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7

「习核心」的早产与夭折

转发此新闻:
 今年初,曾发生了一场半途而废、不算成功也不算失败的个人崇拜运动,此即「四个意识」出笼与「习核心」省级接力表态事件。「习核心」的提法昙花一现,随「媒体姓党」、任志强「放炮」所引发的「十日文革」一度被最高当局暗中叫停(笔者曾分析,叫停者应是习本人)。但相关的公开资讯未遭删除,仍完整保留在互联网上。与「习核心」同时被弃用的,还有「习大大」这一早已流行的称谓和一批粗制滥造的低俗阿谀歌曲,如「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但是,「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却被写进了政治局红头文件,成为此后高官讲话和官方媒体的高频词,也成了习当局敲打下属、号令诸侯的有力武器。

政治局委员都没表态 "习核心"


  让我们先来梳理一下该事件的来龙去脉。

  从「三严三实」到「四个意识」

  「三严三实」(「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出自习近平二0一四年三月九日在「两会」安徽代表团的讲话。此后一年多里,刘云山三番五次拔高「三严三实」,将其吹捧为新时期党建和干部工作的指针,是「党的领导干部的为官之道和行为准则」,「是共产党人最基本的政治品格和做人准则,也是党员干部的修身之本、为政之道、成事之要」。

  二0一五年四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方案》,刘云山、赵乐际、刘奇葆召集党建、组织部门开会,部署「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二0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至二十九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三严三实」专题民主生活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按通常流程,习压轴出场,意味着此项活动已进入收官阶段。然而,习「重要讲话」却将「三严三实」活动升格成了一场以「核心」、「看齐」为关键词的省级效忠表态运动。

  习「重要讲话」对政治局提出四点要求,其中第一点是「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做政治上的明白人」;第二点是「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须有很强的看齐意识,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笔者曾分析,此言明显与中共党章相悖:中央委员会闭会期间政治局代行中央职能,「政治局的同志」又如何向「中央」看齐?)。此即「看齐意识」的由来。不久,「看齐意识」被明确解读为「向习总书记看齐」,也许是为了避免自倡个人崇拜之嫌,「看齐」被追溯到「开国领袖」毛泽东。毛曾在中共七大预备会议上说过:「要知道,一个队伍经常是不大整齐的,所以就要常常喊看齐,看齐是原则,有偏差是实际生活,有了偏差,就喊看齐。」

  二0一六年一月七日,中南海发生了一件耐人寻味、颇不寻常的事情。这一天,政治局常委会全天开会(常委会的惯例是开半天会),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高法、高检党组工作汇报,听取中央书记处工作报告。因为人大、国务院、政协的党组书记分别是张德江、李克强、俞正声,他们在常委会上的角色变成了「汇报者」。这标志着奉行「集体领导」原则的政治局常委会俨然变成了「君臣召对」。习近平以毛泽东式语言发出指令:「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要通过深入学习贯彻党章和《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试行)》,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不断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更好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确保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这段话中出现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也出现了「核心作用」、「领导核心」,但此处「核心」原意指党而非习本人,正如一周前的「看齐意识」,「看齐」的目标是「中央」亦非习本人。

  至此,「四个意识」的原材料已经准备齐全,但要把「党」和「中央」变成习个人,还需要「政治上的明白人」拼接组装。

  两个「明白人」:李希、黄兴国

  最先对「核心」、「看齐」心领神会、一点就通的「明白人」是两位省级大员。仅仅一天之后的一月八日上午,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重要讲话(但黄兴国的讲话内容到一月十一日其「再次」召开常委会学习习讲话时才一同见报),黄兴国说,习讲话「高屋建瓴、思想深刻、内涵丰富,具有全局性和根本性的指导意义,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建理论的新发展,是我们党加强思想建设、政治建设、作风建设的马克思主义光辉文献,既为全面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提供了重要遵循,也为党员领导干部修身为政成事提供了精神指引」。「会议强调,要切实增强政治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要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党的集中统一,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向习总书记看齐,向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看齐,向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看齐,向党中央的各项决策部署看齐。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对党绝对忠诚,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保持特别过硬的思想定力、战略定力、道德定力,始终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言论、政治行为等方面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始终做到知行合一、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始终做到爱党、信党、护党、跟党走。」黄的效忠讲话出现了「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和「向习总书记看齐」两个新词组,从此成为各省表态的标准版本。

