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3

慢腐败与软腐败

转发此新闻:
现在大学生有的毕业就失业,这本来不是什么好事情。不好的事情说成是好事情,还真有点造词的本领才成,这是通过造词解决问题的本领。这种把大学生毕业就失业的情况说成是慢就业。其实慢就业,一是失业,二是鼓励啃老。能通过造词就能解决就业问题,这也是典型的中国特色。

慢腐败和软腐败更能腐蚀人的思想和灵魂。

慢就业让人产生联想,把慢字用到政治学领域,也可以造一个词,就是慢腐败。如果说慢就业是逃避问题,慢腐败就一造出来,就会发现问题,而后希望能解决慢腐败的问题。

讲慢腐败,就不能忘记政治学的常识,绝对权力绝对腐败和绝对滥用,而不是易于绝对腐败和绝对滥用,多了两个易于,给人的错觉就是也有绝对权力没有导致绝对腐败和绝对滥用的情况,但这没有事实依据。无论强调什么,无论把人说得多么高尚和伟大,也都是说而已。拿着道德当令箭,就以为不败,武侠小说都不敢这么写。金庸小说里拿着道德说事的人物,都毁于道德之下,因为只有伪君子才最爱用道德给自己装点门面。

现在强调讲「四个意识」、强调「两学一做」、强调「懂规矩」,对于政党事务来说,有一定道理的。如果道理不能有效地化为实践,或实践中成效不大,道理也就停留在道理层面上。在此之前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都被贪官们拿着玩人了。

徐才厚没被抓之前,还说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廉洁呢。打着廉洁的牌子搞腐败,是贪官们的救命法宝。这个法宝也有经常不管用的时候。人在做,天在看。天天腐败,天天讲廉洁,这要是当个演员,肯定合格。

现在人们一听官员在台上大讲廉政,大部分都本能地从反方面去理解。人们看到的是,贪官们头一天还讲廉洁,第二天就被双规。由此看来,这道德本身的效用,还真是有限。道理人人都懂,就是不干符合道德的事。

道德教育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这种作用不在于官,而在于民。道德教育在使普通民众失去批评的力量。权力也因此可以搞慢腐败和软腐败。

以前的腐败是破腐败,快腐败,腐败致富,是强抢强要的腐败,目前官员在严厉治贪的背景下已经不敢硬腐败。慢腐败是避免不了的。慢腐败就是让腐败飞一会,让腐败慢慢地不请自来,不抢自来,不要自来。腐败来了,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软腐败从表面上看不是腐败,实则是比腐败更严重的腐败。

这种慢腐败和软腐败更能腐蚀人的思想和灵魂。

就拿教育来说,本来是一个为大学服务的行政官员,没什么学问,因为是个官就可以有任何学问。不但有学问,而且还可以是著名专家、著名教授。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实际就是权学交易的结果。好多老师奋斗一辈子也没当上博导,而官员手都不用伸,下面抬轿子的自动把博导送上门。如果要是在网上查官员教授博导有什么高质量的论文,一定会绝望。软腐败的官员博导论文,都是别人写的论文加上了自己第一作者的名字。或者是别人写的论文不能发表,官员博导当个学术皮条,找一个杂志挂上自己的名字即可发。

道理如果想转化为有效的实践,那就必须加强制约权力的制度建设和法治建设。制度建设最有效的就是让新闻自由,让自媒体自由,这才能让权力关在舆论的笼子里。其它的制度在新闻自由的情况下可以慢慢地改进。没有新闻自由,权力没有外在的压力,又没有改革的内在动力,制度改革就会流开形式,或者制度改革就会被权力既得利益集团绑架,以改革的名义把改革成果彻底毁掉。

没有新闻自由,权力的改革就会变成道德说教,通过道德说教方式软化民众批评的力量,导致批评「肌无力」状态。道德吃人,道德也杀人。道德吃人和杀人都在权力的主导之下,实则是权力吃人和杀人。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