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4

处处有黑锅,胡春华运气好一路挺过来

转发此新闻:
在内蒙的日子并不好过

让许多人感到意外的是,胡春华刚刚度过三鹿危机,施政连初见成效都谈不上,就又升官调任了--到近年迅速崛起的资源大省、边陲重地内蒙古担任党委书记,由“老二”跃为“一哥”。

2009年底的这一次省部级人事大变动,被国内媒体明确地认为是“面向中共十八大人事布局的大动作”。在历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中共官场,算是罕有的信息公开之举。

胡春华刚刚度过三鹿危机,施政连初见成效都谈不上,就又升官调任了。

海外有媒体刊登文章分析说,十八大上习近平、李克强接班,如无异乎寻常的大变动,看来基本定局。但从现在的态势看,他们未必能像胡锦涛那样掌权十年再交班。有可能在中共十九大上就交权,交权的对象,很可能就是小胡与小孙:胡春华出任总书记,孙政才出任总理。

之所以这么快将胡春华调内蒙古,知情人透露:在河北发生毒奶粉事件后,胡春华严厉追究石家庄市主管官员,得到胡锦涛赞同,但与省委书记张云川态度相左;而张云川要到2011年才能离任,曾庆红系的张云川又丝毫没有让位之意,胡春华接任的节奏未免太慢,因此中央就将胡春华速调内蒙。

然而,胡春华在内蒙古的日子并不好过。一到内蒙古,就接连不断遭到一个又一个引起舆论广泛的事件。其实,胡春华到内蒙古上任后,一直很低调,跟这几年内蒙古动荡的局势密切相关,跟他主政内蒙古后的外界负面评价也密不可分。

2011510日,内蒙古西乌珠穆沁旗浩勒图高勒镇牧民莫日根,因保护牧民的牧草和羊群,在拦截当地煤矿车队时被车压死,引发了一场持续多日的大规模的牧民抗议示威事件,吸引海内外媒体的关注。

内蒙古局势突变,无疑对被视为中共第六代政治明星的胡春华形成政治压力,考验他处理少数民族问题的实际能力。

海外舆论称,西藏、新疆的问题早已让中国执政者头痛不已,内蒙古近来出现的问题将同样考验中共执政者的智慧,而首当其冲的,必然就是主政内蒙古有“小胡锦涛"之称的胡春华。

新加坡《联合早报》当时便称,被舆论形容为充满理想主义气质的胡春华,处理内蒙古少数民族示威,也展示出独特的个人风格。据了解,这次示威发生时,胡春华正出访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返回呼和浩特后,立即下令妥善处理事件。他前往锡林郭勒盟西乌旗--莫日根的家乡与高级中学师生对话。

据《内蒙古日报》报导,胡春华详细了解学校的教学和学生的学习情况,而且“认真询问师生对当前形势的认识,思想上还有哪些疑惑,并一一作了解答”。他批评锡林郭勒盟的两起案件“性质恶劣,民愤极大”,并表示对犯罪嫌疑人一定会依照法律程序,“从重从快予以惩处”。他又强调,要正确处理好矿产开发与保护群众利益的关系,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把维护群众利益作为根本出发点,做到统筹兼顾。

《内蒙古日报》还称,自治区党委527日决定,免去海明中共西乌旗旗委书记的职务,由他人接任。另有消息称,当地报纸就抗议示威事件发表文章,其中强调“群众的利益高于一切”,而非中共一贯主张的“稳定压到一切”,让民众感到两者的区别。

香港《苹果日报》专悯作家李平指出,胡春华到内蒙,原本是镀金性质,只要完成其承诺的一些政绩工程,就大有机会在2012年跻身中央政治局,奠定日后接班的基础。但或许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本来,民族关系远较西藏、新疆缓和的内蒙古,竟然风云变幻,大有重蹈新疆“7.5”骚乱覆辙的危机,身兼内蒙古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的胡春华,能力受到严峻考验。

李平分析说,内蒙古无论重演胡锦涛当年在拉萨戒严的一幕,还是重演乌鲁木齐汉维冲突的一幕,胡春华上位的可能性都会大大降低。

表现广遭质疑

英国《卫报》当时发表评论指出,一名可能成为国家领导人的中共官员,正在努力化解发生在内蒙古的民众抗议浪潮。此人便是胡春华,他使用了包括封锁消息、加强校园管制、承诺改革采矿行业等一系列办法。《卫报》指出,2011530,在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发生的蒙古族抗议示威,是胡春华的最新考验。他在2010年被任命为共产党在这个资源富饶地区的领导人, 并被外界广泛认为会在2020年进入中国最高领导人集团。

此次抗议活动是这个北方省份20多年来发生过最为严重的动荡。审查人员已经封锁了与此相关的消息。与此同时,有目击者和人权组织宣称,在过去的一周中,至少在六个地区出现抗议。

2011年5月24日,锡林浩特市2000多名蒙族学生示威。

2011524日起,有上千名学生走上了锡林浩特的街头,有报导称,武警已经驻扎在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大学门口,他们检查每个出入该学校的人的身分以及他们出入该学校的目的。在其他地方,汉族学校和蒙古族学校都受到了限制。

《卫报》称,自从525日开始,大学和学校附近的酒店已经禁止接受外国旅客。“安全措施变得更加强硬”,锡林浩特的出租车司机如是说,那是较早的抗议发生的地点。

该报还介绍说,胡春华是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亲信(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他试图安抚抗议者,保证公正地处理在 5 11 日杀害牧民莫日根的的凶手,以及四天后发生的另一起与抗议煤矿相关的死亡事件。

此外,被中共控制的当地电视台还播放了胡春华的副手探访莫日根家人并送去一大笔金钱的镜头,煤矿的货运公司--辽宁春城公司董事长也做出了公开道歉,警方也逮捕了四名嫌疑人。

《卫报》还引述官方新华社的报导称,当局将调查内蒙古地区的采矿业对环境和传统生活方式的影响,这一调查目的是提高对草原的保护力度。但是,很多当地人仍然对此持怀疑态度。“蒙独”活动家们称,怀柔性的言辞并不能够掩饰长期的资源掠夺,是造成牧民以及卡车司机之间致命冲突的原因这一事实。

“蒙古人有足饷多的理由怀疑政府的意图。过去的 60 年来,中国政府对南蒙古的政策造成了对草原生态的毁坏、文化上的同化、政治上的压迫,以及经济上的剥削。"一个自称"南蒙抗议统筹委员会"的组织这样说。

《卫报》称,如果抗议继续, "小胡"也许会依靠胁迫和个吓制服当地骚动的少数民族。这是有先例的一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就曾于 1980 年代在西藏实行过镇压。

虽然,最终小胡没有像老胡那样镇压内蒙古出现的骚乱,但他在内蒙古的政治表现和主政声誉已遭到外界的批评和质疑。


来源:《大事件》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