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3

李源潮秘密访问美国为自己种下祸根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李源潮“罪”在“里通外国”?》中刚说完“两年来一起被外界媒体齐声唱衰的李源潮近些日子似有“时来运转”之势”,海外媒体即又纷纷转载一篇内容中连李源潮政治死期都明确无误的揭批李源潮的文章,标题为《这一回真的要动李源潮了》。


该文中说:最近有两则消息引人瞩目。一是《胡锦涛选集》发行,习近平专门为此召开会议,并发表讲话,其声势虽不及当年《江泽民选集》发行之时,但在今时今日,已颇为难得;二是坊间盛传,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将出任宁波市市长,副省级。这两件事折射的,是同一信息:习近平要对李源潮动真格了。

上面两件事,不仅是习近平对胡锦涛的安抚、补偿,更是把胡锦涛及胡家与团派切割开来。不同于江泽民的主动支持、配合习近平对江派“动刀”,以帮助自己选定的接班人“定于一尊”,习近平的上台非胡所愿,且与其目标、利益多有抵触,虽然双方都“顾全大局”,但习、胡之真实关系可想而知,这也是习近平反腐先以江派而非团派作为突破口的原因──先易后难,事理之常也。同样因为这个原因,习近平动江派,动的多是政治上的“死老虎”(已退休);动团派,动的则是“活老虎”(仍在位,甚至有更进一步的潜力),盖内外、亲疏有别也。

在江派阵营屡遭重创,反腐已成磅礴之势后,以拿下令计划为标志,习近平才开始对团派“动刀”。对此,作为团派盟主的胡锦涛未有公开表态,但没有表态就是一种表态。如果习近平进一步下重手,比如拿下李源潮,胡锦涛的反应殊难预料......

所以,胡锦涛出招的时机选择很妙,所谓《选集》,早不出晚不出,筹码偏偏在这个时候祭出,正卡在十九大前的节点上。习近平起先似还不以为意,后来才予以重视,乃至以重招相安抚。

该文最后说:习近平的这两招也玩得很漂亮。一曰“安其心”,通过对《胡锦涛选集》发行的隆重其事,表明你胡家是安全的,反腐再怎么反,也不会到你头上;不但安全有保障,且历史定位也有保障,在“虚”的一方面,可说已经做到极致。二曰“予其利”,对胡锦涛及胡家来说,发财是其次,最大的利,就是儿子的前途,现在习近平主动在这方面作出安排,于“实”的方面,胡锦涛还能有什么不满意?两招一出,虽无法从公开途径了解胡锦涛的反应,但从其个性、处境看,妥协、“顾全大局”将是势所必然──团派的小兄弟、袍泽固然重要,但哪里比得上自己家的安全、自己的历史地位以及子女的前途?况且,即使强行出头,结局也难如愿,最多两败俱伤而已。两招搞定胡锦涛,将其与团派势力切割开来之后,习近平就可以安心对团派动大手术、从容布局十九大了。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现在已成半个“死老虎”的李源潮。从时间节奏看,对李源潮的处理很可能就在六中全会前后,也就是此一个月之内。

反正中共的六中全会即将召开,届时的李源潮是否真会 遭到“处理”,外界都等着看好就是了。不过无论李源潮的政治未来如何,笔者始终倾向于相信李源潮在十八大上未能“入常”,最终只被安排成为一个有职无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常”副主席(不是由政治局常委出任的副主席),并非因为被抓到了贪污腐败的把柄或者“在海外养有情妇”什么的,而是“路线上出了问题。

笔者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与“看好”李源潮十九大“入常”之可能性文章出台的同时,也还有为李源潮十八大上未能“入常”抱屈的文章出现,比如《路透揭秘:李源潮汪洋失去常委资格内幕》一文。

另外一篇与上一篇内容有所重复的文章《李源潮曾因推动党内民主失去常委候选人资格》,内容中更是充满了对李源潮未能“入常”的惋惜之情。

文中说,李源潮的改革派风采早为世人赞赏。早在200110月,时任南京市市政公用局局长的朱自强在浙江宁波酒后非礼餐厅女服务员。此时,刚出任南京市委书记一个月的李源潮,马上宣布撤除朱自强等五人的职务,并随即在南京推出“万人评议机关”活动,力求借此加强公众监督、遏止权力滥用和腐败蔓延;并且在担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期间,李源潮作为中共中央组织部和国家外国专家局在中国国内选派的两人之一,参加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举办的“发展中的领导者”培训班学习。该培训强化了李源潮的国际视野。

