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1

许家屯的情人:南京军区“黑牡丹”、奇女子Helen

转发此新闻:
(何频口述,高伐林记录整理)

谣言从来具有丰富和活跃的生命力,不可能止于智者,有时候澄清也无济于事,尤其是涉及公众人物。但是,我依然想就许家屯先生的某些传闻作些说明,尽管他生前对此表现淡然,内心却应该还是有伤痕的。我希望我的解释能使他的在天之灵更平静,也为历史作下一份证词。

朝夕相处畅论家事天下事

我多年前就在中国见过许家屯,但当时并没有私交。来到美国后与他交往二十多年──不是仅仅作为媒体人、出版人与他的关系,或者是一般性的朋友交往,而是有很深厚的私人情谊。他让我近距离地直接观察到一个中共高级官员的内心世界和思维方式,也让我了解一位长者的生活习惯、历史经历。

许家屯与 Helen

二十多年来,他来到美东就住在我家,我去了加州就住在他家,一住多日,有时一连几个星期在一起,朝夕相处,畅论家事天下事;一起开车周游,一起坐邮轮,一起泡餐厅甚至我第一次去拉斯维加斯,也是在一次晚餐时谈及我还没有去过赌城,他立即提议由他儿子饭后开车前往,凌晨三四点才抵达。他对赌博既不会也不参与,却有一套对赌博经济的理解;他喜欢打麻将,我不会也没有心思学,他便屈尊跟我玩纸牌,常常为出牌面红耳赤。

我与他交往方式,与别人是很不一样的。多数人见他,都非常恭敬而拘谨,讲话小心翼翼,毕竟他是位前高官,是位长者;但我与他讲话很随意,常常反驳他,甚至调侃他,逗他乐,他有时哈哈大笑,有时笑骂我一句,有时笑而不语,这种关系,别人看了很吃惊;但这种关系更平等、更亲切,使我比一般人更能与他聊到一些敏感的问题,包括一些私人问题。

许家屯的私密之一:情人是谁?

在许家屯的追思会上,参加者都会注意到,有一位女性,并非他的子女,却站在第一位;她的花束放在最挨近许家屯灵柩的最显眼位置,署名Helen(海伦)。朋友们都认识她,最近有名的美国作家陈燕妮记叙参加许家屯追思会的文章,专门写了一段Helen,明镜新闻网也全文转发。陈燕妮的行文如人,毫无春秋笔法,直指Helen便是传闻中许家屯的“情人”,赞扬了Helen的为人。

我与许家屯一开始交往,同时就认识了他身边的Helen,后来也就成了朋友。我自己和我的媒体在写关于许家屯的文章时,常常下意识地避免触及这个隐私。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渐渐觉得,这不应该成为一个忌讳。许家屯当年与元配顾逸萍一同出走,成了革命夫妇,儿女成群;Helen是许家屯晚年的生活助理,也是他的红颜知己。

当年,74岁的许家屯途径香港飞往美国,是他二儿子许闽送他上的飞机,陪同他的有二儿媳、孙女,许闽处理完几件急务随后也就到了。许家屯一行开始住在洛杉矶西来寺,后来一大家租住在尔湾的公寓,还一度借住在台湾一位航空业大佬的房子中。

过去对于许家屯和Helen怎么相识,事涉敏感隐私,我很自觉地不去触碰。但是这次在协助办理许老后事中,我看到Helen极为伤心,常常痛哭垂泪。她是在许家屯无权无势、身体也越来越差的岁月中照顾了他二十多年--有时许家屯的子女照顾他,但大多数时间,Helen在照顾。无论如何,这是不能轻易加以嘲弄的:有几个子女能做到这一点?几个朋友能做到这一点?是什么力量支撑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许家屯过一百岁生日的时候。

Helen是中共军队干部子弟,本人也曾是解放军一名军官,据说年轻时是南京军区有名的“黑牡丹”,漂亮而有气质。她是怎么认识许家屯的呢?她的妹妹嫁给许家屯的小儿子(很早离婚了),有一次她随妹妹到许家,吃饭吃到一半,许家屯下班回家了,家人要给他添碗拿筷,许家屯说,你们吃吧,别管我,就去忙去了。