  另一位「明白人」是辽宁省委书记李希。同样是在一月八日,李希主持召开辽宁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强调:「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一是要坚决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切实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这是目前所见「四个意识」的首次完整亮相。但李希并没有明确提到「习核心」和「向习看齐」。

  黄兴国是「之江新军」重要成员,曾两次受到习近平提拔,以中央委员身份代理通常由政治局委员出任的天津市委书记,天津港大爆炸后仍大难不倒,可见其恩宠备至。其勇于为树「核心」打头阵的报效之情、忠君之心,亦在情理之中。李希何许人也?此人属于「习家军」支系之一「陕军」,其出生于甘肃两当(习仲勋是一九三二年「两当兵变」的领导人之一,两当是习家「红色基因」的发源地),曾主政「革命圣地」延安,与当今政坛红人栗战书、赵乐际有旧交。二00八年李希曾受托赴延川县梁家河村习近平念念不忘的知青插队点传达习的回信、代习慰问乡亲,也算是与习近平有旧谊。二0一一年李希在清华大学取得在职硕士学位,随之便青云直上,当了两年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当了一年上海市委副书记,二0一四年被提前安插到辽宁省担任副书记、代省长、省长,二0一五年顺利接替后来被指控「抵触中央」、「对党不忠」、对辽宁「拉票贿选」案负有第一领导责任的原辽宁省委书记王?而成为掌舵一方的诸侯。

  一月二十九日,李希首倡的「四个意识」被正式纳入政治局文件:「只有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才能使我们党更加团结统一、坚强有力,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诸侯表态接力赛

  从一月十一日开始,各省诸侯空中接力,纷纷在公开场合就「维护习核心」、「向习看齐」、「四个意识」展开效忠表态竞赛。集中表态活动一直持续到二月中旬。一共有十九位省委书记在表态中说到了「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前缀定语为「坚决」或「自觉」)。按表态的先后顺序,他们是:

  一月八日:天津黄兴国
  一月十一日:四川王东明
  一月十三日:安徽王学军、广西彭清华
  一月十五日:湖北李鸿忠、西藏陈全国(注:陈全国一月十五日的初次表态并未提到「习核心」,而是采用了更激进的提法「对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绝对忠诚」、「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绝对权威」,二月三日,陈全国再次表态「坚定维护、拥戴、忠诚于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亦比黄兴国的标准表态版本多出「拥戴」「忠诚」二语)
  一月二十六日:内蒙古王君
  一月三十一日:江苏罗志军、海南罗保铭
  二月一日:湖南徐守盛、黑龙江王宪魁
  二月二日:福建尤权、陕西赵正永、河南郭庚茂
  二月三日:贵州陈敏尔、吉林巴音朝鲁
  二月五日:云南李纪恒
  二月十五日:甘肃王三运、宁夏李建华

  此外,一月二十五日,河北书记赵克志说到「要强化核心意识,坚决服从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坚决听从习近平总书记的指挥」。这是比较「狡猾」的表态,意思全到了,但关键词没有了。

  表态中的迟疑者与激进者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诸侯中的五位政治局委员,北京郭金龙、上海韩正、重庆孙政才、广东胡春华、新疆张春贤均未对「习核心」表态。郭金龙、孙政才于一月十四日,韩正于二月一日,胡春华于二月四日,张春贤于二月六日,分别在各自省份的学习大会上发表了表态讲话,且提及「四个意识」,以及「保持高度一致」、「维护中央权威」等江胡时代传下来的表态语言,却都回避采用「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山东姜异康、浙江夏宝龙、青海骆惠宁亦只讲「四个意识」而不提「习核心」。作为「习家军」主要成员的夏宝龙未参与表态,李希在首发「四个意识」之后也没有明确表态,颇为令人费解。

  山西王儒林、江西强卫二人不仅未提「习核心」,甚至连「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也没有提到。大概是为了补救,强卫迟至二月二十六日表态活动已被全面叫停之后,在井冈山上对全省市厅级主要领导干部训话时忽然冒出了一句,「我们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但这个仿照「江核心」的句式未免来得太晚了些。

