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5

大忑儿忑乞米 撒币清单保密

转发此新闻:
上海话有不少会讲不会写。比方讲“忑便宜”的te(普通话“占人便宜”或“乘人之危”的意思)。

顾名思义,忑便宜,忑便宜,前提是要有便宜可忑。换言之被忑方应有软档供人以忑。

吕宋岛酋长大忑儿忑的访华,看上去就是抱着这个卑下心态来的。

照为证:新华社摄影记者数码相机里上千张习大大迎宾照,偏偏千挑万选出一张大忑儿总统整一个叫花子死乞白赖般的尾随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通稿见报照片。

据截稿前BBC最新报道,(大忑儿忑)已经成功签下13份之多的合作协议。但是北京媒体并未透露具体合作协议数量。也许忌惮外界一贯的“大撒币”批评,本次签约,北京对具体合作数额,多少真金白银撒出去,暂时保密。

胡调至此,请伟国进来谈谈这次极为滑稽的国事访问。(上海话“大“读音du)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


【读报补丁】

你们就真的不担心杜特尔特再变脸? 蔡慎坤 慎说  网易博客
  • 雾霾紧锁的北京城,这几天张灯结彩迎来了一批稀客,菲律宾总统带领着庞大的商务代表团拥进北京,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顶着雾霾,亲自到飞机旁恭候这位以民粹著称的“大嘴巴”总统,党和国家领导人也要轮番现身,与杜特尔特亲切交谈甚至举杯畅饮,凤凰卫视、央视对杜特尔特进行了一系列专访,钓鱼台国宾馆的高规格接待,剑拔弓张的对手一夜间成为同床共忱的情人,恍如隔世让人几乎不敢相信。
观察家们认为,杜特尔特此次访华,将以寻求经济合作以及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友情投资”。就在杜特尔特访华前夕,中菲经贸关系已经开始解冻。中国解除了对菲律宾香蕉、菠萝等农林水产品长达四年的进口禁令,还将解除对菲律宾芒果、火龙果、对虾、螃蟹等农产品海产品的禁令。有媒体更预测,中国富人们正在谋求官方对上千万“菲佣”敞开大门,因为受过良好英文教育且很忠诚的“菲佣”正成为中国富裕家庭的选择。

在访华之前,杜特尔特接受了央视记者水均益的专访。提到对这次访问的期待,杜特尔特毫不掩饰地说,菲律宾经济不景气,希望中菲关系回暖能够带动菲律宾经济的发展。“菲律宾在经济上唯一的希望,实话实说那就是中国。”“我会带着友谊来谈,伸出我的手,带着温暖的兄弟情义,同时也会请求帮助,我要诚实地说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就在杜特尔特启程访华的第二天,菲律宾爆发了一场有节制反美示威,大约1000名示威者在美国驻马尼拉大使馆外示威。示威者要求美军撤出菲律宾,支持总统杜特尔特奉行的独立外交政策。(CNN)18日,仅仅几个月时间,菲律宾就从中国的严厉批评者转变为潜在的盟友,杜特尔特更加独立的外交政策无非是疏远美国。

《菲律宾星报》10月19日报道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说,中国是唯一公开支持菲律宾政府打击非法毒品交易的国家,而美国和欧盟则只知道一味指责。“中国是唯一公开声明坚定支持我国扫毒行动的国家”,杜特尔特在北京说。杜特尔特强调,中国从未指责他的扫毒行动,而美国和欧盟则都要求他停止行动。“美国、欧盟、其他国家除了没有为缺乏资金的我们提供援助……还只是一味的指责,中国则从未指责”。

新加坡亚洲新闻电视台(Channel News Asia)消息称,中国地产巨富、世纪金源集团董事局主席黄如伦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郊区捐建了一座大型戒毒中心。黄如论80年代初到经济繁荣的菲律宾打拼,并捞得第一桶金,很快回到中国投资地产成为巨富,并多次入选中国富豪榜和慈善家排行榜。

菲律宾卫生部长乌必尔盛赞黄如伦的义举,称“这个项目将不仅可以使那些我们想去帮助的人获益,而且可以改变我们国家的形象。”杜特尔特上任后在菲律宾进行的“扫毒战役”因杀人过多而受到西方人权组织的诟病,而这些批评成为导致他与欧美关系紧张的直接原因。自杜特尔特上任以来,己有数千名吸毒品被军警击毙,导致西方国际对菲律宾滥杀无辜的指控,这些指控让杜特尔特恼羞成怒,上个月甚至张口就骂美国总统奥巴马是婊子养的……使得传统的美菲关系一落千丈!