最开始的接触就是这么简简单单几句话,但给Helen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从小在军队,见过许多高级将领,包括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无不粗俗无礼,根本没有对人的尊重,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兵,多怕见这些老将军,能躲就躲。她非常惊讶,在中共高官中,竟有许家屯这样儒雅和气、谈吐清晰又态度平易的人。

Helen后来成了家,有了孩子。过了一段时间,作为受信任的驻扎深圳的军官,Helen被中国政府安排前往香港工作,成为“200人计划”中的一员--这是中共为“九七”布局的一部分: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遵照中央有关指示精神,帮助香港企业度过难关,在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帮助下,安排由国务院交通部出面,贷了一笔款给董建华的东方海外公司,Helen与其他交通部的干部,就是作为出资方的代表来到董建华公司任职。Helen在香港,曾经随许家屯、董建华一起,访问过美国夏威夷等地。

1988,东方海外公司安排,新华社香港分社组织前往美国访问游览。

Helen从不关心政治,1989年学潮,她基本上没有参与。1990430 ,许家屯预感到要被整肃,冒险出走,Helen是看到报纸才得知这件事的,十分吃惊和不解。

很快,董建华找她谈话,告诉她,许家屯出走到美国,需要照顾,他的家人照顾不过来,问她是否愿意前往?她设法找到了许家屯在美国的电话号码,拨了电话给许,询问他在哪里,近况如何,许家屯在电话中表示希望她来照顾自己。已经离婚了的Helen,就这样离开了香港的东方海外公司,来到美国,与许的家人一起照顾他。

后来,许家屯的儿子许闽一家人因为不适应美国生活,就回国了,只留下Helen照顾许家屯。

Helen内心充满和挣扎。来美国之初,她哪里想得到,要滞留这么长的时间!她有父母,有儿子,来到美国时四十出头,现在也已年近古稀。她早就想回去了,但是她看到,许家屯在身居高位时,门庭若市;到他出走美国,虽然过一段时间,会有老部下、好朋友前来拜访,但是毕竟更多的是平常日子,需要独自度过、需要身边有人照顾。

Helen万般不舍许家屯离去

许家屯到了晚年,头脑清楚,记忆力惊人,但是他毕竟耳朵和眼睛越来越不行,走路也步履蹒跚,生活越来越难以自理。最熟悉他的起居饮食乃至体力病情的,还是Helen。许家屯越来越依赖Helen,每次Helen回国探亲,许家屯都明显地情绪低沈阴郁。

这样一挣扎,二十多年过去了。

HELEN(右)出席许家屯的公祭

许家屯所关注的政治方针的变化,高层措辞的调整,国际关系的博弈......Helen统统不感兴趣,我带着朋友来跟老人谈得热火朝天,Helen都不参与。但许家屯到哪里,她跟随;有人来拜访许家屯,她接待;许家屯有事要办,她打理;许家屯要与人打交道,她交涉。所以媒体上就称她“私人秘书”、“生活助理”...... 

许家屯活到一百岁,在我们看来,这是惊人的高寿了,但是Helen发自内心地相信,如果他能得到更好的照顾,就能活得更长久,尽管这样也就意味着自己更长久地辛苦。她已经完全将照顾许家屯看成自己义不容辞的的责任--感情、义务和道德,就这样交织在一起。

Helen红艳夺目的献花被放在无可比拟的位置,看过去基本上就是直置许老怀中

许家屯的夫人顾逸萍在江苏去世之后,许家屯与Helen的关系,在朋友们看来,就更加顺其自然,并无不堪,也并不浪漫。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很钦敬许家屯的女性, 献出了她自己宝贵的二十多年年华,来全力照顾他。

凡是熟识许家屯和Helen的人,无不称誉她对老人这么多年的照顾了不起,是一位奇女子。

最后几年,许家屯的女儿许蓉来了,Helen一同照顾。其他几位子女也相继前来看望,尤其是临终前,子女与Helen在场,他走得安详。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