  另一方面,除黄兴国之外,最明确、最激进的表态来自于湖北李鸿忠、西藏陈全国。李鸿忠说,「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是党的领导核心,习近平总书记是党中央的领导核心。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就要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领导核心」,这是对「习核心」最为直截了当的表述。陈全国则以「绝对忠诚」、「绝对权威」、「坚决维护拥戴忠诚于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成为效忠调门最高的人。自文革结束以来,此类语言在党内已不见使用,要用也只会用在「党」或「人民」身上--如「对党绝对忠诚」--而不会与个人名字联在一起。此外,广西彭清华颂扬道,有习近平这样好的总书记,「是党和国家之幸、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幸,也是全体中国人民之幸」,亦是十足的文革腔。

  「核心」余波

  用各省表态、「地方包围中央」的方式「统一全党意志」,在毛、邓南巡和「真理标准讨论」中曾经有过成功运用。但是,由省级领导人率先提出个人崇拜的新提法、新论述,在中共历史上则绝无仅有。党史上,「毛泽东思想」最先由政治局委员王稼祥提出、刘少奇大力跟进。「毛主席万岁」成为法定节庆口号,据说是由毛本人亲笔加入。「四个伟大」的发明人是政治局常委、副统帅林彪。「英明领袖华主席」由「粉碎四人帮」之后十届中央唯一的常委、副主席叶剑英率先提出。「江核心」则由邓小平亲口钦封。

  对比之下,没有任何一位政治局常委对「习核心」公开表态,五位身在地方的政治局委员拒绝表忠,而中央任职的政治局委员除栗战书(这场表态接力赛的幕后推动者想必就是栗战书)之外亦对表态活动不置一词、集体沉默。由此可见「习核心」缺乏足够强劲的高层支持,未能在各省劝进的同时形成央地呼应配合的局面,是其个人崇拜运动功败垂成的主要原因。知识界与网民的普遍反感与冷嘲热讽、「十日文革」的负面影响则是次要原因。

  策动表态竞赛者大概是希望赶在「两会」之前将「习核心」做成既成事实,再借「两会」之机使其合法化,但未到「两会」,「习核心」已经夭折。「两会」期间,即便溜须拍马成精者也都对「习核心」绝口不提。被迫放弃「习核心」显然让习近平陷入尴尬,颇为不快。在「两会」会场,人们看到习近平表情凝重、一脸怒容,看到习近平、李克强互不理睬、形同陌路,也看到王岐山追着习近平搭话攀谈(「十日文革」中有官媒借批任志强而攻击王岐山,中纪委网站则以「千人之诺诺,不如一人之谔谔」反击),以上种种,曾让中外媒体大开眼界,却费尽思量。虽然我们无从判断李、王是否「习核心」高层受阻的阻力源,却不妨作此猜想。

  半年之后,十九大人事攻防战在省级层面率先打响。「习核心」表态竞赛的最末两名--不仅不承认「习核心」,连「四个意识」也不肯乖乖背书的王儒林、强卫--已在六十三岁被提前退居二线。而表态竞赛的几位佼佼者则命运各异:黄兴国落马,陈全国、李鸿忠升迁,李希得到了将整个辽宁官场推倒重来的尚方宝剑。这表明,那场个人崇拜运动所造成的诸侯站队与插队后果,所暴露的高层分化与裂痕,并没有被时间所淡化、所消融。余波仍在荡漾,且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势。

来源:动向 / 杨光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北京丰台法院女法官袁艳玲表示习核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刘刚 说...

中国的祸根是邓小平的党政分开架空了党。党的政策出不了中南海,江总已经非常尽力而为了,上台就搞了三年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激怒邓气急败坏的搞南巡讲话,公开威胁江总“不换思想就换人”,并用朱镕基取代李鹏大刀阔斧搞国企改革,加入WTO搞全面开放。江总冒死禁止军队经商,反军队腐败挽救了军队,并且忍辱负重大力加强军队建设,发展军事和武器装备制造业。在邓死后,江总阻止国企继续私有化,逼朱镕基下台保住了剩余国企。因此,右派、美狗、汉奸们对江总刻骨仇恨,不择手段妖魔化江总,打击江派。否则,他们也不需要温家宝继续杀开一条血路致死方休搞政改了,更不需要李克强甩开膀子继续杀开血路搞混合所有制改革了。只怕中国改革开放早就搞完了,人民的财产早就被他们瓜分了。打倒邓修集团,鞭尸邓小平,捍卫毛泽东思想!

匿名 说...

有名的包子帝,习傻儿,习阿斗

匿名 说...

刘刚真是个傻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