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4

从邓小平的政变说起 (魏京生)

转发此新闻:
我从年轻的时候起,就喜欢研究历史。还曾经是老先生十分中意,非要招收不可的研究生。并得到了不止一位老先生的指导,但阴差阳错没有就读,反而意外地参加了民主墙运动,然后不意外地进了监狱。

邓小平

虽然这和邓小平亲自批准的走后门有关,但我反对他的政策却和这件事儿无关。他也没想到给自己制造了一个敌人,虽然也是无意之间的事儿。
正如许多老先生说得那样:真可惜,你如果来所里当研究生,也就不用蹲那十几年的监狱了。

可我倒觉得,为中国的民主自由振臂一呼,比当个研究生更重要。谁一辈子能有这个机会为老百姓尽忠呢,还得感谢老邓把我给后门掉了。否则就不符合历史的需要了,历史充满了这种偶然性,又互相关联。在1978年的民主墙时期我就批评邓小平,也不是偶然的。而是长期观察政治,发现邓小平的阴谋诡计将要得逞,忍无可忍才跳出来以死相拼。

至今很少人谈论邓小平取代华国锋是一场政变;更少有人认为邓小平怀有更大的阴谋。但是因为民主墙运动提醒了很多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老共产党,邓小平当毛泽东二世的野心没有成功。就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也不想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谁也不想再来一个毛泽东了。

但是邓小平卧薪尝胆,卑辞折节最终成功地政变上台,的确干得十分成功。可以作为今人借鉴的典范。其中的经验也可以说是教训,正如老毛说过的那样,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老毛下台之前已经判断邓小平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必然会对继续毛泽东的路线构成致命的威胁。所以换上了大家都认为很老实的华国锋,并给了华国锋足以制服邓小平和一干老干部的权威。不好制服的周恩来和朱德已经在毛之前去世了,按计划华国锋应该在干满任期后顺利地把权力移交给毛夫人和毛的亲信们。

遗憾的是华国锋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能够容忍江青的飞扬跋扈,汪东兴更不能容忍。这种关系的确是老毛看走了眼,他一生中很多次看走了眼,但都有能力补救。可这一次他没有这个能力了,人死灯灭管不了身后事了。

这时候邓小平的机会来了。本来毛泽东算计邓小平在失去权力之后,不可能斗得过江青四人帮。可是没算计到华国锋其实不那么老实,这样邓小平的机会就来了。但邓小平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华国锋和汪东兴都不是草包,他们对党内有实力的野心家必然保持了警惕性。邓小平采取的是卑辞折节,卧薪尝胆的策略。和他当权后对国际社会的韬光养晦有异曲同工之处。

他采取了和林彪事件后同样的策略,给主席写信效忠,甚至说要继续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这种不十分高明的伎俩居然让华国锋信以为真,所以事后人们认为华国锋确实很傻,或者说太老实。这种事后诸葛亮其实没什么道理,因为他们没考虑到地位飙升会使得人的信心爆棚。老华肯定认为邓小平即使玩儿花样,也逃不出他华主席的如来佛手掌心。

但老华错了。邓小平恢复工作后,就积极联络老干部。用毛泽东的一贯手法,私下里串联之后才摆到台面上来,保证一击而中。这是毛泽东在党内斗争中屡试不爽的法宝,邓小平在屡次吃亏之后终于学到了精髓。

但仅仅手法还不足以对抗华国锋的大权独揽。最重要的是邓小平很好地利用了华国锋的错误。华国锋飘飘然的以为人们支持的是他本人,而不是因为他代表非毛化的倾向。所以他继续坚持毛的路线,就成为人们可能反对他的最好的理由。邓小平明智地利用了这一点,很快就组织起反华国锋的联盟,很快就把实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掌权后的邓小平并没有改革毛泽东的模式,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仍然坚持他们老共产党的那套独裁专制的路子。他很快地做了两件事,第一,访问美国来证明他在外交上比华国锋强,同时获得了美国的支持。第二,立即发动了对越南的战争,提高了自己的威望并警告党内对手,军队在他邓小平的手里。这和毛泽东在建国初期的手法如出一辙,是很明显的走向独裁的道路。因此我警告所有的人,邓小平要搞的是新的独裁。

他之后终于没有成为真正的独裁者,并不是他的愿望,而是不得已。全国人民都想要改变毛泽东的模式,党内的和社会上的有识之士形成强大的压力,迫使他违背自己的愿望,不得不在政治和经济两个模式上改革。党内他摆不平,只得实行所谓的党内民主,集体负责制。党外他摆不平,只得实行在各省已经压不住而获得突破的经济改革。说他是总设计师,那可真的是在冤枉他。比窦娥还冤。

不过邓小平还是个聪明人,作为妥协他容忍了所谓的党内民主,但保留了一党专政。作为妥协他开放了半吊子市场经济,保证了短期内的经济增长,但没有放弃国营经济的垄断地位。如今的习近平可没有这么聪明。他正在和全中国人民的愿望对着干,企图恢复毛泽东时代的独裁专制和垄断性经济。不要说全国人民了,就是党内的有识之士也能看出来:习近平的倒行逆施,正是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们的机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魏京生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