一个动辄就变脸的民粹领导人,在享受红地毯美酒的款待之后,在拿到一大笔援助之后,会不会再变脸?你们就真的不担心?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三十四

经过一个多月的奋战,一本三十来页的《陈毅同志言论小集》的清样赶排出来了。这本小册子是从陈毅一九五三年至一九六六年期间,在上海、北京等地各种会议上的报告、讲话以及接待外宾时的谈话记录中摘抄编成的,共分九个部分,都是上纲上线的,标题如下: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否定历次政治运动,鼓动右派分子翻案和向党进攻。

顽固反对在各项工作中突出无产阶级政治,为复辟资本主义大造舆轮。大肆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积极主张阶级合作,反封社会主义革命。否定工人阶级领导,丑化工人、贫下中农,反对知识分子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贩卖赫鲁晓夫的‘三和’路线,美化和投降帝、修、反。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破坏无产阶级文化革命。

小册子编成后,送王洪文,我和王少庸审定,我觉得上纲上得不够,便把小册子的标题改成《陈毅反动言论小集》。最后送张、姚过目后,一共印了八十多本,准备分发给上海的“九大”代表。

一九六九年一月,上海召开了一次区、县、局的党员代表会议,会上王洪文宣读了“九大”代表的预选名单,还专门宣读了陈毅的来信,大家举手通过,上海参加“九大”的代表就算正式选出来了。

根据张的“指示”,八十名上海出席“九大”的代表集中到延安西路二○○号文艺会堂,举办“九大”代表学习班。学习班由王洪文介绍“安亭事件”和“打‘上柴联同’”的经过,由我介绍“一月夺*权”的基本经验,由马*天水介绍上海工业生产和经济工作的基本情况,由王少庸介绍项目工作情况、等等,使代表们做到心中有数。学习班结束之前,又把铅印的《陈毅反动言论小集》小册子,分发给毎个上海的“九大”代表人手一册,要他们预作准备,以便到“九大”会议上去和陈“展开面对面的斗争”。

除了收集陈的材料以外,张还指名要收集“‘二月逆流’黑干将叶剑英、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聂荣臻等人的材料。上海“九大”材料小组当然也不遗余力地收集到了。有些材料已经印成了淸样,还有些关于陈毅,叶剑英等的内部絶密材料,是手写的,仅供领导参考。这批材料,共计七十六份,一千一百六十三页。—九六九年三月初,中央通知王洪文和我立即乘飞机去北京,参加“九大”预备会议。临上飞机之前,王的秘书小廖提来一个大皮箱,交给我们拎到北京去。皮箱里面满满地装着上海收集到的全部材料;王还把八届十二中全会的演示文稿全部带上,因为那里面刊载着揭发陈从井冈山时期起反对毛的多篇发言稿。这些都是我们准备在“九大”会议上向陈等人猛烈开火的“重磅炮弹”!

王洪文对陈毅说,“送你一本《言论集》”

“九大”开会期间,王洪文、我和王秀珍率领的上海代表团住在京西宾馆,张、姚等“中央文革”成员住在钓鱼台。大会开幕之前,张、姚到京西宾馆看望上海代表团。张春桥穿了一身军装,洋洋得意,气色很好,他对王洪文、我和王秀珍说:陈是上海选的代表,他应当参加上海小组的活动嘛。你们可以通过大会秘书处通知他,什么时候开会,就让他来参加,听听大家的意见……
姚也穿起了军装,但衣服看起来总是不太合身,绉巴巴的,袖子过长,样子显得有些滑稽。他接过张的话头:“我同意春桥同志的意见……”这是姚的习惯用语,一开口往往先来这一句,而且他往往重复他所要强调的话,“你们可以事先分一分工……分一分工,按照陈那本言论集的几个部分,要上海的代表们分头准备一下……准备一下,从不同的角度发言,进行批判。”

