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9

“习核心”的诞生是中国的悲哀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历时四天,昨天在北京闭幕。根据中共的宣传口径,“从严治党”是会议的主体。会议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两个与“治党”主题有关的文件,也通过了《关于召开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但是在全会发布的公告中,尤其是在官方媒体随后所做的大量解读中,上述三个文件显然都只不过是陪衬,此次会议真正的政治成果是宣布习近平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


“第x代领导核心”这个词是邓小平发明的。一九八九年武力镇压示威民众和进行党内领导层政治清洗之后,邓小平在一次的谈话中,正式提出了“核心”的提法。他称毛泽东为中共党的第一代核心,自己为第二代核心,而刚刚取代赵紫阳担任总书记职务的江泽民为第三代领导核心。邓小平提出“核心论”主要有两个政治意图,一是为自己三度废黜党的最高领导人的政变行为辩护,表明其合法性;二是要压制以李鹏等人为代表的党内极端保守势力对江泽民的挑战。

在胡锦涛接替江泽民担任党的总书记之后,不再沿用“以xx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提法,改为“以xx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这个新提法一直持续到这次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前。当初,用“以xx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取代“以xx为核心的党中央”有几个因素,其中当然包括:一是江泽民栈恋权力,不愿意让出“核心”桂冠;二是胡锦涛也没有去抢夺那顶桂冠的政治胆量。而没有了“核心”桂冠,胡锦涛时代彻底沦为“击鼓传花”似的被动治理时代,至今为党内外所诟病。

在时隔十四年之后,“核心”这一特殊政治标签终于在中共的政治词汇中强势回归,这意味着中国政治生态的重大变化。在带上“核心”的桂冠之前,毛泽东和邓小平都经历了血腥的战争洗礼和残酷的政治倾轧;江泽民的“核心”桂冠则是邓小平为了自己的政治算计而为他册封的。与这些以往的“核心”不同,习近平在短短的四年的时间里,自己亲手为自己戴上了“核心”桂冠,这既体现了习近平在政治斗争中的强势地位,也很可能预示他将采取更大的政治举动。

事实上,在习近平成为核心之前,中国高层政治生活已经发生了一些重大变化。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政治局常委“九龙治水”的所谓集体领导体制不复存在,总书记习近平已经一言九鼎。本来总书记的职位本身说到底只不过是一个常委会的召集人身份,而领导核心则不仅意味着政治层面的更大的权力,也意味着精神和思想层面的权威,这意味着习近平正在坚定地要将自己塑造成为中国执政党思想的引领者、规则的制定者、最后的裁判者。

习近平进军“核心”神坛的进程实质上是一场权力战争,这场战争的时间不长,但是并非没有风险。在这一场战斗中成为阶下囚的那些政治局常委、委员和军队大佬,都是染红“核心”桂冠上红色宝石的祭品。他们曾经的显赫地位和盘根错节的政治背景,也说明了习近平权力之战的艰难。 从这个意义上看,与被人抱上圣坛的江泽民和不敢坐上圣坛的胡锦涛相比,习近平的政治胆量明显强过他们,这应该与他的太子党背景和在老一辈政治玩家中的长期侵淫不无关联。

政治领袖成为领导集团的“核心”本是题中应有之义。但是在政治思想控制严格的中国执政党和中国社会,“核心”的含义与民主政党和民主社会中领袖的含义有着很大的不同:他不仅是政治领袖,也要充当精神教主,他要用自己的思想去占领数十亿民众的脑袋。历史无数次证明,这不仅是一个不可能的使命,而且任何类似的努力都会导致社会向中世纪的思想禁锢状态倒退。不幸的是,中国似乎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大踏步地倒退。正是这一点,使得我在新的“核心”诞生之际为中国感到悲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胡少江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刘刚 说...

王岐山主导的反腐是只打虎不拍蝇的政治清洗。他的这种为权而不是为民而进行的打虎运动跟我们普通百姓没有丝毫关系,反而使乡镇和村/社区/居委的苍蝇加重了对我们的盘剥。这些盘踞在中国各个地方的“土皇帝”无法无天,你王岐山拍过吗?就拿重庆荣昌为例,该地的公安局副局长曾骑就是一个地痞流氓出身。积极追随他做恶的荣昌警察有郑益民,陈安东,汤高秋,谢玉祥及荣昌当地的恶势力胡康林集团。荣昌安富的苍蝇欺上瞒下骗取国家的各项惠民资金。如安富沙河村的村官刘国成私吞困难群众的低保,截留国家的惠农资金,私卖村里的土地。可是从王岐山到县委的纪委书记对这些却视而不见,都忙着高举这把“反腐”利剑清除异己,并美其名曰为“打虎”。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全力支持刘云山阻止王岐山的这种假公济私的打虎运动,把反腐的重心转移到拍乡镇和村/社区/居委这两级的苍蝇上来,把薄书记的打黑继往开来,彻底铲除各种形形色色的黑恶势力。

匿名 说...

不懂不要胡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治病也要有个循序渐进吧!根子烂了,不根治上层建筑物,治理基层,简直就是个笑话,那根本就不可能,治标不治本。先把上层抹平喽,再上层治理基层才是正道。这个过程中,习近平拥有绝大的权威,是实施这种改革的关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