该文引述刘方远的《李源潮传》一书中的话说,主政江苏时,李源潮的一些政治主张和尝试,尤其是推动党内民主建设,曾在2006年至2007年期间,向中央请缨要把江苏当成党内民主试验点等等,当时在北京精英阶层赢得很好的口碑,这也是他担任中组部长后被外界寄予厚望的原因之一。

一位熟知李源潮的消息人士曾对刘方远说,李源潮在江苏任职期间积极尝试和推动党内民主,至少在当时给外界留下有政治诉求的印象,从而也被视为党内改革派,但李源潮的主张并未得到时任总书记胡锦涛的支持。换句话说,胡锦涛在政治上的不作为,让李源潮的政治主张不了了之。

《中国的党内民主:我们应该拿它当真吗?》一文的作者李成介绍说,“当李源潮从2001年至2007年在南京和江苏任党委书记的时候,曾按部就班地实施高层地方领导人的党内选举。这一实验远远早于其他城市和省份。”

李成写道:“按照李源潮的说法,中国的领导人不乏智慧或意见,但需要更多的勇气和胆量,以寻求更大胆的民主改革。”

20091019日《人民日报》,在二版刊登李源潮的长篇文章《坚持民主公开竞争择优 推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共十七大刚一闭幕,也就是李源潮升任中央组织部长两周后,2007111日便在《人民日报》发表长篇文章,论述“推进党内民主建设,增强党的团结统一”。在这篇长文中,李源潮从四个方面论述的推动党内民主建设,“党内民主建设历来是党的建设的重大问题”、“推进党内民主建设的主要原则”、“推进党内民主建设的重要举措”、“坚持维护党的团结统一”。

需要指出的是,在十八大前“失常”后,路透社曾引述中南海消息称,李源潮失去进入常委候选人资格的主要原因,是他推动党内民主的主张,遭到政治元老们的反对,并要求对其展开内部调查,等等。

而笔者当时得到的消息是,以宋平为首的几个党内保守派元老对李源潮最为痛恨的就是在他担任中组部长期间令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成为中共“中共第二党校”。

中共党内人士谁都知道,中共中央直属的干部培训机构除了中央党校和中央社会主义学院,还有三所干部学院,分别是浦东干部学院,井冈山干部学院和延安干部学院,这三所学院都是李源潮出任中组部长之后才正式启动,李源潮分别是这三个学院的首任理事长和院长。

而在李源潮兼任这三所学院院长的同时,也还兼任着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同学会名誉会长,所以在当时的中组部内部连副部长、部务委员们都敢当着李源潮的面戏称中组部有直属四大干部学院,分别是上海浦东学院、陕西延安学院、江西井冈山学院和哈佛肯尼迪学院。

李源潮是200710月在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并兼任中组部长的。期间,他于200910月秘密访问美国,主要目的地之一就是他的“母校”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母校”为他举行了欢迎会,他在会上动情地回忆说他自己是在担任南京市委书记期间到肯尼迪政府学院的,结束学习回到南京的几周后就遇到一次严重的食物中毒危机事件,他迅速采取应对措施并阻止了危机的扩大。

他说:“在处理这次紧急事件的过程中,哈佛所受的培训对我帮助很大。两百多人获救,36个小时内投毒的嫌疑犯就被捕,我们地方政府的做法得到了中央政府的肯定。所以,今天在这里我想说谢谢哈佛!”

当时无论是中共官方媒体还是美国媒体,都对李源潮的美国之行未报道一个字,但他李源潮在哈佛的一言一行都不可能不被“家里”知道。于是,老资格的前任中组部长宋长气愤难忍,指责“中组部居然也里通外国,把我们党的高级干部一批又一批地送到美国资本主义学院接受和平演变的训练”。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时间机器 说...

我是南京人,对他可没有什么好印象,文尾说的投毒事件,实际死了几百,就是李源潮强压媒体,只报了几十个,当时记得他脸色铁青,生怕耽误了前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