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8

复员转业军人鸣冤,北京近年最大规模群体事件

转发此新闻:
近年规模最大的复员转业军人集体维权行动上星期在北京出现,来自全国十几个省份的数千名复转军人上星期二陆续抵达中央军委办公大楼,要求解决久拖不决的复转军人待遇和安置问题。


当局出动大批武警和警察严阵以待,据报道双方都保持克制,没有大规模冲突发生。目击者看到警方强行带走一些情绪激动的示威者,并阻止记者拍照和采访。由于当局封锁消息,目前这次行动的细节还不十分清楚,就连抗议人群的数字的报道也从三四千到一万五千人不等,全凭目击者估计。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近年来北京发生的规模最大的群体事件,打破了中共不允许民众上街的禁忌,并且由于复转军人的敏感身份,使得这次群体行动更为引人关注。近年来复转军人的请愿抗议活动不断,他们究竟有什么冤情?中共对于街头抗议活动一向视如水火,为什么复转军人能够突破当局的禁忌?军队是中共政权的支柱,复转军人的抗议活动会引发何种震动?

历史学者、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先生说,这是今年第二次复员军人示威行动,在六中全会召开前夕,在北京八一大厦前,这算是一个敏感时间发生的敏感事件。这些军人自称代表了19932000年被总政裁军的23千名军人。当时的退役政策是提前给几万块钱,不安排工作,因此这些人现在处境非常艰难。而现役的军官退役,每月都有几千块钱,因此以前退役的这些军人都要来维权。

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说,只有类似这样的意外状况不断发生,才能冲突现有的权力僵局。退伍军人争取权益是维权行动出现的好现象。但中国的军队都是“党卫军”,而不是真正保卫国家的。这些军人退役后成为了全国巨大的负担,无法安置,而且未来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章立凡说,现在已经是一个多元化的信息时代,前一段时间军队可以开始使用智能手机了,但令军队首脑很头疼,因为军人空闲时间使用智能手机接收到了很多信息,这对于中共长期洗脑式的思想控制是不利的。这次复员转业军人的维权行动令在场的军警也表示同情,因为他们也想到了自己的未来。

何频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根本不具备现代化战争的作战能力。习近平采取的方式就是大军改,但这并不是把它变成现代化军队,只是为了权力斗争,因此中国现在的军队处于一种特别混乱的状态。

章立凡说,军人本身有一定的组织性,他们的组织能力比工人、农民都要强很多,因此能形成这种维权运动。虽然现在看来这一事件正在和平进行,高层也从表态上给予足够重视,表示军人不是维稳对戏那个,同时军人也高呼口号听党召唤、拥护习主席,但是双方之间的不信任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听说中共要在人事部中分出一个退伍军人部,但还没有具体落实。

何频说,表面上是安抚,之后就会变成打压。法轮功当时的活动中共也采取了这样的态度,但最终就是严厉的打压。中共现在其实已经在调查活动是谁组织的,联络体系是什么样。军人现在的诉求还是非常单一的,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如果他们的诉求再复杂一点,为了军队国家化,为了军人的荣誉和待遇,那么情况会完全不同。

章立凡说,九十年代除了裁军以外,还有一次巨大的下岗潮,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以买断工龄的方式变成失业者,和买断军龄的复员军人一样。现在又面临着这种产能过剩的局面,如果现在“去产能”、“清理僵尸企业”,对就业市场也会是一次巨大的冲击。再采取这种方式对待从业者恐怕会相当困难。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强,发挥你们军人的作用呀,想想当年你们是如何给共匪卖命的,现在它们是怎么把你们当垃圾一样扫地出门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