动,尤其是大跃进与文革,对中国军事发展,特别是当年标准的高科技武器装备发展,破坏性之烈可谓罄竹难书。今年既是文革这个潘多拉盒子惨被打开50周年,也是刚诞生的火箭军前身,即第二炮兵成立50周年。同时也是林彪一伙不幸折_沉沙45周年;四五天安门民主运动、毛泽东加周恩来加朱德病故、逮捕四人帮政治阴谋集团、文革结束等大事都是40周年。上述种种在中国现代史上,皆具有非同寻常的历史意义和研究价值。

尤其是以毛泽东为大靠山的四人帮祸国殃民集团,到底在军事上为中国带来了多大的直接和间接损失?未知还是秘而不宣,抑或已经无法统计?反正目前仍然无从稽考。有都是个别民间估算,未见官方公开渠道,正式发表的军事史料佐证。这些中国军事迷人人理应认识的国情教育常识,遇上目前人人沉默不语的北方政治寒流,还有几个人敢于逆流而上,大声要求当局公开档案?

不说别的,光是文革开始50周年和结束40周年,这个值得大书特书,纪念反省的大日子,全国竟然鸦雀无声,官民齐患失忆症。据此便知道自动过滤历史悲剧,乃中华民族无比乐观的优越性。可惜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自然也意味着很可能再重复犯错犯罪,并且一路死不悔改。

党内走资派走资了快40年,毛泽东1976年批判的「党内最大走资派」,也已死去快20年。但直面历史真相的勇气,国人仍然原地踏步,始终死不悔改,能奈何乎?

回到军事方面,中国以弹道导弹和核武器为首,第一代国产高科技武器装备,正是横跨反右、大跃进与文革,一路跌跌碰碰走过来的。所以对此又岂能不闻不问,让历史重蹈覆辙?当中航天部门受到四人帮的干扰和破坏,到底又有多严重?目前所知仍然非常皮毛,却不能不加以深究。笔者根据天朝爱好隐恶扬善的优良民族文化传统,加上令人窒息的政治风向研判,106日逮捕四人帮的军事政变40周年,官方会一如99日毛泽东病故一样,好像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就混过去了。只要不谈六四、文革、反右、大跃进,万事好商量。不过本月8日国防部五院暨航天事业起步60周年,却大有可能高调纪念一番。

除了官方角度的历史意义外,高调纪念还有实用主义价值,也就是给承先启后,以80后和90后为主力的新一代航天人加油打气。他们是中国军民用航天事业的未来脊梁,35岁以下的平均年龄和专业水平,在世界同行中也名列前茅。而今年开始,随着海南文昌发射场等海陆设施投入使用,已进入中国航天发射新一波高潮。首先本年度最后一季,还有多次重大发射任务。

这些发射任务,包括神舟11号载人飞船升空,并与天宫2号太空站交会对接,进行一个月有人实验;新一代长征5号重型运载火箭首发;北斗二期导航卫星发射等等。军用航天方面,东风41洲际导弹已到试验尾声;巨浪2A增程型及巨浪3多弹头潜射洲际导弹,正密锣紧鼓研制;在临近空间飞行的高超音速原型机,试验大有进展,试飞频率愈来愈高;中段反导拦截试验,上月刚刚完成新一轮试射,当然结果又是军事机密。

所以纪念官方认为值得纪念的历史,有助于肯定现在值得肯定的人。同样道理,官方认为不值得纪念,有难言之隐及政治风险的历史,民间还是少说,党内还是七不讲为妙,这就是今天在中国的生存之道。然而以航空航天为首的现代高科技产业,需要更多具有独立思考、独立分析、独立批判、独具慧眼和创意的人才及科研氛围。不过目前的整体国情,却与之格格不入,异常矛盾。

在这样压抑创意的精神分裂环境中,年轻航天人的创意到底可让其走多远,值得拭目以待。因为航天业是高科技龙头产业,一叶便可知秋。既然50年前的那场人为浩劫未被彻底清算,当年的政治风暴能够席卷航天业,又有谁敢保证今天一定不会历史重演?中航集团的火车头功臣林左呜也倒了,两个航天集团又如何呢?假如航空航天业的年轻人都无法尽展独立创意,哪还谈什么「中国制造2025」?还谈什么中国智造?

上层建筑与高科技发展其实息息相关,「两弹一星」年代如此,今天还是如此。只有闭门成一国,以为政治不关我事的白痴,才会认为科技与政治,在中国真是两码事。本月纪念中国航天起步60周年,下月纪念珠海航空航天博览会20周年,都是应有之义。然而更应该纪念那些无缘见到这些纪念日,但却是当年亲手托起东风导弹、长征火箭、东方红卫星;实现了今天的「中国梦」,自己却永远长眠在酒泉东风烈士陵园的500多名无名英雄。

必须知道这个死亡率惊人的航天成就,用人命架起来的通天之路,在世界各航天俱乐部成员国中,只有今年将迎来解体20周年的苏联可以媲美。视人命如草菅的世界第一,怎能说与政治无关?明白这个道理,便知道今年官方忌讳的其他政治性纪念日,为什么对中华民族更加重要?为什么更值得纪念?这些日子对第一代受过政治迫害的航天人并不遥远,对新一代后文革时代出生的航天人也不应陌生。因为无论你是航空人或航天人,首先你是个中国人,所以没有忘本的理由。

来源:东网 / 黄东 澳门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