“我们想把那本《陈毅反动言论小集》,送一册给陈本人,让他自己看看。”王洪文出了一个点子。

“可──以。”张拖长了声音回答,“应该是肃清陈在上海的流毒的时候了。”

一切部署就绪,就等陈出场

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晚上,北京京西宾馆第一会议室里灯火辉煌。上海的八十名“九大”代表整齐地坐在会场里。张和姚故意不到场,王洪文和我以及上海警备区的一位副司令,坐在铺着白桌布的主席台前,旁边给陈留了一个空位子。

王秀珍喉咙响,声音尖,事先商量好由她守候在会场门口,一看陈进场,就带领大家喊口号。当时,“九大”秘书处由中央军委办事组成员,空军司令员吴法宪负责,他听说上海小组要批陈,特地派了两名联络员来,坐在后排,一面作记录,一面观察动向。

会场里的空气,一时显得有些紧张。开会时间到了,代表们都齐刷刷地转过脸去,朝会议室的入口处张望,等待陈进场。

忽然,听见王秀珍的尖嗓子高声喊将起来:“打倒‘二月逆流’黑干将!”

“陈毅必须老实交代!”

“陈毅必须低头认罪!”

代表们也跟着齐声叫喊起来。

陈来了。他的额顶已经几乎全秃了,头部两边出现了许多花白头发,过去红润丰满的脸显得瘦削了许多,脸颊边原来鼓起的腮帮子,现在也松弛地垂了下来。他穿着一身半旧的暗靑色呢军服,没有戴军帽,也没有佩领章、帽徽。见过的人,觉得他和过去那种戴着法兰西小帽,风流调傥的模样比较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会议由我主持。我示意陈在主席台的边座上坐下,接着便来了一段开场白:

今天,我们“九大”上海小组的八十一名代表,在这里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陈同志作为上海小组的成员之―,今天也来参加会议。遵照毛的指示,我们上海市的党员,选举陈为右的代表。陈过去去在上海工作期间,存在着严重的错误: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又卷进了“二月逆流“。对这些问题,我们上海的代表们必须进行清算。

我说到这里,王洪文从档案袋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陈毅反动言论小集》,举在手里扬了扬说:我们把陈过去在上海等地发表过的讲话,编了一本集子……今天,我们要把这本《陈毅反动言论小集》当面送给陈毅同志,希望你能和大家一起,彻底清算自己!

说罢,王洪文把小册子递给陈。

陈一下子懵掉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会收到道样一份见面礼。他欠起身子,双手接过小册子,讷讷地说:“应该清算……应该清算……我在文化大革命中犯有严重错误,承蒙上海党选我当‘九大’代表,我很惭愧,我一定要……”
“什么上海党,北京党的,我们的党只有一个。你陈毅这种说法是制造分裂!”主席台下面飞出一条大嗓子,打断了陈的话。

“是的……是的……”陈更加惶恐不安,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主持会议的我见到一上来就让陈威风扫地,很满意,就宣布批判发言开始。第一个发言的就是王洪文,发言的题目,是《彻底揭露陈毅同志一贯反对毛泽东思想的丑恶嘴脸》;接着,嘉定县农民代表周某的发言题目是《批判陈毅同志反对工农兵、大搞阶级投降的反动本质》,上海第十七棉纺织厂唐某的发言题目是《看陈毅同志在“二月逆流”中的拙劣表演》……代表们事先都作了准备,他们的批判发言一个接着一个,像连珠炮似地向陈毅射去;陈忙不迭地在桌子上做着记录。批判会足足开了两个多小时才暂告结束。

午夜,代表们聚集到京西宾馆底层大餐厅去吃夜宵,王洪文、我和秀珍都兴高采烈,以为声名显赫的元帅,如今被我们批得晕头转向。初战告捷,使我们的情绪处在兴奋的状态之中,几个人胃口大开,多吃了几根炸油条,多喝了几碗酒酿蛋。在餐桌上,我们商定要趁热打铁,继续再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秘密撒币是必然的趋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