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4

刘亚洲胞弟刘亚伟:唯有政治改革可维系中共生存

转发此新闻: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上将、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的同胞弟弟刘亚伟昨天在美国一个公开论坛表示,习近平对政治改革是相当认真的,他握有权威及政治资本,而且唯有推行政改,才可以维系中共的继续存在。

这个名叫「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前景」研讨会由中国民主论坛主办、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系、北京之春承办,于当地时间103日开始,一连三天举行。会议的主题为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前景-正义与邪恶的博弈,国际社会的道义责任和选择。

与会者包括纽约城市大学教授以及纽约大学政治学客座教授夏明,学者章家敦,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及佐治亚帕里米特学院教授刘亚伟,以及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魏京生、陈破空、黄慈萍、项小吉、王军涛、姚诚、滕彪以及陈小平等。

刘亚伟(左)与刘亚洲兄弟

昨天的首日会议为英文,刘亚伟教授做了演讲。作为中共著名军事将领的胞弟,外界十分关注他是如何判断中共的政治前景和中国的未来。

可以理解的原因,刘亚伟教授的发言,按照中共的标准并无越距,但是仍然透露出他对中共政治前景和中国前途的忧虑。

对中共现任领导人习近平,刘亚伟教授显然寄予很高的期望,认为习对政改相当认真,因为他握有权威及政治资本。

刘亚伟认为,虽然习近平极少在公开的讲话中谈及政治改革,但他引有传闻说,中共在军队改革之后,将会有实质的政改。而唯有政改,才可以维系共产党的存续。

原籍浙江温州的刘亚伟是中共著名将领刘亚洲是同胞兄弟,而刘亚洲则是中共开国元老、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但是外界还有所不知,刘氏兄弟的家庭勘称为中共将领之家,其父六十年代曾是中共军队师级军官。

《温州日报》曾曝光,刘亚洲的母亲养育了五个儿子,长子刘亚洲上将,现为国防大学政委;次子刘亚苏少将,现为总参副军职;三子刘亚伟和四子刘亚军,从事教育科技事业,现居国外;五子刘亚武大校,现为解放军空军第五师政委。

刘亚洲(中)与刘亚伟(右)在中越反击战中

其实刘亚伟本人也曾经参加解放军,官至营职,曾经参加过70年代末的对越南“自卫反击战”。退役后才改弦更张,求学出国。

1998年,刘亚伟博士出任美国卡特中心(The Carter Center)中国项目副主任,2005年起升任该项目的主任,长期负责卡特中心与中公及学术机构的合作事宜;曾五次陪同卡特总统访问中国并会见中国最高领导人。

2002年,刘亚伟在中国北京创办中文和英文两种语言版的“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专门关注中国政治改革,是海内外研究人员、学者、学生、政府官员和关注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之读者的工具网站。2008年,选举网被中国改革杂志社评为促进中国改革开放集体二等奖。

2009年,选举网被《南风窗杂志》评为促进公益事业二等奖,被《南方周末》评为年度网站。国内学者和官员经常称选举网为中国政治改革的门户网站。

不过,进入习近平时代,该网站也被当局下令关闭,现在已经无法浏览。

刘亚伟教授

以下是刘亚伟教授昨天的演讲发言(英文),由博闻社记者翻译:

从毛泽东执政到习近平时期,没有人说过民主不好,但我们必须先定义.我们谈的是哪一种民主?共产党所谓的民主及人民所要的民主的差别?九成以上的中国人想要民主,但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样的民主?是美国式一人一票的民主吗?还是日式?台式?印度的民主呢?

我认为邓小平深信,政治改革是经济改革之锚,任何改革都要始于政治改革。1986年,邓小平开始抛出「何谓政治改革」的问题,邓要求赵紫阳在十三大提出具体的政改蓝图,我相信这是是有史以来,中国的全国代表大会上首次提到政改,但只要中国一日是党国体制,政改就难以推动。

建立社会协商对话机制是在与社会对话的非常重要部分,但政改蓝图如何推动及开展,我们真的无从知晓。

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共知道推动西方式民主之际社会稳定维系几乎不可行,这个思维一直存在,即便是今天。

中共每每提到政改,虽令人兴奋鼓舞,中共的宪法中提到要不断完善人民大会的运作,这也时时出现在政治报告中,但却不见后续的落实。在中国,推动政改一直与民主化连结,人权也与维稳连结,当中共谈及政改时,也会提到社会稳定。

中共于十五大再次提及民主化及政改,总的来说,(中共)要民主,也要政改,但不要西式民主及政改。此外,十五大亦提及基层民主。我个人特别欣赏「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这句,因为幸福生活即是民主的目的。

十六大时,江泽民再度强调政改及民主的套路,但若江泽民的政改口号其实没有一条是能落实的,内容模糊,意义不明。

胡锦涛于2007年的七一讲话中提出「三个代表」,称人民是自己的公仆,之后他在提到政改及民主化,都离开不「三个代表」,但其实三个代表的意涵是不相互支持的,反而还是互相排挤的。

十七大时再度提到基层民主,当时在乡间进行的民主,其实是无声的革命,最终将改变中国。胡锦涛在十八大时再次提出的政改蓝图,听来令人改到激励,但重点仍是如何落实,如何让政府机关彼此制衡等。地方选举若可自乡里扩至县省,将改变中国内部的动态(dynamics)。

温家宝从未真正与中国人民谈论政改、选举及司法独立。

到了习近平主政时期,胡过去提出的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三点向为中共政界的道德规范,但习近平却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20102012年间,是中共政治发展相当精彩的时期。

至于习近平有无提过政改呢?至少在公开的讲话没有,但有传闻说,军改之后,将会有实质的政改。

最后,我不知道我们已在政改这条路上走了多远,前面还有多少石头。北京或可依照经改模式,设立一政改实验区,再观察推行各式民主试验的成与败。

我认为,习近平对政改相当认真,他握有权威及政治资本,唯有政改,才可以维系共产党的存续。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