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7

以爱心吃人的软恐吓

转发此新闻:
都说人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这种自由不是等来的,而是争来的。不争不要,就想有免于恐惧的自由,那是懒汉的想法。

失去生命、财产、自由的权利,人人都会处于焦虑与恐惧的状态。

怕就怕在,每一个人生活在恐惧状态而不自知,并把这种恐惧状态当成生活的常态。人人都恐惧,人人都有平等的恐惧状态,人人都有了阿Q式的自我满足感。

恐惧与恐吓有着密切的关系。恐吓又分为两种,一种是硬恐吓,另一种是软恐吓。两种恐吓方式,都会让人产生恐惧。如果两种恐吓并用,如果人们习惯了恐吓,让恐吓成为常态,让恐惧成了生活方式,人们不再具有反抗的想法和要求,奴隶的生活也就不请自来。

所谓硬恐吓就是说抓你就抓你,说整你就整你,说打你就打你,抓你整你打你没商量。要是讲法律,人家会说,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法律这东西,就成了人家的家法,讲起家法来,也是严厉得很。比如普通人家的孩子,买个仿真枪,就会判无期徒刑;官员买个真枪,只判三年徒刑。再比如,薄熙来的夫人杀人判死援,而强拆人家房屋,贾敬龙奋起反抗,杀了作恶的书记何建华,被判了死刑。

有压迫就有反抗,反抗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得权利。争得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争得免于恐惧的权力。失去生命、财产、自由的权利,人人都会处于焦虑与恐惧的状态。生命、财产、自由的权利不丢失,免于恐惧的自由才会成为现实。

与硬恐吓并存的,是软恐吓。这种软恐吓就是不抓你,不整你,天天吓唬你,天天威胁你,有事没事找你谈个话,让你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软恐吓也得有硬恐吓作后盾,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软恐吓是生活的常态。这种软恐吓经常打着温情脉脉的面纱,让恐惧在无形中迷漫开来,让人陶醉于恐惧状态而难以自拔。不但难以自拔,且还对软恐吓之人具感恩之情。

软恐吓典型的表达方式是:对你好。我让你不说话,是对你好,为你的安全着想。我让你不议论政治,对你好,为你的安全着想。我让你不妄议,是对你好,为你的安全着想。软恐吓打着利他主义的旗帜,显得爱心满满。软恐吓是以爱心吃人,让人活在恐惧之中还充满感恩之情。

软恐吓是一种社会状态。这种社会状态充满政治雾霾。政治雾霾既然存在,逃也逃不了,那就自觉地吸,反正大家都是你吸我也吸,吸个痛快,得了政治尘肺病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于是,人们经常看到,只要某个人发表个意见,表达个言论自由,议论个政治,就会有亲友说政治对你有何好处,别乱说,小心被抓。反右、文革都是因为议论政治的结果。这个国家与自己无关,莫谈国事最安全。没事旅游、吃吃喝喝,人生快乐又平安。

软恐吓这种社会病,还真是坏制度导致的直接结果。一个好的制度,人人都心境平安快乐。如同美国,说话自由,做事自由,只要没违法也就没处罚。说事做事不太合适,有点非主流,别人也只是好心劝告,甚至连劝告都没有,自由就行。一个坏的制度,本来大家都害怕,大家都不敢议论政治,忽然有人突然谈论政治的种种不是,一大群人都会上来吓唬你,你是要把狼召来吗?

狼来了,可不是专吃某个人,而是没有目标地吃人。动物世界的食肉动物,在围猎的时候总先掀起恐慌状态,让目标动物没方寸地奔跑。人比动物聪明,人更能通过多种方式让社会群体处于恐慌状态。那些掌握绝对权力的人,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人人都处于恐惧状态,茫然不知所措,统治起来就容易多了。因为这个时候,特别需要一个超凡魅力的伟大领袖或者救世主。

来源:东方日报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王岐山主导的反腐是只打虎不拍蝇的政治清洗。他的这种为权而不是为民而进行的打虎运动跟我们普通百姓没有丝毫关系,反而使乡镇和村/社区/居委的苍蝇加重了对我们的盘剥。这些盘踞在中国各个地方的“土皇帝”无法无天,你王岐山拍过吗?就拿重庆荣昌为例,该地的公安局副局长曾骑就是一个地痞流氓出身。积极追随他做恶的荣昌警察有郑益民,陈安东,汤高秋,谢玉祥及荣昌当地的恶势力胡康林集团。荣昌安富的苍蝇欺上瞒下骗取国家的各项惠民资金。如安富沙河村的村官刘国成私吞困难群众的低保,截留国家的惠农资金,私卖村里的土地。可是从王岐山到县委的纪委书记对这些却视而不见,都忙着高举这把“反腐”利剑清除异己,并美其名曰为“打虎”。替天行道,挺江救薄,绝地反击,全力支持刘云山阻止王岐山的这种假公济私的打虎运动,把反腐的重心转移到拍乡镇和村/社区/居委这两级的苍蝇上来,把薄书记的打黑继往开来,彻底铲除各种行行色色的黑恶势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