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8

六中全会暗流汹涌,习近平警告最高层?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将于102427日举行,会议重点将是“从严治党”。中共官媒为“整党治党”造势,纷纷报道习近平要求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以及各级党委一把手“讲政治,守规矩”。与此同时,海外中文媒体报道,中共可能要求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在六中全会公布财产。六中全会被认为是决定明年十九大人事布局和权力分配的前哨战,此时习近平重提“从严治党”,目的何在?纵观中共历史,“整党”就是“整人”;这次整党,会整到谁?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
高文谦表示,现在正是19大人事布局各派角力的关键时刻,习近平看来遇到不小的阻力,重提“从严治党”,要求政治局“讲政治,守规矩”,目的就是为19大集权排除阻力。可以说,“捂嘴”已经成为习近平执政的新常态。不仅捂老百姓的嘴,封杀舆论,关闭炎黄春秋、共识网,微信入罪,而且也要捂住党内高层的嘴。所谓“从严治党”,就是给中共官场拧螺丝钉,戴紧箍咒,头上悬把利剑,只许顺从听话,不许妄议,如果违反,那就两个条例伺候。中国已经进入全面捂嘴的时代,这是习近平时代留给历史的标记。
高文谦说,习近平是武大郎开店,选人的标准是用人唯忠,都是些善于钻营,阿谀奉承之徒,揣摩上意、投其所好。李鸿忠是率先喊出“习核心”的省级一把手;从西藏调新疆的陈全国的敲门砖是,率领西藏代表团人人佩戴习近平像章;新近调任央视台长的景俊海更是善于钻营的人,扩建习仲勋陵墓有功,可以和皇帝陵墓媲美。习如果地下有知,一定会骂习近平这个浑小子,坏了他的一世清名。
杨建利表示,讲政治就是不讲最高领导人所讲的政治以外的政治,调子一致不妄议中央的大政方针;讲规矩就是忠诚不犯上,听从指挥,不搞私下串联和小团伙。“讲规矩”是江湖黑话,用这句话训化党的干部显示了中共带有的黑社会特征,其远远不是一个现代意义的政党。习近平不能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一言九鼎,所以才不断地整风、震慑,进而获取绝对权威。
杨建利说,六中全会是在为十九大布局,但不是具体的人事布局,只是造成一种“必须服从”的气氛。前朝老臣将在十九大前陆续离开舞台,习近平期待十九大后形成他绝对权威、一片效忠的局面,但是他很难实现。习近平以降的官员围绕着太子位、入常、入局、入中(中央委员)等而恶斗,习近平为权力的集中和延续而焦心,而其中重中之重的看点还是十九大立不立储、立誰为储,权力继承是核心问题。没有法治,恶性权斗将永无终止,高层的恶性权争随时可能让政治出现戏剧化变化。
程晓农表示,在集体领导时代,中共高层的规矩是各把一摊,各自分肥,和光同尘;现在重新进入集权时代,其政治规矩又回到了全党听命一人,唯其马首是瞻。高层权力斗争大体告一段落,这次六中全会的主要议题不是人事安排或接班人到位,而是“整党治党”,其重点是试图改变“庸软、离心”这两个问题(“庸软”指怠政,“离心”指腹诽廉政),从而形成“下紧跟上”的政风。但目前提出的“整党治党”,其作用恐怕仅及省部一级,而难以进一步深入基层;同时,产生口头上的“紧跟”之风不难,而官员们内心对腐败的怀念大概不会消除。中共历史上的两次整风(延安整风限于党内,“反右”之前的整风在全社会展开),都通过政治压力,达到了统一思想、统一言行、个人崇拜、巩固集权的目的。习近平现在整治官场,有点象延安整风那样;但历史条件不同了,无法推行党内大批判、打击5%的那种“人人过关”的老办法,所以整治力度远不如延安整风,收效亦有限。
程晓农说,单纯在省部一级强调对最高领导人的“忠诚”,是无法整治整个官场的。中共官场过去20年来形成的政治文化是,服从中央是表面文章,而上下级之间的庇护-被庇护关系(patron-client relationship)才是官场真正的潜规则;对中层以下官员而言,中南海很远,上司太近,巴结好上司,北京其实就管不到他们了。对共产党集权体制的这个内生问题,斯大林、毛泽东是用个人崇拜加政治清洗来解决的。在共产党的统治史上,个人集权可以恢复,个人崇拜无法再建,因为已经经历过个人崇拜兴起又瓦解的社会,几乎不可能再次形成个人崇拜的条件,此所谓愚民可一而不可再;而没有了对领袖的个人崇拜,高层对整个官场就无法构建完整严密的控制。
陈破空认为,即将召开的十八大六中全会,重点是人事安排和权力重组,但却把全面从严治党、制定相关规则、修订相关条例放在前面,并明确针对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目的是震慑党内高层,不得叫板习近平的人事布局。省市大员已大半调整,在相当程度上巩固了习近平在地方上的支持力,剩下的看点在上海和北京。然后是中央一级的权力重组。围绕六中全会,目前各派较劲、做最后一搏,权力斗争暗潮汹涌。在习近平和王岐山一方看来,如果面临重大阻碍,不排除以反腐为名、拿下一、两个政治局委员甚至政治局常委来祭旗的可能性,端视其政敌是否能知难而退,目前处在舆论造势阶段,以示有言在先,以期先声夺人。
陈破空说,习近平上任前无帮无派,这有利有弊。利的是中共老人们无论是江派还是团派都对他很放心,使得他可以顺利上任。弊端是上任后他发现没有自己的人马。因此近几年来他和王岐山借反腐之名一直在进行人事调动,让习家军上位。
陈破空认为,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公布财产的可能性很小,这是由政治制度和用人制度造成的。政治制度是独裁,反腐也是选择性反腐,是为权力斗争服务。而反腐的试金石就是公布财产,公布就是真反腐,反之则是假反腐。此外,习近平急于用人,对他而言腐败不是关键问题,政治立场才是最关键问题。财产当然应该公布,但具体时间大概会到中国政治制度发生根本变革之后。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