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0

抢班夺权现异动:李克强不同意黄奇帆取代杨晶

转发此新闻:
李克强和国务院说再见?

网络上一篇文章说,“习近平上台最受委屈的人是谁,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就是当今的总理李克强。”

从人们期待的“习李体制”问世,到习近平小组治国、国务院被架空、权威人士《人民日报》近乎点名的批评,习李之间的矛盾近乎公开化,只有短短三年多的时间。

在今年两会上习近平与李克强全无交流,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破裂、势成水火

中国国务院总理每届任期五年,最多可以连任一次──也就是说,最长任期为十年。李克强的前任李鹏和温家宝都干满了十年,只有朱熔基因为年龄涉及到中共“七上八下”的规矩而只做了一任。李克强出生于1955年,到2018年时也只有63岁而已──这个年龄在中共领导人当中属于“正当年”。

北京消息来源对《政经》指出,如果让“正当年”的李克强离开法律上拥有相当实权的总理位置去当委员长,从表面上看,李克强以党内二号人物身份出任人大委员长,等于提升了人大委员长在党内的地位(现在担任人大委员长的张德江在常委中排位第三),但实际上,如果李克强进入人大,意味李克强被挤出国务院。国务院这个位置实在太重要,习近平需要自己的人在这个位置上。

在中共十八大召开的前一年,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十八大报导与分析小组在研判李克强的四个出路时,指出其中“最糟糕的出路”就是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该小组评论称,“人大委员长是个非常清水的部门,位高但是权不重。”

“他自己是学法律出身,别人要让他担任立法机构负责人,自然会有很多理由。希望他推动立法工作的进步,制定许多法律,填补现在最重要的法律空缺,如税收和国家干预经济的基本法,使财政部和发改委的权力受到法律的限制,或者推动新闻法立法等等。”

“但事实上,即使他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并且具有锐意改革的思维,李克强也不可能把这个改革以一己之力推动下去,周围的阻力一旦很大,他是无法招架的,因而也只有顺水推舟。如果做一个这样的人大委员长,显然不符合他的性格与愿望。”这是明镜十八大报导与分析小组于2011年撰写的评论。

可眼看着习近平对他是越来越不满,李克强是继续当总理这个“空头司令”,还是转任人大委员长发挥法律专长,还是去政协发挥余热,现在谁不确定,但相关的舆论却越来越多。

一些对中国政治很了解的人对《明镜邮报》介绍说,过去几年,习近平的强人作风--尤其是极左言行,引起了各种势力的反弹; 现在,各种政治势力已经在考虑提出各种方案来制约习近平,给习削权,甚至用对付赫鲁晓夫的方式把习近平赶下去。


如果单就个人和自己派别的力量,李克强无疑不是习近平的对手,加之身体、性格等多方面原因,李克强甚至让人有逆来顺受、等待十九大下课的姿态。但是习近平不但动了李克强的“奶酪”,而且一口气动了高层这么多人的“奶酪”,各派力量“不谋而盟”联手限制习近平,就在两会举行的这十来天,由于任志强事件和忠诚共产党员公开信事件作为撬动的支点,局势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有分析人士对明镜新闻形容,好比习三年来那种无往不胜的金刚罩被破功了,甚至有可能一举而使中共高层再次回到集体领导体制。在这种非常局面下,李克强这个合法的“第二号接班人”、“第一副帅”的身分,就有很大的作用了。

如此看,李克强未来面临的选择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成为下任总书记。

“我炮,故我在”的任志强还真炮打习近平,打乱了习近平的大计。

习要拿下国务院

熟悉中国政商关系的金融界人士对《大事件》说,现任重庆市长黄奇帆一直被各界看好参与、并具体统筹管理中国金融业,内定为国务院秘书长。这一职务通常兼任国务委员,就是排在几位副总理之后的副国级。在受到习近平抬举后,黄奇帆甚至还一度跑到北京来聆听习近平讲话,接受进一步指示,也见了一些人,准备正式就任, 但李克强坚决反对,消息人士对《大事件》透露,李克强不同意撤换现任国务院秘书长杨晶。

现在,黄奇帆的任命仍然陷在争执之中。这一事件反映李克强不是完全地、百分之百地对习近平服输。

中国的党政之争是有传统的。中共进城、定都北京之后,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设在中南海,党中央在中南海南院办公,国务院在中南海北院办公,所以党中央领袖和国务院首脑,以及各自率领的队伍,彼此发生争论或分歧,人们便戏称之为“南北战争”。

曾任中国银行国际执行总裁、中国投资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官拜正部级的高西庆在纽约一次研讨会上,描绘了中南海南院和北院之间不同于中共历史上残酷斗争的另类相持不下的紧张关系,“过去有些斗争,1989,或者1976,你总能看见反对派,这次不同。我最害怕的不在这里,如果两大派在那里斗,你至少知道应该站在那一边。但现在,在我看来,绝对没有问题的是,双方虽然对一些问题意见都一致──如果确实有双方的话──但看上去他们却没有能力,或是....

“或是”什么?高西庆欲言又止,但分析人士解读其没有说出的话:“或是双方并不真的意见一致”;“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人的心思并不在解决改革国企、去产能问题上”。

总之,中南海南院与北院“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早已经成为人们普遍的感觉。分析人士认为,2016年夏天的北戴河会议上摊牌也好, 2017年中共十九大的会前掀桌也罢,真要“南北战争”,原本被各界视为“弱者”的李克强,就必须下定破釜沈舟鱼死网破的决心:要么逼迫习近平让出部分权力,要么自己就可能沦落得更加边缘化,别说去当花瓶摆设的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了,中共不是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党内斗争失败者的先例吗?就算不致于像高岗、刘少奇、林彪那样死于非命,享受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等人被打入冷宫的待遇,总是完全可能的吧!

所以服不服是一回事,敢不敢撕破脸是一回事,而能不能赢又是另外一回事。有分析人士指出,即便从表面上,也可以发现中国政治的诡异。或许这是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最激烈权力斗争的前夕。最早,将在2016年夏天的北戴河会议上摊牌,最迟,也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的会前掀桌。

来源:《内幕》


转发此新闻:

6 条评论:

刘刚 说...

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打倒习家军,斩首习近平,还我薄熙来!

匿名 说...

李克强这个废物!只知道印钱!

匿名 说...

北京丰台法院女法官袁艳玲表示某驻地方部队已经做好准备

陈浩南大大 说...

你是谁?你有什么企图?薄熙来是你什么人?

匿名 说...

顶,支持团派,一支独大不是什么好事,各派势力平衡才有助于将权力关在笼子里。

匿名 说...

李克强搞经济还是可以的,千万别换毛太祖一类的蠢货,只会让饿死三千万的可怕事件重现大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