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5

心怀不带之恩 坚拒人类文明

转发此新闻:
大约半个月前,微博与微信流传一则题为「感谢当年的不带之恩」的文章,提到九月十五日晚十时零四分,当国产太空站「天宫二号」的太阳帆板缓缓展开时,很多观看直播的人忍不住拍手鼓掌,是啊,好美!二十年,整整二十多年过去了!你知道吗,二十多年前,由美国、俄罗斯、日本、欧盟、加拿大、巴西六国牵头,共十六个国家计划合力建造「国际空间站」。

作者可曾念及,太空技术方面的科学发展,与政治制度一样,都是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呢?

文章称,早在国际太空站筹备阶段,中国就申请加入,但不仅美国和欧盟,连被中国最高领导人视为「准盟友」的俄罗斯,居然也坚拒中国的加入。直到踏入世纪之交,中国还在申请加入,当时的美国表面上支持,但当中国正式申请时,美方却断然拒绝,就好像是在戏弄中国一样。国际太空站,那么多国家都能加入,却偏偏容不下一个中国。

该文续称,也就在那个时候,中国立定决心,一定要建造属于自己的太空站。整整二十多年,似乎只在一转眼间,中国的「天宫二号」成功上天,这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空间实验室,也从这一刻开始,中国真正开启了大国太空站的历史。这篇文章在其中一个网站「赢得」逾五万五千个点赞、逾四万四千个转发,以及引起近万个回应「评论」,影响不可谓不大。

看完这篇文章,令人深有感触。首先,是中国自清末国弱被列强欺侮,被日本军国主义者入侵,百姓惨遭残害,家破人亡,流离颠沛以来,如今一百年后,竟然还被发达国家所唾弃,连发展太空站这样的「集体游戏」,都不愿意跟中国一起玩,令已经强大到雄踞世界经济总量第二位的今日中国,仍然受到列强的欺侮,这到底是为什么?

前述这个「被逼害」的看问题角度,固然容易被当权者利用,用以鼓动老百姓的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情绪,但诚如毛主席当年说的,天下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那么,美欧俄日等国,又为何将中国摒诸门外呢?是中国仍坚持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是八九年「六四」事件后,西方制裁中国的延续呢?外界不得而知。

不过,随着中国的崛起,经济的强大,中国的外交政策近两三年来,从当年的「韬晦」改为「有所作为」,令周边诸国以至整个世界均侧目相看,加上北京当局对国际上「游戏规则」的蔑视,正如七月中南海仲裁案后的表现等等,又的确难免令世界各国忌惮三分,深恐崛起的中国会成为全球既定游戏规则的破坏者。

更令人感概的是,文章作者以「争了一口气」,「昨天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吐气扬眉心态,一抒心里二十多年的郁结和气闷之余,作者可曾念及,太空技术方面的科学发展,与政治制度一样,都是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呢?

一件家电、一台汽车和一个太空站的技术,中国在发展时,不会有那是西方的,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之分,没有人会提出,西方生产的汽车是否就解决了所有的交通、环保、舒适等问题,更没有所谓「全盘照搬」西方汽车生产线,甚至战斗机生产线的批评与指摘。

既然都是人类智慧发展、文明进步所共同衍生的产物,为什么在物质方面,某些国家不会区分中西方的技术成果,不一步步自己从马车、内燃机驱动等开始,然后经历一百几十年的过程,按步就班地发展,却「一步到位」,生产出现代汽车呢?相反,在政治制度上,却一味片面地放大民主、自由、人权制度的负面问题,指控为西方的普世价值呢?

一如前述文章的作者,抱怨外国的游戏不让中国一起玩一样,当人家在人类文明、政治制度方面,敞开胸襟任由抄袭和仿效时,当权者又为何一而再,再而三以诸般似是而非的借口,一再抹黑人类文明,指为「西方」专属的政治体制,于中国不合?敢问一声,难道中国人生有三头六臂,不是人类,因而与人类文明格格不入、不相适应?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